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404章雪地勘察二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4828 2020-11-17 17:20

   章老自杀位置的问题,这一点钟天正是在略作打量以后发出的。

  当然。

  这也很有可能就是一个巧合而已。

  所以,他扭头看向啊香:“请问啊香同志,你准备好了没有。”

  “哼!”

  啊香吸了吸鼻子,赌气到:“雪地的现场勘察我不会行了吧。”

  “不会就完事了?”

  钟天正挑眉看着她,呵斥道:“什么态度你这是。”

  “是是是,我错了错了。”

  啊香凶狠的直抓狂,钟天正这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欺负她的机会,但是自己又一点办法都没有,谁让自己不会呢。

  贸然逞强只会再次破坏现场,逞能干不是她的风格,所以她只得嘟囔道:“那就麻烦钟天正同志钟老师不吝赐教。”

  这句话几乎是她咬着说出来了,银牙狠狠的磨着。

  “这还差不多。”

  钟天正龇牙一笑,这才丢下烟蒂,从兜里摸出随身携带的一次性橡胶手套给自己带上,顺便还丢了一双给啊香。

  啊香不免有些好奇的接过来:“咦,你什么时候还带着这个了。”

  “切,我才不像某些人,行李箱里全部都装着各种各样的护肤品啊什么的。”

  “行了行了,赶紧勘察现场吧。”

  面对钟天正的嘲讽。

  啊香再次落入下风,快速的把手套带好,跟在钟天正身后走向章老倒地的位置。

  “噌噌。”

  两人的鞋底踩着厚厚的雪地里,发出沙沙的声音。

  钟天正先一步来到章老到底的位置,皱眉打量着现场。

  即便昨天又下雪了,把上面再覆盖了一层白雪,但是依旧能看到现场不少深浅杂乱的脚印,这就说明,现场已经被破坏的很严重了。

  钟天正略微屈膝,然后蹲了下来,视线开始搜寻表面,恶魔之眼也被发挥到了极致,不放过任何一个细微的细节。

  表面上基本上没有任何的线索,钟天正伸出手来比划了一下,想用手去刨开上面一层的雪,但是又放弃了,用手刨雪会破坏层次感,但是现在去哪里找铁铲?

  他略微思考了一下,伸手摸兜,掏出自己的华为Mate30Pro来,拿捏好位置,直接把手机当铲子用,一层一层的开始刨雪,简直不要太好用。

  手机是有IP68防水防尘的,用来铲个雪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但是现场的实际情况却大大超乎了两人的意料。

  章老所处的位置,这片雪地一层一层的都快给刨平了,依旧没有任何有用的线索出现。

  场面一下子有些尴尬了。

  “没有发现?”

  啊香抬着眼睛看向钟天正。

  “好戏还在后面呢。”

  钟天正故作深沉一笑,指着地面上:“刚才我刨的都是章老倒地这一块的雪,这一块没有任何的发现很正常。”

  “你注意看。”

  钟天正说着,自己就小心翼翼的坐在了原本章老的这个位置:“你想象一下,章老在喝药自杀的时候,他肯定是处于坐着的状态,我想没有人会躺着喝流体的东西对吧。”

  啊香随即反驳:“怎么不会,躺在床上的时候。”

  “杠精!”

  钟天正翻了个白眼,然后侧身看向右边,继续开始刨雪,嘴里也没有停下:“假设章老是右手持着农药罐子,那么他喝完以后,瓶子脱手丢在地上,农药从瓶子里侧翻溢出来,那么这一块肯定会有大片的农药残留。”

  “有道理!”

  啊香顿时眼前一亮,催促着钟天正快点刨雪。

  很快。

  右手边这一块区域,雪被手机一层层的给刨开来。

  果然。

  在刨下去第三下的时候,一大片暗黑色的雪呈现在两人面前。

  “真的是自杀!”

  啊香看着这片,发表着自己的意见。

  “很有可能。”

  钟天正随口应了一句,但是手里却并没有停下来,转而继续刨雪:“但是现在下结论,还是有点为时过早。”

  啊香闻言,没有说话,默默的看着钟天正继续。

  很快。

  钟天正面前的这一块也被他一层层的给刨开了,原本他紧皱的眉头也略微舒展开来了。

  “有什么问题?”

  啊香捕捉到他的表情,知道他肯定会有发现。

  随即视线转移到面前被钟天正一层层削开的雪。

  很白。

  没有任何农药残留。

  “这是问题点一。”

  钟天正说了一句,继而转身,开始面对左边,继续一层层的刨雪:“你用手机这这个给拍下来,这是证据之一。”

  “好。”

  啊香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第一时间拿出手机,对准着位置开始拍摄,然后又移动位置退后,拍了一个全景的。

  小米CC9PRO的一亿像素,用来这个最合适不过了,就是处理器垃圾,成像处理起来慢很多。

  很快。

  左边这一片区域,也被钟天正给一层层削开了。

  “这里!”

  钟天正再次吆喝了一声,啊香赶紧凑了过去。

  “把这个拍下来。”

  顺着钟天正手指所指的位置。

  这层雪比较贴近最下面的土层了,雪中带着泥土的灰褐色,但是细看,中间竟然夹杂着很多细小的颗粒转的黑点。

  黑点有大有小。

  而且是比较多的一片。

  类似与喷洒的痕迹。

  “这会不会是泥巴水的痕迹?”

  啊香一边拍摄着,一边发表着自己的观点。

  “不会。”

  钟天正很肯定的摇头:“冬天了,田地里没有水,土质都是呈湿润的那种颗粒状,就算是泥巴被他们给踩了起来,那也是颗粒的,即使沾雪外表融化里面肯定还是实心的泥土,而不会只是痕迹,这个肯定就是农药。”

  说着他又取出随身携带的证物袋,把这一块的雪都装了进去。

  这片区域处理完,他的视线又落在了身后的草垛上,略微思考以后,他直接探头过去,吸着鼻子闻了一闻,上面还有一股淡淡的农药味,说着又让啊香拍照,自己随后取证。

  “这些东西为什么要取证,我觉得,就是他在喝药过程中,正常留下来的痕迹啊。”

  啊香始终还是有点没反应过来,但是当他在看到钟天正已经在开始刨正前方往前一点这块区域的时候,她瞬间就明白了过来。

  钟天正刨的这块,正好是一个成年人坐在地上,双脚能够够到的位置。

  “咱们只要把前面这层雪刨开,观察最下面这层泥土的痕迹,就能知道他当时是不是自己在喝药自杀了!“

  啊香眼睛瞪大着,语速快速的说到:“如果这块泥土有挣扎踹动的痕迹,那么就说明他当时不是自己一个人在现场,而是有人在胁迫他或者逼迫着往他嘴里倒农药!”

  很快。

  这块区域被刨开。

  果然跟啊香描述的如出一辙,这片泥土,确实有双脚脚后跟蹬踹过的痕迹。

  “这是他杀!”

  啊香一针见血。

  “百分之七十!”

  钟天正摇了摇头,否认道:“你光看这一点就做出是他杀的判断,不严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