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注意身体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587 2020-11-17 17:20

  

  “臭阿正。”

  啊香故作凶恶的骂了一句。

  但是她的反抗注定是无效的,最终,她也放弃了反抗,转而变得习惯,原本紧张僵直的身体逐而变得放松,任由钟天正自背后抱着她,感受着彼此的温度,默默无言。

  “崽崽,我问你个问题,如果现在再给你一次选择,你会不会还是会向之前那样,帮我挡下那一枪。”钟天正脑袋贴了过去,感受着鼻翼见传来的熟悉的海飞丝小仓兰的香味,在啊香的耳边喃喃细语:“你知道当时我又多害怕嘛,我真的觉得你好傻啊,为什么会这么奋不顾身的来保护我,帮我挡下那一枪。”

  “嗯...”

  啊香背对着钟天正,长长的沉吟了一声,似乎是在思考,亦或许是在想该怎么才能回答他这个问题。

  几秒钟以后。

  啊香直接就转过身来了,床头边上,小米家居智能床头灯发出柔和的光芒,微弱的灯光照亮两人,啊香一双黑色的大眼睛在黑暗中似乎光芒闪烁,一脸认真的说到:“我也不知道怎么说,说实在的,我当时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但是我的脑海里,下意识的在告诉我自己,我得保护你,我得第一时间出现在你的身边。”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想我还是会那么做,但是如果你要问我为什么,我想我也说不出来为什么。”

  “傻瓜。”

  钟天正伸手摩挲着啊香的前额,眼神中满是溺爱:“小傻瓜,苯崽子。”

  “哼,人家才不是。”

  啊香娇嗔着就要转身过去,却被钟天正直接揽进了怀里,下巴轻轻的抵在她的额头之上,柔柔道:“下次不要这样了,以后就让我来保护你吧,小笨蛋。”

  “唔。”

  啊香喃呢一声,身子小小的挣扎了一会,然后就任由钟天正抱着,互相感受着对方的心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两人就这么相拥而睡。

  钟天正微微抬头,看着扑进自己怀里呼吸均匀的啊香,嘴角上浮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手指摩挲着她的头发,也缓缓进入睡眠。

  ……

  “咚咚咚。”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

  “小兔崽子,快起来了。”

  熊小彩同志的声音响起,声音中似乎带着几分笑意:“香啊,醒了没有,跟着阿姨去菜市场买菜去。”

  “啊?”

  啊香从睡梦中猛然惊醒,听着门口熊小彩同志的声音,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下子从钟天正的怀里钻了出来,摇晃着钟天正,压低着声音:“阿正,快起来,醒醒。”

  “啊?”

  钟天正揉着眼睛,迷迷糊糊醒来,搓了搓自己的脸蛋子:“怎么了?”

  “阿姨,阿姨在门口叫你呢。”

  啊香脑袋钻进了被窝里,声音细小如蚊:“完了完了,被阿姨发现了,她肯定是误会我们了,啊...”声音里充满了羞愤。

  “乖乖,不慌。”

  钟天正揉了揉她的脑袋,自己从床上爬了起来,迈着步子把门打开:“妈,干嘛呀,大清早的,还没有睡够呢。”

  “咦...你小子。”

  熊小彩同志满是嫌弃的声音响起,脸上却止不住的笑意,眉开眼笑的探着脑袋往里面看:“什么时候给跑到啊香的房间里去的,你小子,一点也不懂规矩。”

  房间里。

  啊香整个人钻在被窝里,这会正探出半个脑袋往门口看着,正好与熊小彩同志的眼神交汇在了一起,立刻娇羞的又缩了回去。

  “你啊你!”

  熊小彩同志一看到啊香的表情,顿时就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了,心里跟明镜似的:“行了行了,快起来吧,一会家里就要来客人了,你们怎么着也该起来了。”

  “是是是。”

  钟天正敷衍的点了点头,从房间里钻了出来,把房间门给关上了。

  “你小子,老实点昂。”

  熊小彩同志还不忘记嘱咐了一句:“可不能欺负人家啊香昂。”

  “哎呀,您就放心好了啦。”

  钟天正说着把熊小彩同志往外面推:“我就是昨晚上觉得这个沙发太硬了,睡着不舒服所以才去啊香那里借宿一宿,您就放心好了。”

  “哼,臭小子,这还差不多。”

  熊小彩同志吆喝一声,这才转身离开。

  按照熊小彩同志以及钟飞的安排,明天大年初一才从这边驾车回乡下的老家,今天在这边,主要还是联络钟飞以前工作单位的同事朋友。

  整整一天,自家这边的来客根本就没有停过,一波接一波的络绎不绝。

  钟天正也是这个时候才认识到,自家老爷子的人脉竟然会如此的广阔,口碑会如此之好。

  要知道。

  钟天正一家已经离开ZZ市有些年头了,一直都是在上南市定居,想不到这次回来,登门拜访的人竟然会这么多。

  所以。

  他越发的也对钟飞的真实身份有些好奇了,他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技术工?

  一般普通的蓝领技术工人乃至高级技术工人,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待遇吧。

  正所谓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闹市无人问,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他们一家子好几年没有回来过这里了,一回来有人就帮忙收拾房间,登门造访的人更是络绎不绝,绝对有什么他不知道的猫腻存在。

  不过。

  很明显,这中间的缘由他肯定是猜测不到了。

  另外一个就是啊香。

  这个突然出现在钟天正家里的新面孔,而且还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同志,更是受到了来客的重点关注,光是这个红包,就根本就没有停过,初步手摸上去就给人一种非常厚实的感觉。

  当然。

  啊香同志非常清楚自己的身份,由于工作上的特殊性,所以这些红包,她都是无一例外的全部都给委婉的拒绝了。

  “老爷子,您老人家到底是干什么工作的,为什么就这么好的人缘?”

  满怀好奇心的钟天正终于是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技工。”

  钟老爷子稳稳的坐在沙发上,慢条斯理的抽着香烟,云淡风轻的就把钟天正给打发了。

  “哎呀,叔叔,你就跟我们说一下嘛。”

  啊香眨巴着满是好奇的大眼睛,坐在了钟飞的身边,满怀期待的看着他。

  “行吧,既然你好奇那么我就跟你说一说。”

  钟飞弹了弹烟灰,欣然应允。

  “……???”

  钟天正顿时颇为无语的看着老爷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