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感谢诸位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4718 2020-11-17 17:20

  

  不是说。

  师心语觉得心理分析不靠谱。

  他们很多侦办的案件,在案件初期都需要心理分析参与进去的,但为何她不同意呢?

  因为他们在案件初期做出心理分析的时候,往往都是有根据现场掌握的线索做依据,然后才做出的判断。

  但是钟天正刚才的分析,明显就有些不靠谱。

  他说的或许是没错,但是顶多表明,这是大众的一个心理想法,但你也不能以偏概全、盖棺定论不是。

  也许有人就冲着它好看的外形而去购买它的呢?

  所以。

  师心语对钟天正的这个判断给出了零分的打分。

  “我觉得你这个判断有些片面。”

  师心语表情严肃的说到:“我不赞同。”

  虽然钟天正在查看监控方面有着高于常人的表现,但是就凭借这一点,她还是很难说服自己去赞同的。

  她秉承着自己的实事求是准则。

  “等一会嘛,我这不是还没有说完么。”

  钟天正咧嘴笑了起来,看着表情认真的师心语,不由再次感叹,这小恶魔,除了某些方面霸道一点,工作态度还是非常严谨的:“刚才那些,是我的一个第一分析而已。”

  “真正让我做出判断的,还是根据现场情况来的。”

  “哦?”

  师心语眼角往上一挑:“现场情况的分析?”

  “是的。”

  钟天正点了点头,习惯性的往日跟啊香搭档的时候发问考教:“你分析一下这两张图片,有何不一样?或者说差别?”

  “差别?”

  师心语的视线落在了电脑屏幕上,仔细的盯着画面看了很久,但是依旧没有发现什么不同点:“没什么不同..吧...”

  她没有发现。

  但是能肯定,钟天正肯定是发现了端倪。

  “从表面上看,来福东路的这两个驶入与驶出的路口监控抓拍,并没有什么不同,同样的车,同样的驾驶员,同样的都带着口罩,同样的车内只有一个。”

  钟天正侃侃而谈,并没有卖关子,逐一分析了起来:“但是你注意仔细观察,车轮有没有什么变化?换句话来说,他的车子重量有没有变化?”

  “什么?!”

  师心语猛然一睁眼,手指操作,快速的把两张图片的车轮位置放大。

  放大之后,车轮的位置虽然有些糊,但是依旧能依稀的看到车胎发生的变化。

  车胎受压变重了,车胎有一定弧度的向下变形,换句话来说,这个时候,车子里还有其他的人。

  这是一个很小很小的细节,如果不仔细看的话,压根就无法发现差别。

  “这...”

  师心语抿着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这个车轮的变化,真的非常细微,如果没有钟天正的提醒她还真的就发现不了。

  “两张完全一样的照片,所有的东西都是吻合的,但是车胎下沉程度前后却出现了变化,就说明了车上肯定有其他的重物,这才导致车胎的受压下沉,车内肯定有其他的人或者装着其他的重物。”

  “用一台玛莎拉蒂来拉其他的货物,我觉得这不大现实,顶多也就装装行李箱罢了,如果他是居住在这里的居民,不大会大规模的往后备箱拖东西。”

  “刘小帅,一米七多的身高,却又一百六十多斤的体重,这就比较符合车子前后变化的情况了,你觉得呢?”

  钟天正说到这里,露出阳光的微笑看向师心语。

  师心语顿了顿以后,第一时间摸过桌上的纸笔来,计算公式她早就已经烂熟于心了,把数据代入了计算公式中,得出的结论,恰好与图片中的轮胎下沉的变化所吻合。

  “!”

  师心语看着计算出来的数据跟照片相吻合的时候,心中剧震。

  如果说,在给出照片的情况下,钟天正能发现车轮的前后变化这一点也不难,也不惊奇。

  现在最让她觉得恐怖的一点就是:钟天正竟然在十八个小屏幕,以十二倍快进播放的情况下,他把这两张图片给找出来了。

  他是怎么做到的!

  怎么做到的!

