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92章约饭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565 2020-11-17 17:20

  “获得恢复药水一支。”

  随着系统的最后一声落下,钟天正不动声色的把恢复药水收入囊中。

  算起来。

  自己现在库存恢复药水为五支。

  系统的习惯他已经差不多了解了,很少会主动发布任务,主动发布的任务奖励一般较之被动触发的任务奖励要好一些。

  但是,无论是主动任务还是被动任务,都有一个结论。

  结论就是:目前来看,奖励一个女朋友的可能性不大。

  “嗯..如果,荣誉徽章库所有徽章集齐,是否会有女朋友一枚作为奖励?”钟天正沉吟了一声,发问。

  这一次,系统的回答不再是像往常一样快速直接了,而是稍做停顿后给出答复:“好像没有。”

  “好像没有?”

  那换句话来说,可能会有?

  在心里盘算了一下,钟天正就收回了心思。

  拿着好人光荣榜等一系列证书奖章回到二队,正在休息的众大伙立刻就迎了过来。

  “阿正,可以啊,三等功都让你拿到了。”

  “啧啧,我入队一年了,都没有体会到立三等功是什么感觉。”

  “我觉得,啊香同志功不可没。”

  最后一句,竟然是师心语说出来的。

  “对对对,啊香也有功劳。”

  说起啊香,谁不知道他们现在可是出了名的黄金搭档,名副其实的功不可没。

  被众人推上来的啊香,倒是有些羞涩了,红着脸蛋:“其实我也只是做一个辅助作用而已啦,这荣誉都是阿正自己能力所得。”

  “哦?是吗?”

  钟天正眯眼笑看着啊香:“这么谦虚的嘛。”

  啊香不敢直视钟天正的目光,只是看着脚尖点头。

  钟天正主动发出邀请:“这样好了,我晚上请客吃饭,如何?”

  “哇哦,这是名正言顺的约会啊?!”

  “阿正太给力了,这么直接的嘛!”

  “当着我们的面约女孩子的嘛!”

  众同事直接沸腾了。

  尤其是万年监控王,兴奋的就好像自己在约会一样,充满了肥宅的激情,硬生生带了波节奏。

  “我还没说完呢,大家一起,大家一起啊。”

  饶是钟天正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奖金有小两千块呢,晚上大家一起。”

  众人虽然艳羡这顿美餐,但是鉴于钟天正啊香这黄金搭档,所以还是委婉的拒绝了。

  “我也要去。”

  师心语的声音再次响起。

  “咦?”

  大伙的目光瞬间集中到师心语身上。

  师心语脸蛋一红,嘟嘴道:“有美餐,当然要蹭一下的了。”

  “我赞同。”

  啊香蹦跳着就过去了,拉着师心语的手:“我们一起,这样是最好不过了。”

  “没问题!”

  钟天正就更没有问题了。

  这顿晚餐,他已经做好了打算。

  二队能去的都邀请上,不过目前为止,好像就两位妹子去。

  颜昭兴算一个,余城倒也可以叫上,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来。

  还有丫丫,这小可爱,估计那件事以后,很少会有出来溜达玩耍的机会了。

  最后一个,钟天正自然没有忘记。

  上南市市医院的著名年轻新锐主治凌医生,自己坠楼受伤,也是得多亏了他的救治。

  有了打算,钟天正掏出手机开始挨个的发送消息。

  最先回复的依旧是颜昭兴那头蠢驴:O**k。

  第二个回复的竟然是余城:嗯。

  其次是赵晗给出的答复,是条语音,传来丫丫兴奋的声音:“超人叔叔,太好了,我等你下班来接我哦,哦对了,还有小阿姨,你也记得叫上喔,丫丫很想她呢。”

  “当然,丫丫最最最想的还是超人叔叔。”

  说完,丫丫还不忘记补充一句语音。

  “这小可爱。”

  钟天正摇了摇头,嘴角露出笑意,小可爱嘴甜的来,想不开心都难。

  至于凌医生,始终不见动静。

  “一公里外的连城新苑有个入室盗%窃案,数额还比较巨大,治安队忙不过来了,谁去处理一下?”

  这时候,门口有人喊了一句。

  “要不我们吧?”

  钟天正立刻应到。

  自己作为一个见习警,是最闲的那个,由他来支援,最好不过了。

  至于我们这个词嘛。

  自然是他跟啊香了。

  李组长自然肯首,两人拿着详情就出发了。

  连城新苑就在局所不远,几分钟就到了,两人出示身份进入屋内。

  报案的是个中年妇女,两人按照程序,示意其出示身份证,开出出警单,询问详细情况。

  按照她的描述,自己家里放了小五千块钱的现金,一直没用,今天本来想着拿到银行去存了,谁知道柜子打开,钱没看到了。

  “掉了五千块?”

  钟天正点点头,在中年妇女的带领下,来到事发卧室,女子左右推开衣柜们,给两人展示了空荡荡的衣柜抽屉。

  中年妇女明显有些上火:“钱就放在这个柜子里,还锁上的,结果不翼而飞了,这年头的贼,也太精了吧。”

  钟天正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完好无损的抽屉锁,围着衣柜前面转了两圈,目光最终落在衣柜烤漆面上。

  准确来说,应该是侧光下,烤漆面留下的一个手印。

  不大不小。

  “按照我的办案经验来说,这个手印应该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孩留下的。”钟天正快速的捋了捋思路:“你家小孩呢?”

  此言一出,中年妇女明显反应过来,不悦道:“警官,你什么意思,现在经常办案都这样了?”

  “按照逻辑来说,是这样的。”

  钟天正倒也不着急,给出自己的分析:“钱先不说藏得隐蔽不隐蔽,在屋内一切正常的情况下,没有任何的翻动,也没有破坏锁头,目的清晰明确的拿走这些钱,这个人是不是太专业了?”

  依靠着六十多次的办案经验,这种推断是很合理常见的。

  “我的依据,主要还是这个手印。”

  要证明这个说法,最好的办法就是印证一下:“小孩应该在家吧?”

  “在家,睡觉。”

  中年妇女犹豫了一下,倒也没再争执。

  打开次卧的门,十五六岁的小孩正在酣睡,嘴角还带着笑意。

  床头摆着手机,钟天正拿了过来,得到监护人中年妇女的授权,打开,扫视了一圈手机APP,点开了一个直播软件。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