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657章很熟悉的声音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630 2020-11-17 17:20

  灌水的时间总是短暂的。

  一上午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钟天正啊香两人一同去了定点医院,做定例体检。

  定例体检这个福利,对于他们这个行业来说,是非常必要的。

  因为很多人经常性的熬夜,吃饭不规律等等,很容易造成一些隐性的疾病,定例检查就成了规避风险的有效途径之一。

  如同朱队长朱常亮,他的胃病,就是在长期的工作中落下来的,一直到现在,都只能靠药物维持。

  虽然说,体检之前不能吃饭,但是两人完美的把这个问题给忽略掉了。

  体检窗口。

  “不是,我看你这个表情怎么怪怪的。”

  钟天正拿着两人的体检单子站在抽血的窗口排队,扫了眼身边的啊香:“你咋的啦,不舒服啊。”

  “不是。”

  啊香面色古怪的摇了摇头,再看了看前面的抽血窗口,排在前面的人正在抽血,啊香如临大敌的看着里面的护士操作,黛眉也开始簇拥在了一起,整个人的脑袋也微微往后退去,如同在躲避一般。

  “哈哈。”

  钟天正一下子就看出端倪来了,揶揄道:“不会吧,我们平时这霸道蛮横的啊香同学,竟然害怕一个小小的抽血?”

  “嗯。”

  啊香极为少见的没有顶嘴,咬着自己的嘴唇点头回应。

  “哈哈哈,你让我笑会。”

  钟天正如同发现了什么奇珍异宝,开始嘲笑起啊香来。

  “哼!”

  啊香气不过,只得冷哼一声作为回应,在一番折腾之下,啊香总算完成了抽血,但是过程是无比的龇牙咧嘴,可见她对打*针的恐惧。

  “那啥,护士小姐姐。”

  钟天正扫了眼边上用面签按着手臂上血管的啊香,转头看向窗口里面,露出一个阳光的笑容:“你们这个抽血的针头,有没有小一点的?”

  “嗯?”

  白衣天使明显被问了愣了一下。

  “你看哈,你们这个针头这么大,扎进去那得多大个洞眼啊,我这个人呢向来自愈能力比较差,你这个针头太大,扎进去再拔*出*来,一会我估计得流血不止。”钟天正双手在面前比划了一下,试图表明自己的意思:“我这么说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嘛?”

  “???”

  白衣天使满是疑问的看着他。

  钟天正表明自己的意思:“换个小点的针头呗,然后扎进去的时候轻一点行不行?主要是怕你扎到我的肉你懂吧?”

  “你直接说你怕疼不就好了嘛?!”

  护士小姐姐翻了个白眼,用橡皮管扎着他的手臂,擦了碘酒开始拍了起来,熟练的剥开针管的包装,一番捣鼓,凑到钟天正的手臂前:“一下就好了,多大个人了,怎么跟个女人一样。”

  说完,针头直接捅了进去。

  “嘶...”

  钟天正下意识的吸了口冷气。

  “哈哈哈哈....”

  在一边看着的啊香一下子就笑了起来,毫不掩饰:“阿正啊阿正,搞了半天,你自己也怕打*针啊,啊哈哈,刚才我就应该把它录下来,然后发到群里去。”

  “呸,我才不是...”

  钟天正撇了撇嘴,做着反驳,这边,抽血已经结束,开始拔针头了。

  “哎呀,轻一点姐们....”

  “……”

  护士小姐姐一脸无语:“下一位。”

  ……

  “胆小鬼!”

  从医院出来。

  啊香仿佛抓到了钟天正的小辫子,一路上就抓着这个梗不放了:“还敢嘲讽我,也不看看你自己,也是个害怕打*针的角色,哼哼!”

  “我不怕!”

  钟天正反驳。

  “略略略!”

  啊香走在前面,回头吐着粉舌:“证据确凿,还敢狡辩。”

  两人一路闹腾着,折身来到了挨着挨着这家医院不远的另外一家医院,正好可以探望探望还在住院的余城。

  余城的腿上做了手术,距离康复还有一段时间,反正他也是自己一个人没有照应,所以索性就住在医院了,单独找了个护工。

  高护病房。

  余城坐在轮椅上,停留在阳台上,手里夹着香烟看着窗外,看的有些入神。

  “城哥!”

  啊香招呼了一声,把手里拎着的水果放在了桌子上:“腿上还有伤呢,你还在这里抽烟,对身体不好。”

  “呵呵,你们来了。”

  余城笑着摆了摆手,弹着烟灰道:“我这又不是什么断肢重接,一个简单的缝合而已,抽烟不会影响伤口愈合的。”

  说着,他摸出摆在边上的香烟盒子,给钟天正派了一根:“你们两个倒是挺悠闲的哈。”

  “没什么事情不是,正好今天过来隔壁的医院体检,就过来看看你了。”啊香张嘴解释了一句。

  三人闲聊了好一会,钟天正弹了弹烟灰,冲啊香道:“你先下去等着我吧,我跟你城哥说几句。”

  “怎么?”

  啊香扫了眼钟天正,再看了看余城:“那行吧。”

  虽然她心里有些好奇,钟天正要跟他聊什么自己不能听,但她还是乖乖的关上门出去了。

  “什么事情,还要支开啊香妹子说啊。”

  余城伸手给自己续上了一根:“弄得神秘兮兮的做什么,不知道的,啊香一会还得误会咱们有点啥了。”

  “呵呵。”

  钟天正裹了口香烟,歪头看向余城:“神秘兮兮的不应该是你么?”

  “我?”

  余城愣了一下:“此话何解?”

  “哈哈。”

  钟天正打了个哈哈,语气中带着几分玩味,又带着几分认真:“那天在T国的医院,你进去手术去了,你手机在我这边,后面有人给你打了个电话。”

  “谁啊?”

  余城挑眉看向他:“我记得没有啊。”

  “啊,她没有跟你说啊?”

  钟天正眯眼看着余城,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我接通电话说明了我是谁,对方同时喊了城哥两个字,听到我的话以后,她突然就没声了。”

  “啊?”

  余城愣了一下。

  “对方是个女的。”

  钟天正目光犀利的看着他:“虽然只有两个字,但是我觉得这个声音非常的熟悉,很熟悉的感觉,但是我又无法确定。”

  “有什么问题你就直说啊。”

  余城随意的摆了摆手,并不在意。

  钟天正直勾勾的看着他:“这个声音,听起来像陈昇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