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786章等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4919 2020-11-17 17:20

  

  “呵呵..”

  朱秀梅伸手在围裙上擦拭了一下:“也没有什么,就是炖了点排骨,最近发生的事情,凯南整天心神不宁的,给他做点吃的吧。”

  “嗯..”

  钟天正点了点头,迈步在客厅里摆着的五六台电脑机器间转悠了起来,煞有其事的说到:“我给你分享一个经验,排骨啊,一定要过水以后,再开小火好好的炖它个一个小时左右,放一点点盐就好了,那味道,鲜美。”

  “呵呵。”

  朱秀梅陪着笑脸,点了点头,没明白钟天正到底想说什么:“两位警官,今天过来是有什么事情要问我们的么?”

  “啊,对对对,你不说我都忘记了。”

  钟天正一拍自己的脑袋:“你瞧瞧我这是什么记性。”说着他拉开面前的电竞椅就坐了下来,大大咧咧的。

  “其实也不能怪我,主要是因为小帅这个事情,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好像也没有那么紧急,所以我也就没有那么的紧张。”

  钟天正似笑非笑的看着朱秀梅,顺手摸出香烟来,直接就点上了,龇牙笑了笑:“包涵一下,我这个人比较的随性,烟瘾来了就随手点上一根了,你可不要去找我的上级投诉啊。”

  “我倒是没有明白您怎么个意思?小帅的事情不紧急?”朱秀梅皱了皱眉,看着钟天正:“你也用不着调侃我,香烟你想抽就抽,跟我有什么关系。”

  “好吧,倒是我多想了。”

  钟天正裹了口香烟,吞云吐雾眯眼看着朱秀梅:“难道我说的不对么?刘小帅的事情确实不是很紧急啊,如果非常紧急的情况下,你作为他的女朋友,不担心他的安全就算了,还有心思在这里给张凯南煲汤,你说对不对?”

  “你这是什么意思?!”

  朱秀梅的脸色一下子就拉下来了:“你这么说,刘小帅的失踪跟我有关系了?他失踪我确实很难过,但我能怎么办?难道就天天担心他,我就不吃不喝了?”

  “哈哈..开个玩笑,你别激动嘛。”

  钟天正眯眼打量着朱秀梅,拉过面前的烟灰缸弹了弹烟灰:“是这样的,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信息来看,我推断哈刘小帅的处境应该还是比较安全的,今天过来,就是先通知你这个消息,告诉你不要这么紧张,只是没想到朱小姐比我想象中要轻松很多。”

  “当然了,这也仅仅只是我的个人猜测而已,我猜测刘小帅的处境应该是比较安全的,我们会加快对他的寻找。”

  钟天正再次补充了一句,转回正题:“这次过来,就是想再跟朱小姐了解其他的情况。”

  “你说。”

  朱秀梅听他这么说,脸色这才缓和了一点,淡淡的点了点头,拉开餐桌边上的凳子坐了下来,但是依旧没有说话。

  钟天正也不在乎,笑着摸了摸鼻子,继续吞云吐雾起来,一旁的啊香拉开朱秀梅身边的凳子坐下,把本子摊开在桌面上:“我们今天过来,主要就是跟你们了解一下,你、张凯南、刘小帅之间的关系。”

  朱秀梅歪头看着啊香,没有说话。

  “我问你答,就是这么简单。”

  啊香抱以微微一笑,持笔进入记录状态。

  “你跟刘小帅是男女朋友关系,对不对?”

  “是。”

  “你们谈了有多久了?”

  “五年。”

  “刘小帅跟张凯南朋友关系几年了?”

  “十年。”

  “他们一起开直播的时间有多久了?”

  “算下来有也十年了吧,但是刘小帅之前一直没有露脸,在他下面的工作室代练,正儿八经的双人直播的形式,是五年左右的时间。”

  “五年?”

  啊香点了点头,随口说到:“是不是在他们双人直播的形式以后,你跟刘小帅认识的。”

  “是。”

  “那你跟刘小帅在一起之前,是不是跟张凯南谈过恋爱?”

  “没有。”

  “没有?”

  啊香停下笔来,歪头看着朱秀梅:“你确定没有么?”

  “有没有很重要?”

