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401章你用前朝的剑斩本朝的官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492 2020-11-17 17:20

  “近视眼?”

  钟天正闻言不由微微皱眉。

  这跟他料想中有很大的区别,或者说这个回答有些意外。

  很合理。

  非常合理的解释。

  这个解释的真实性为百分之九十。

  “是的。”

  章一飞吐了口烟雾,略微沉吟了一下:“也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没有看到他,为了这个事情我都后悔死了,如果我当时发现了他,那么事情就不会是这样的结局了。”

  “节哀顺变吧,可能冥冥之中早就已经有所注定了,对吧。”

  钟天正略作宽慰了一句,然后继续开始询问:“那天你们商量章老的去处问题以后,章老出去了,你也出去了,请问你是出去干什么呢?有没有人可以给你作证呢?”

  “这不是拜年么,鞭炮没有了,我出门买鞭炮去了。”

  章一飞回答的很快,也没有任何的停顿:“大家都知道了,村里的小卖部无非就是赚取一个便利性的差价,他们家的鞭炮比下面镇上的价钱要贵个十块钱左右,我寻思着没有什么事情,所以就下去买鞭炮了。”

  “有谁可以给你作证么?”

  钟天正自然的追问道:“但是那天你好像没有买到鞭炮?”

  “是的。”

  章一飞的视线停留在远处,自己说到:“我去的那家店的店主可以给我作证的,当天我确实就是去的那里,之所以没买到,因为搭车不到,上来这段路也挺长的,所以就没买了。”

  “然后呢?”

  “然后我就回来了,顺着马路一直走回来的。”

  “好。”

  钟天正裹了口香烟,也就没有再说话了。

  章一飞在整个询问过程中的回答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而且,他整个人的表情也非常的正常,在说话的时候,没有任何的不对劲,也没有明显的撒谎的肢体语言。

  就在这时候。

  屋里面。

  章也从屋里面走了出来,眼睛泛红看着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扫视着钟天正跟啊香:“你们是警察?”

  “是。”

  钟天正点了点头,随即打量起章也来。

  章也,挺年轻的一个小伙,年纪看着比钟天正应该略小,打扮的很潮流很时尚,穿着一个黑色的羊毛混纺大衣,小背头往右边倒着,大有学习小马哥的风范。

  也不知道他是习惯性的动作,还是受到了小马哥的影响。

  他在站立打量钟天正跟啊香的时候,左手下意识的在旋转着右手手指上的一枚戒指。

  “你们哪里的警察啊?”

  章也率先开口,眯眼看着钟天正:“你们知道什么事情么就过来调查了啊?我爷爷就是一意外,你如果要调查,我奉劝你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掉,别一天有的没得的上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家里人怎么了呢。”

  “你的心情我完全理解。”

  钟天正抱以一笑,点了点头:“你放心,很快的就会过去的。”

  章也似乎不接这一茬:“还没说呢,你们哪里的警察啊?”

  “上南市的。”

  钟天正停顿了一下,看着攻击性挺强的章也,示意啊香把带着的证件套了出来,手持着面向章也:“你如果不相信,你可以看看。”

  “哟,上南市,大城市的人啊。”

  章也舔了舔略微干燥的嘴唇,笑了:“还是刚才那句话,如果你们真的要调查什么,就给我快速麻溜的解决了,多大的影响不知道啊?”

  “好。”

  钟天正凛然一笑,随即问到:“对了,事发当天,你在哪里?可有人证?”

  “没点数了是吗?”

  章也就不像章一飞这么好说话了,语气都犀利的不少,指着钟天正的鼻子开始叫嚣:“你踏马有个证件你就真的牛皮了啊?这是哪里啊?湘省!隔着你们上南市多远呢?你拿一个上南市的警察证件给我显摆啥?你还调查我,真把自己当个数了啊?”

  “你说话注意点语气!”

  啊香一见章也这么说话,极为护犊子的就跟着指责了一句:“不会好好说话啊?”

  钟天正赶紧迈出一步挡在啊香的面前:“啊香,没事的,这话又不过分,大过年的这么一档子事情,又是小年轻的,有抵触情绪也是正常的。”

  “你是女的,我不跟你说。”

  章也颇有绅士风度的摆了摆手,压根不接啊香那茬,依旧剑指钟天正:“呵,你跟我在这里装什么呢!”

  “行了,别说了!”

  章一飞看不下去了,皱眉挡在了他们中间,歪头看向章也:“行了你,给我回里面去,都是乡里乡亲的,搞什么啦。”

  章也活动了一下脖颈,冷哼一声转身进屋了。

  临走前。

  还不忘记深深的剜了钟天正一眼。

  “不好意思,小孩子。”

  章一飞笑了笑:“我来说吧,他昨天晚上刚从外面回来,刚进的家门,可能因为我爸这个事情也挺上火的,所以说话也没有什么注意,小孩子,语气比较冲。”

  “我知道。”

  钟天正一点头,再次给章一飞派了一根香烟:“昨晚上才回来的对吧?行吧,我知道了。”

  “嗯。”

  双方点了点头,然后各自离去。

  从章家离开的路上。

  啊香不免有些不开心了,吐槽到:“这个章也,说话牛的跟个二五八万似的,我就不信,他在外面跟别人说话也是这么说的。”

  “好了好了,我的小怨妇,你看你现在这吐槽幽怨的样子。”

  钟天正咧嘴笑着刮了刮啊香的小琼鼻,安慰到:“他这个情绪也是理所当然的,你想啊,本来老章自杀的这个事情,就让他们家在乡里乡亲中的口碑差了不少,难免会有人嚼舌根。”

  “咱们现在又是在没有任何根据的情况下就上门问这个问那个,要不了多久这个风言风语肯定更多了,他不开心也是正常的。”

  “再说了,这小子估计混的也还可以,你看他身上穿的,那件大衣我估计就要三四千,还有那金利来的腰带栓着,贼大气。”

  钟天正略微调侃的说到:“行了,当事人咱们就已经问完了,咱们在去看看目击证人以及案发现场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