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316章该下班了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650 2020-11-17 17:20

  “你帮我查一下,昨天晚上,桂花路,一新路,中场路这三个地方的监控探头,速度要快。”

  钟天正言简意赅,直奔主题。

  “好的。”

  师心语也是快速的回复了一句,紧跟着那边响起了敲击键盘的声音。

  “对了,叫万年监控王筛选一下,安华小区附近所有的监控摄像头,看看最近有没有可疑的人物在附近徘徊。”

  钟天正又补充了一句。

  这个就是一个比较大的工作量了。

  交给万年监控王来说,最合适不过了,他有着丰富的经验。

  “可怜的老王。”

  师心语调侃了一句,然后双方挂断电话。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对方是从外面跟进来的,而不是早就先进入小区内部?”

  回去的路上,啊香似乎有着自己的意见。

  “感觉。”

  钟天正眉头微皱:“这个小区都是很老旧的小区了,内部建设也非常的简单,如果凶手是先一步进入小区的话,根本就没有地方躲藏,如果他在小区里转悠或者在哪个地方等待,很容易被人发现也很容易被人给记住。”

  晚上七点。

  钟天正啊香驱车来到了胜利广场。

  广场上。

  人流量很多。

  对面,就是一个商业区,与那边的繁华喧闹不同,这边的喧闹完全就是音乐的嘈杂声了。

  从左走到右,你可以听到三种不同的广场舞音乐。

  陈菊花的死,明显没有给大家带来任何的影响。

  她所在的团队,正常在运行着,已经有人取代了她的位置,继续进行娱乐活动。

  钟天正啊香找到了目前的负责人。

  负责人是个年纪大约五十五岁左右的男子,比较瘦弱,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看上去也是非常的斯文。

  他跟陈菊花共同运营着他们的团队,陈菊花负责出设备,而男子则主要负责教成员跳广场舞以及领舞的作用。

  对于陈菊花的死,他是已经知道了。

  钟天正简单的了解了一下情况:“你们两个是负责人,对成员收受会费,请问这个费用,你们是如何处理的呢?听说,你们之前有过争吵,对吗?”

  “争吵是有的,但是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男子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金丝眼镜,继续说:“至于会费嘛,处理的很简单啊,我们三七开,我七她三,就这样。”

  “你七她三?”

  啊香反问道。

  通过他们目前的了解,按照陈菊花的作风来看,应该不愿意这种分成模式吧?

  “她就只提供了一台音响,完了平常负责日常运营什么的琐事,至于领舞啊教导成员啊都是我在弄,七三是个很合理的方式。”男子不以为意:“最近就是因为这个她跟我吵吵了,但是我没有搭理她。”

  “你退休前是什么职业?”

  “医生。”

  “医生?”

  钟天正眉头一挑,这个职业跟他猜测的吻合,便追问道:“案发当晚,你在哪里?”

  “昨天晚上,我们跳完广场舞,大概十点钟不到吧,然后就各自回家了,就这样。”男子摊了摊手,如实汇报。

  “有人跟你一起吗?”

  “没有。”

  钟天正追问:“有谁可以给你做证么?十点十四的时候,你在哪里?”

  “没有证人。”

  男子回答的很干脆:“那个时间,我肯定在家了呀,我自己又是一个人住的咯,哪里来的人证。”

  “没有不在场证明啊。”

  钟天正点了点头,进入下一个话题:“听说,你们在谈朋友?”

  这个信息。

  是夜班保安大叔告诉他的。

  “……”

  男子瞬间沉默,停顿了几秒钟以后,他摸出香烟来给自己点上:“谁告诉你的?”

  钟天正说:“你不用问我谁告诉我的,你只需要告诉我,有没有这件事就行了。”

  “嗯,有,没错。”

  男子裹着香烟点头承认。

  “你们的感情还行?”

  “还行,凑合着吧。”

  男子吸了口气,顿了一下道:“也就那样吧,她这个人多多少少还是有点问题的,性格上跟我预料中的有所出入,嗯,就是这样子。”

  “所以?”

  “所以我们最近走动的也少,只谈工作不谈朋友。”

  “行,我了解了。”

  钟天正不留痕迹的扫了眼男子的手掌:“后续如果有什么问题,我们会在联系你的。”

  “行。”

  “对了,之前还有个事情,因为跳广场舞的事情,我们被这附近的居民投诉了,后来还被人泼粪,陈菊花差点跟对方打起来了。”末了,男子又提了一句。

  “还有这事?行,我们会去核实。”

  钟天正点了点头,示意啊香把这个线索记录下来,然后分配给其他的同志前去核实。

  “阿正,死者家属到了。”

  回去的路上,啊香看着手机短信,跟他说到:“是陈菊花的女儿跟女婿。”

  “她儿子呢?”

  钟天正问道。

  “她儿子在粤市,离这里比较远,还没到,她女儿就在隔壁的昆市,城际地铁二十分钟一班,到这里也不过四十分钟,所以非常快。”啊香快速的给出数据。

  “行,我知道了。”

  钟天正点了点头,目视前方:“把刚才这个人的信息给我查一下,我要具体点的。”

  “还有,把陈菊花这几个直系亲属的信息发给我,要最详细的。”

  “好。”

  啊香坐在副驾驶,快速的操办了起来。

  第一个怀疑对象已经出来了。

  作案动机:情#杀。

  这个嫌弃要排除掉,并不困难。

  “接下来,我们去见死者家属?”啊香把信息发了出去,歪头看向钟天正。

  钟天正答非所问:“现在几点了?”

  “晚上八点二十。”

  “该下班了。”

  钟天正的回答让啊香为之错愕。

  “什么?下班?”

  啊香翻了翻白眼:“拜托,钟天正同志,现在你是负责这个案件的负责人,不快速把案件结束,竟然想下班了?”

  讲道理。

  刑警队的人,没有正常的下班时间。

  什么时候案子结束什么时候真正的下班了。

  “嗯。”

  钟天正笑而不语,停顿了一下说:“如果真的要解释,我说我看不得死者亲属悲伤的样子,这样解释不知道理由够不够充分?”

  “……”

  啊香再度翻了个白眼。

  但是。

  按照她对钟天正的了解,这货肯定没有看起来的这么简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