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725章我不能毁了他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4613 2020-11-17 17:20

  李悦然刚才在跟熊小彩同志打电话的时候,啊香站在过道里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一时间,啊香失望无比。

  她没有想到,自己的老妈竟然会如此坚决的反对孩子生下来。

  坐在房间里的啊香看着梳妆台镜子里面的自己,却显现出前所未有的镇定,她没有哭,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这件事,得速战速决。

  几秒钟以后。

  啊香拉开抽屉,拿出里面的刮眉刀攥在手里,折身回来把房间门打开,视线与李悦然对视,语气却显现出前所未有的冷静:“你的态度很坚决?这件事就一定要按照你的意思来?”

  李悦然看着突然开门的啊香安静的表情:“啊香,真的,你好好思考一下,人生的路还很长,阿正是你人生中灿烂的一笔,但是他...”

  “唰!”

  啊香手里的刮眉刀闪现在自己的手腕上:“咱们不要把事情搞得太复杂了,今天就做出个决定吧。”

  “如果你强行要逼我不要这个孩子,那么我现在就自我伤害。”啊香语气冷冽,态度坚决:“要么你就不要再说这件事,一切按照我自己的意思来,我自己做的决定我自己心里有数,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啊香,你...”

  李悦然一下子就慌了。

  她忽然一下子就觉得,自己的女儿变了,做事也开始变得果断了起来,也无脑了起来,极端了起来。

  “嗯?”

  啊香挑眉看着她,等待着她的表态。

  “我...”

  李悦然刚想说什么,啊香就做出了一个割的动作,锋利的刮眉刀刀刃轻易的露出一点点淡淡的血痕。

  “好吧。”

  李悦然无奈点头,叹了口气,整个人如同苍老了几岁:“那就随你吧。”最终她面对强硬无比的女儿,还是选择了妥协:“孩子留下来也好,也算是给阿正留了血脉,也挺好。”

  “而且,阿正本身的身份跟条件都不错,就算以后带着孩子找另一半,未必人家就会很介意。”

  李悦然也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

  啊香这坚决的以寻短见来威胁她,她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也彻底打消了自己的想法,倒不如就顺着她的意思去吧。

  到底是自己的女儿,还能怎么办?

  “妈!”

  啊香紧紧的抱住李悦然,眼泪一下子又流了下来:“不要怪我不听话,但是我是真的很爱阿正,我想帮他把血脉延续。”

  “不哭不哭。”

  李悦然轻轻的拍着啊香的后背,就如同小时候,女儿在外面受了委屈回来倾诉般安慰着她。

  ……

  第二天。

  审讯室。

  啊香跟李组长的对面,坐着一脸颓然的王友好。

  “李队,我想抽根香烟。”

  王友好吸了吸鼻子,搓了搓一脸疲倦的脸蛋,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

  “嗯。”

  李组长也没有拒绝他,给了他一根。

  王友好默默的裹着香烟,室内一下子陷入了安静。

  “你有什么想要对我们说的?”

  啊香黛眉微挑,审视着对面的王友好。

  “没有什么要说的。”

  王友好面无表情的叼着香烟,眯眼看着烟头缓缓升起的青烟:“我害死了正哥,有什么好说的。”

  钟天正坠崖一案,出问题的红旗HS7都已经调查清楚了,包括陈昇自己的交代,她也明示了王友好只是一枚被利用的棋子而已,主要责任不在于他。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背后的真凶。”

  啊香深呼吸一口,组织好语言:“匿名者我们已经抓住了,但是我们怀疑他背后还有人或者他还有同伙,为他提供金钱上的赞助。”

  “余城?”

  王友好下意识的跟了一句:“那天晚上,我把那串IP加密破解出来了,它显示的查询地址,来自与天网小组,所以我第一时间想到了余城。”

  “这件事我们也已经查清楚了。”

  啊香摇了摇头:“余城也不过是被匿名者利用了而已。”说完她话锋一转:“萧芊芊这个人你了解多少?她的过去你知道么?”

  “不要跟我提她,我现在很烦她。”

  王友好下意识的皱了皱眉。

  那天,他从仓库醒来,跟萧芊芊一番激烈的争吵以后离开仓库,但是却被人打晕了,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又回到了仓库中被软禁了。

  直到一天前,萧芊芊突然就释放了他,还告诉他,钟天正的追悼会即将开始,然后两人这才出现在了追悼会现场。

  “她软禁了你?然后她还跟你一起来到了追悼会现场?”

  啊香听着这番描述,一时间看了李组长:“她有没有跟你说,她软禁你的原因?以及她挟持你,给钟天正提供虚假消息的目的?”

  “她跟我说了她的过去,因为金钱上的原因被迫为他们做事。”

  王友好言简意赅的把自己的情况复述了一遍,基本与他们了解的差不多:“呵呵,也怪我太天真,竟然真的以为女人会回心转意痛改前非,没想到啊,很早以前,我就是别人选定的一枚棋子了。”

  “先这样吧。”

  啊香起身从审讯室里离开,折身来到了隔壁的审讯室。

  萧芊芊双手撑着太阳穴两侧,低头看着桌面,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坦白交代一下你的作案事实吧。”

  啊香对萧芊芊的印象差到了极点,开门见山。

  萧芊芊也没有狡辩,随即把自己迷晕王友好以后,把红旗HS7交给你匿名者一方,然后又用王友好的手机,给钟天正发送了虚假消息,诱导他去抓颜昭兴。

  也正是这样,匿名者的后手王觉随即打进电话,才会出现钟天正啊香颜昭兴三人同时出现在一台车上前往玉峰山的情况。

  这跟掌握的情况大差不差。

  “你为什么没有跑?反而是跟着王友好一起回来了?”