  这么多的画面,这么快的场景,他找出了这个自己需要放大才能捕捉到的车轮轻微变化差别。

  这个时候,师心语心里的震惊,已经越发的觉得恐怖了,是的,得用恐怖一词来形容。

  钟天正的这个视线捕捉能力,也太强大了!

  “你是人么?”

  师心语看了他几秒钟,幽幽然的说到,然后又发现自己这么说有些不妥,改口到:“你还是个普通的人类么?”

  “嘿嘿...”

  钟天正龇牙一笑,捋了捋自己额前垂落的小刘海,如实表达:“不要崇拜哥,哥是开了挂的男人。”

  “去去去!一边去!”

  师心语丝毫不掩饰心里的艳羡:“我现在都有个想法了,要不要考虑让李队长把你给调到咱们组来,专门查看监控,做一个画面捕捉器,工具人。”

  “工具人...这就...”

  钟天正一阵无语,拍了拍她的肩膀:“这台车就交给你去查了,速度要快,尽快的把这个人联系上找到。”

  “好的。”

  师心语点了点头,看着钟天正离开的背影,把放置在一边的手机拿了过来,停止拍摄:“啧啧...阿正这也太强大了吧...”

  感叹完毕。

  她立刻开始在电脑前忙碌了起来,开始去筛查这台车的信息,还一查就出了猫腻。

  车牌是假的。

  保时捷在上南市这个国际一线城市,虽然很少见,但是也不算稀有,要找的话也不难,但现在车牌是假的,这就需要逐一去查找了。

  这个工作量很大,师心语快速的把手里的工作分配了一下,让手里的人继续往下追查那天这台车子的具体去向,而自己则是接手了来福东路这条巷子里附近小区的监控,进一步确认,这台车子会不会是住在小区里的。

  一切都在紧张的进行着。

  啊香这边,则是陷入了有些痴狂的地步,不止是上班的时候,吃饭的时候,休息的时候,就连晚上回到家以后,两人做饭吃完,她也是端着手机在看直播间的回放,按到了最快播放速度浏览近期的直播录像。

  不过还好。

  审查直播回放的直播录像,比查看监控起来就要容易的多了,不用去各种对比,只需要听、看自己认为不正常的地方。

  钟天正拿着浴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视线落在啊香身上,啊香穿着一身白色丝质睡衣,纤细的腰身隐在宽松的睡衣下,头上裹着吸水巾,双腿收起架在大腿下盘坐在梳妆台的凳子上,目不转睛的盯着手机看回放。

  “怎么样?”

  不知道为何。

  钟天正看着这一幕,莫名有些想笑,但是他又不敢笑,因为他怕挨揍,啊香打起人来,自己是只能乖乖挨揍。

  能怎么办呢。

  顶多就是后面狠狠的鞭打报复来惩罚她。

  “不怎么样,没有发现。”

  啊香看到钟天正,有些幽怨的放下手机,腮帮子鼓鼓的伸手揽住他的胳膊:“看的头晕,眼花缭乱的。”

  “哦?”

  钟天正笑着摇了摇头:“看累了就不要看了。”

  “不是,我是被弹幕给晃的。”

  啊香有些不解的抬头看着钟天正:“为什么很多人喜欢在看直播的时候发弹幕呢?”

  为了保证找到任何跟他们有利益冲突的人,所以啊香看回放也是打开了弹幕。

  “这是互动呀。”

  钟天正伸手把她头上的吸水巾拿了下来,拿出吹风机插上电:“你继续看吧,我给你把头发吹干,顺便你说说你看了一天的总结。”

  “总结么?”

  啊香挑着眼皮子看了看天花板:“他们这个行业还是不容易的,他们的直播风格真的就是一个装傻一个卖疯,不过粉丝倒也是挺多的。”

  “嗯。”

  钟天正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往下说。

  “这是他们的直播风格,但其实弹幕里,还是有很多招黑的,尤其是人红到了一定的程度,真的很难。”

  啊香一脸认真的做出点评:“这么久的回放看下来,他们的直播间,总体来说就是呈现出一个有差到好缓慢提升的过程,然后再到现在的走下坡路。”

  “弹幕里,有很多职业带节奏的弹幕,我估计这些应该就是他的竞争对手做出来的一些吧?”