  朱秀梅的语气高了几分,双手摊开在桌面上,皱眉看着啊香:“就算我跟张凯南有谈过恋爱又如何?难道你要说,因为我们谈过恋爱,所以小帅的事情,就跟我们有关系?”

  “我没有这么说。”

  啊香撇了撇嘴,继续说到:“根据我们对你们的调查,七年前,张凯南和你出现在同一个流动人口登记手续的住处中,换句话来说,以前你们是同居的。”

  “那又如何?!”

  朱秀梅直勾勾的看着啊香:“所以呢?然后呢?!”

  “我就是验证一下。”

  啊香无视了咄咄逼人的朱秀梅:“你跟刘小帅在一起之前,跟张凯南谈过恋爱、同居过,后来才跟刘小帅在一起的。”

  “所以?!”

  朱秀梅语气高昂:“这能证明什么?我发现你们真的很让人反感!要把我的隐私扒光么?!”

  啊香耐着性子解释:“我们不是在扒你的隐私,而是在做一切可能的作案动机筛查,通过我们的初步线索筛查,我们得出的调查方向就是先查查周围的熟人。”

  “呵呵,好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朱秀梅不屑的撇了撇嘴:“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反正你们是查案子的嘛。”

  “好吧。”

  啊香淡淡的应了一句,没有去解释什么。

  这时候。

  次卧的门开了。

  张凯南捏着眉心走了出来,在钟天正的身边坐下,摸过桌上钟天正的香烟,抽出一根点上,重重的吐了口烟雾:“我刚才多少听到了一点,也算是听明白你们的意思了。”

  “换句话来说,你们现在怀疑,因为我跟秀梅以前谈过恋爱,所以你们现在有怀疑,因为我跟她余情未了然后对小帅做出了什么事情呗?”

  钟天正龇牙笑了笑,看着咄咄逼人的张凯南:“不能这么说,这不过是咱们排查的一个方向而已,这一点我希望你们能够理解。”

  “唉...”

  张凯南再次叹息了一声,伸手挠着脑袋:“我也能理解你们的做法,实话跟你说吧,我跟秀梅是和平分手的,我们之间不存在什么感情的纠葛,而且,她跟小帅在一起,也是我一手撮合的,没有什么你们想象的那么复杂。”

  “我现在已经二十七了,秀梅也有二十四了,我们都是成年人了,这些年下来,我们做直播,也赚了不少的钱,不说人生有多么成功,但肯定已经是比较富裕了,当然了,这些都是我那些粉丝捧我的,我谢谢我的衣食父母。”

  “我们年级大了,经济条件也很富裕,所以我们思考的方式也更加成熟很多,并不存在说什么因爱生恨而去对小帅做什么。”

  “我们和平分手以后,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以朋友的关系相处的,她跟小帅的关系也相当的稳定,她现在也非常幸福,我们住一起,真的只是为何游戏直播毕竟便利而已。”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也没有那么在乎什么所谓的第一次恋爱之类的那种情感上的东西了,因为经济富裕了嘛,也没有网上那些什么执着于一个女人不放手,然后才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

  “在我看来,网络上那些因为感情而铤而走险,把谁怎么样怎么样之类的情*杀事件,并不是说他们之间的感情有多好多深厚,归根结底的问题还是钱。”

  张凯南说起这些事情来,侃侃而谈,丝毫不像是一个只知道打游戏直播沉溺在虚拟世界的人,更像是一个思想成熟的男性:“人嘛,在感情上的付出,不都讲究一个资本投入嘛,你喜欢一个人,你对她进行投入、投资。”

  “当你们的感情出现问题的时候,你们分手了,那些铤而走险,执着于一个人不放的,肯定都是经济不是很好的人,两个人在一起时间很长,最后分手的时候,钱都花在女人身上了,自己的年纪也大了,如果跟这个人分手以后,自己以后基本上也不会有什么其他的感情遭遇了。”

  “也正是这样,有那么一部分就选择了偏激的方法,把对方怎么样怎么样了。”

  “归根结底就是钱的问题嘛,你再看看网络上比较热的王总,多大年纪了?身边换了多少个女人了?人家在乎嘛?不在乎啊,因为人家有钱有资本啊,多大的年纪都能找到女朋友,完全不用担心。”

  “再看我们,虽然我们不像他那样,但我们肯定也不会因为所谓的什么感情而去想着破镜重圆,策划把小帅怎么样怎么样,然后重新在一起。”

