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330章种因得果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624 2020-11-17 17:20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我真的已经知道自己错了,求求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

  陈丽的情绪已经崩溃,说话已经语无伦次,无限重复:“钱,我可以赔给你钱,很多钱,足够你们开销的了,你还有父母,你还有小孩,你的生活还有希望的。”

  “希望?希望在哪里啊?”

  秦湛权走到陈丽的面前,伸手拖拽陈丽,陈丽下意识的反抗,但是怎么可能在一个常年在工地干活的人手里挣脱:“我再告诉你一个事情吧,再来找你之前,我给我自己的女儿喂了很多安眠药,剂量很足,足够她这辈子都一直这样睡下去了。”

  陈丽表情猛地一愣,视线与秦湛权对视。

  她能明显的感觉到,这个人的眼神里,太平静了,没有任何的活力,死气沉沉。

  这是对自己以后是有多绝望才会这样子?

  “好了,就到这里吧。”

  秦湛权吸了吸鼻子,喃喃道:“不要怪我,一切,都是从你们自己开始的。”

  说到这里,秦湛权没有再说任何话,面部表情的抓住陈丽,手里的美工刀高高扬起。

  “不要!”

  “不要!”

  “啊...”

  房间里。

  陈丽的惨叫撕心裂肺。

  ……

  “呲!”

  酒店门口。

  急促的刹车声响起。

  警车粗暴的停在酒店门口,钟天正啊香一前一后从车上下来,直接奔向酒店大堂。

  “陈丽,陈丽在哪个房间。”

  钟天正直奔前台,出示自己的证件:“快,告诉我她在哪个房间,带我上去。”

  前台小姐明显一愣,扫了眼钟天正的证件以后,这才如梦初醒,快速的操作了起来。

  三分钟后。

  钟天正啊香出现在1032房间的外面。

  “叮咚。”

  前台工作人员伸手按门铃。

  但是里面无人回应。

  “有人嘛?”

  前台工作人员敲门喊了一句:“没有人回答的话,我们就进来了啊。”说着,他掏出了自己的总控房卡。

  “等一下。”

  里面。

  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钟天正啊香微微一滞,互相对视了一眼,没能猜到里面是谁。

  很快。

  里面传来脚步声。

  钟天正把啊香往后拉了拉,自己站在了前面,全身肌肉紧绷,进入戒备状态。

  “哒。”

  房门打开。

  “啊!”

  站在后面的工作人员看到开门的人,下意识的失声尖叫了起来。

  “别动,警察!”

  钟天正扫了眼开门的男子,第一时间喊道:“双手抱头,蹲下,蹲下!”

  门口。

  秦湛权镇定自若的站在那里,他身上的白衬衣上,沾染着血迹,尤其是双手的袖口上,鲜红一片。

  “你别激动。”

  秦湛权耸了耸肩,整个人看上去非常的轻松:“放心好了,我没有杀她,我只是把她的手筋给挑断了而已,我也给她稍微包扎了一下,还有,救护车我也打了,应该很快就到。”

  再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秦湛权非常的平静,如同再说一件跟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一样。

  “双手抱头,别动!”

  钟天正再次喊了一句,直接冲了进去,把人按倒在地,掏出手铐从身后铐住。

  “警察同志,你不要怕,我不会伤害别人的。”

  秦湛权的脸蛋贴在地毯上,也没有任何反抗的举动,任由钟天正把他铐上:“我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跑,之所以没有在第一时间投案自首,是因为我的事情还没有做完,所以我不能被你们给抓住,现在我已经处理掉她了,我的计划已经完成了。”

  “别说话!”

  钟天正厉声喊了一句。

  趁着这个空档,啊香迈步冲了进去。

  房间内。

  陈丽虚弱的躺在床上,面色苍白嘴唇毫无血色,整个人已经陷入了昏迷。

  她的手上,血红一片。

  到底。

  他们还是晚来了一步。

  不过幸运的是。

  秦湛权确实没有下死手,人还有呼吸。

  很快。

  救护车到达了现场,把陈丽给拖走了。

  ……

  三天后。

  审讯室内。

  钟天正负责审讯,啊香则是负责用电脑记录。

  对面。

  正是这起杀人案的凶手,秦湛权。

  “就是我跟你们说的这样,陈菊花确实是我杀的。”

  秦湛权在面对自己的犯罪事实,没有做任何的狡辩,给人的感觉就是,他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就没有想过回头路:“半个月前吧,我发现了自己身患绝症,在那一刻,我的心态彻底崩塌,所以我决定,要找她们复仇,我要让他们付出代价,所以我提前踩好点,在那天晚上,陈菊花跳完广场舞回家的路上,就一直尾随着她,最终把她杀死在家门口。”

  对于一些具体的作案细节。

  秦湛权也都交代的很清楚,他的时间观念很强,很多细节性的东西,都可以跟时间对的上号,不出意外的话,陈菊花确实是他所杀。

  “你的作案动机是什么?”

  啊香敲击着键盘做着记录,询问到:“是因为三年前的那起撞人赔偿?”

  “是因为这么个事情,但是我要纠正一下,是讹人赔偿案,而不是撞人赔偿案。”秦湛权对这件事非常的介怀,所以在说明的时候,也很注重它的性质:“我再次重申,我没有撞她,是她自己摔倒的,我看到了,才从电动车上下来去扶她。”

  “当时有没有证据?”

  “那个地方没有监控,你们要的所谓的证据,我肯定没有。”

  秦湛权仰头看着天花板:“但是,我自己就是最好的证据,撞了就是撞了,没撞就是没撞,我这个人,恩怨分明,有一说一。”

  “也就是说,因为这件事,你怀恨在心,三年后,进行报复性杀人,对吗?!”钟天正顺着他的话说。

  “警官,我觉得你需要反思一下你的言辞。”秦湛权直视着钟天正,语气凌厉。

  “额…”

  钟天正微微一楞,然后反应了过来。

  自己的话好像确实有些问题。

  如果说,秦湛权真的是被陈菊花一家污蔑了呢?

  那这应该是因果关系了。

  而不是把责任单方面全部归咎于秦湛权。

  他略微组织了一下语言道:“抱歉,这么说吧,因为这件事,或者说因为她们管你要的这一笔费用,压的你喘不过气来,所以你选择同归于尽的方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