  她歪头询问钟天正,不知道自己的这番结论是否对。

  “一般来说,做大了的主播,不会明着去黑别人,但谁也不知道背地里会怎么做,反正这种带节奏的弹幕一多,如果直播打游戏的时候表现不好,说不定还真的很容易掉直播间人数的。”

  钟天正伸手捋着啊香的长发,用吹风机细细的吹了起来:“不过你刚才说,他们的直播间目前的情况是在走下坡路?”

  啊香点头肯定:“是的,现在确实是在走下坡路。”

  “你回忆一下之前咱们询问张凯南他们的时候说的话,他们之间好像有间隙啊?”

  钟天正在脑海里回放了一下之前的询问过程:“那你从直播间的弹幕里感觉,他们两个人直播,谁更收欢迎一点?”

  “看不出来吧。”

  啊香皱眉思考了一下:“弹幕主要就是调侃他们两个直播风格的人,从活跃度跟打赏来看,张凯南占据主要地位,刘小帅只是一个辅助型的主播。”

  “可能观众真的是喜欢他们的这种风格而已,但刘小帅的作用的话,更多的只是一个点缀而已。”

  “好的。”

  钟天正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视线从啊香的手机屏幕上扫过:“他们技术如何?”

  “一般。”

  啊香无奈的耸了耸肩:“那些说他们是娱乐主播也不是空穴来风,段位排在中上吧,不过估计来看他们直播的都是看热闹的,不是看技术的。”

  “哦哟,你才看了这么短短的时间,你就了解的这么清楚了?”

  钟天正再度咧嘴笑了起来,然后眼睛就眯了起来:“那你说,咱们看直播就能看出来,刘小帅只是一个辅助型的主播,人气什么都比不上张凯南。”

  “那你说别人为什么还要绑架他啊?他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绑架他干嘛呢?”

  钟天正说到这里,手指捣鼓起啊香的头发来,自己也在心里揣摩着这个问题的可能答案。

  “也是哦?”

  啊香黛眉拧在一起,有些不解:“既然他不是那么重要,怎么会惹得别人的攻击呢?”

  这个问题,两人思考了好一会,也没能想出个之所以然来,于是两人倒也没有纠结了。

  女人的头发是真的长,平时男人看着倒还没有觉得有什么,但是当你给你女朋友吹头发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自己在心里吐槽:

  女人的头发为什么会这么长这么多啊,吹个头发要很久才能吹干,而且吹完以后,地上还掉头发...

  钟天正帮啊香把头发梳好,拿过扫把打扫地上掉落的头发来,总结到:“他们直播争端的起因是:刘小帅玩的菜,弹幕带节奏说刘小帅菜,然后张凯南就说了一些话里有话的话,刘小帅就跟他吵起来了,然后就消失了。”

  “对,过程就是这么个过程。”

  啊香点了点头,拿起手机从凳子上站起来,直接跳到了床上去了,然后看着手机页面招呼钟天正:“张凯南开直播了。”

  “开直播了?”

  钟天正把手里的扫把放在一边,蹭到啊香的身边一起看了起来。

  直播画面中,张凯南看上去精神状态非常的不好,黑眼圈浓郁,嘴唇干燥发白,两人看了一会没多久,张凯南就关闭了直播间。

  张凯南刚才开直播的目的就是做说明:意思就是刘小帅最近身体有些不舒服之类的,直播暂停几天然后跟观众道歉之类的台面话。

  整个直播过程只开了五分钟不到,但是直播间的人数却出奇的高,还有人刷一千块钱一支的超级火箭安慰他,弹幕更是非常活跃。

  即便是主播已经下拨了,还有很多弹幕飘过。

  “刘小帅失踪了...”

  “听说是被人绑架了,警方都查到原因呢...”

  中间几条这样的弹幕穿插而过。

  “有猫腻!”

  钟天正伸手点住这条弹幕,弹幕悬停:,皱眉看着啊香“这些人是怎么知道刘小帅出事情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