  “说句不好听的,我现在跟小帅是绑定在一起的,我们的直播形式就是双人直播,我们是利益共同体,把小帅怎么样了,对我自己并不是什么好事,没有小帅,或许我的直播间彻底没有了也说不定的。”

  “作为一个思想成熟的人来说,我正确的做法是跟小帅和平相处,你懂我的意思吧?我们是一个组合。”

  说到这里,张凯南把手里的香烟给掐灭了,看着钟天正,表情严肃:“所以我也非常希望,你们能尽快的帮我们把小帅给找出来。”

  “所以,请你务必相信我,在我们身上放过多的视线,只会耽误找到小帅的时间。”

  他无比真诚的冲钟天正双手合十微微鞠躬:“拜托了。”

  “不用客气。”

  钟天正微微颔首:“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

  “谢谢。”

  张凯南点了点头:“基本上的情况就是这样了,其他的还有什么问题,如果你们想知道的直接问我吧,我会知无不谈,秀梅她的状态好像不太好,气氛不要弄得太尴尬了。”

  “呵呵。”

  钟天正笑着摆了摆手,拍了拍裤脚站了起来:“差不多了,就了解这么多了,该知道的都知道了,有劳。”

  “我送送你们。”

  张凯南跟了出来。

  钟天正跟啊香一前一后的走进电梯,冲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回去。

  楼下。

  车内。

  啊香歪头看着钟天正:“阿正,你怎么看?”

  “不好说啊。”

  钟天正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抬头看着楼上张凯南住所的位置:“不好说,不好说。”

  “根据咱们之前的判断来说,刘小帅这边很可能就是熟人作案了,而监控这边,开车带走他的人却也消失了。”

  “现在,通过刚才的询问来看,张凯南说的那些应该也是真的。”

  啊香重复了一句:“你觉得张凯南刚才说的那些都是真的?”

  “是的。”

  钟天正伸手把车窗摇了下来:“张凯南的思想挺成熟的,他说的那番话也很对,有实力有资本的人,从来不会在感情上做什么纠结的,分了那就分了,下一个会更好。”

  “呵,男人。”

  啊香轻哼一声,发动了车子:“果然,男人都没有一个好东西。”

  “……”

  钟天正一脸黑线,选择了硬刚:“本来就是啊,分手了就分手了,下一个会更好,难道说执着不放,当个舔狗妄图对方回心转意么?女人变心很快的,谁对她好她就跟谁走,分了就分了嘛,就应该收拾好心态迎接下一个。”

  “当然了。”

  “我刚才说的这些,啊香同志除外,啊香同志在感情上向来专一,而且情深得以。”

  钟天正龇牙笑了起来。

  “呸。”

  啊香直接就给逗笑了,眼睛笑成了月牙:“油嘴滑舌,男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她脸上的笑容也多了几分。

  钟天正其实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女人嘛,都是喜欢听好话的生物,只要说的话好听,哄开心了,那她们也就乖乖听话了。

  啊香把握着方向盘,视线直视前方路面:“接下来,咱们怎么办?”

  “等。”

  钟天正只给出了一个字。

  “等?”

  啊香狐疑的歪头看向他:“你又知道了?”

  “是。”

  钟天正毫不隐瞒,侃侃而谈:“带走刘小帅的人把车子丢弃在了路边,刘小帅这个人一米七得有一百六十多斤,也算的上个小胖子了。”

  “根据走访得知,住在遗弃车子附近的居民,没有看到有行踪可疑之人,他们遗弃车子的时候,正好是早上七点多八点钟的样子,那个时间段都是上班的高峰期,既然大家都没有注意到他们,那就可以肯定,刘小帅是乖乖跟着他们一起走的。”

  “换句话来说,他们之间就是认识的,带走刘小帅,刘小帅自己也没有反抗。”

  “张凯南这边,他们确实好像也没有作案动机,而且他们事发当天乃至于后续两天,都没有离开过住所,所以嫌疑也不大。”

  啊香没能回过味来,不知道钟天正说这些是什么意思:“那咱们接下来等什么?”

  钟天正眯眼看着窗外:“等张凯南开直播。”

  喜欢我要做超级警察请大家收藏:()我要做超级警察更新速度最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