  啊香目光灼灼的盯着她:“你知不知道,钟天正的坠崖,跟你有很大的关系,虽然你并没有对他的死亡直接出售,但你已经是从犯?”

  “我知道。”

  萧芊芊眼中闪过一丝幽然,有些惨淡的笑了笑:“怎么说呢,可能任何事情都讲究因果循环吧。”

  “我从进入社会到现在,什么样的人心都经历过,早就看淡了人与人之间的情感,看淡了人情冷暖,我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没有了什么转折点了,所以当老板找到我的时候,我立刻就答应了下来。”

  “原本我以为,我帮他们做完这些个事情以后,我就能从中摘出去,然后找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好好开始我的新生活。”

  “可是,造物能人呐。”

  萧芊芊抬头仰望着天花板:“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打算的,可是千算万算,我没有把自己算进去,我太高估了我自己,跟小王在一起的这些日子,一开始的时候我其实并没有什么,一切都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

  “可是谁知道,我们在一起久了以后,我发现,王友好真的是一个非常好非常好的男人,真的是那种非常适合过日子的好男人。”

  “跟他在一起这么久,他对我始终如一,一开始对我很好,到事发前他依旧对我很好,从来不会对我发脾气,不像有些恋人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如胶似漆,但是时间稍微一久远态度上就开始懈怠了。”

  “我想,你应该也是能体会到这种感觉吧?我觉得钟天正应该也是这样的男人,真的。”

  “一开始我就想着:无非就是做一票嘛然后跑路,拿着他们允诺给我的五十万然后好好的开始自己下半段生活,但是我高估了自己,我那饱经世俗伤痕累累的心,就这么被小王给修复了。”

  “你的一言一语,一举一动,脸上任何的表情,你的心情变化他都能在第一时间捕捉,开心你的开心,悲伤你的悲伤,仿佛你就是他的整个全世界。”

  “我渐渐喜欢上了这种感觉,这种一个人对你发自内心的关怀与爱护,那简直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抵挡,每个女人应该都渴望这种被自己爱的人捧在手心的感觉,所以,我逐渐的被他感化,我不再需要临场演戏与他相处,我发现自己真的爱上了他。”

  “我爱上他了,爱的无法自拔,当老板让我按照他的指示动手的时候,其实我是犹豫的了,老板立刻就发现了我的端倪,调侃着说“你该不会真的爱上他了吧?有些事情你是必须要去做的哦。””

  “我明白,我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中途退出已经没有可能了,于是我抱着侥幸的心理,按照她说的去做,如果事情成了只要我不说出来那么小王他也不会发现是我做的。”

  “我不清楚老板为什么要我那样发消息给钟天正,也不知道他们把车子开走到底要干什么,谁知道,事情比想象中的要严重很多,到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他们的目标是要杀死钟天正跟你们,当知道事情真相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说到这里。

  萧芊芊低下头来,重重的叹了口气:“原本我有足够的时间跑的,但是我发现我做不到,我发现,如果我跑了,那么小王他就怎么也说不清了,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案子的具体情况,但是我知道,老板让我做的那些事情肯定不会是没有缘由的,你们肯定会查到我们头上。”

  “所以,我不能跑,我跑了小王就彻底废了,他这么好的人,不应该蒙受那些污蔑与屈辱,我不能毁了他,因为我已经彻底爱上他了,我得出来证明他的清白,告诉你们一切都是我做的。”

  “好,我知道了,来说说你吧。”

  啊香听着萧芊芊的诉说,一时间也没有再做点评,看着表情纠结的萧芊芊,她岔开话题,重点在陈昇的钱财来源上:“你的过往有一段经历跟钱财有关系,因为你的前男友骗你去贷款然后你才会有把柄在对方手里,匿名者帮你解决了这个贷款,对吗?”

  她提起了萧芊芊的过往。

  “是。”

  萧芊芊点了点头。

  “你前男友你们还有联系么?”

  啊香简单的思考了一下,补充道:“或者说还能联系上的联系方式。”

  “呸,那个渣男,我恨不得杀了他!”

  萧芊芊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

  “匿名者帮你解决贷款麻烦的时候,你知不知道他们是如何交易的?”

  “这个我不知道,一切都是他在办,然后就告诉我已经好了。”

  “好。”

  啊香跟着说,没有直道自己的目的:“那么你提供一下他的照片或者家庭住址之类的,或者说他的具体信息,我要找他。”

  萧芊芊说到:“身份号码可以么?”

  “这是最好不过了。”

  啊香有些意外,她竟然还记得对方的身份证号码,这无疑可以让他们快速的找到这个人。

  似乎是看出了啊香眼中的一抹诧异,萧芊芊跟着解释道:“以前他自己也在网上借贷,一起弄的多了,我就记住他的号码了。”

  “你报给我。”

  啊香拿起纸笔,记下了萧芊芊报出来的号码:章江,3605...然后把纸条交给了另外一人,让他现在去查询这个人,把人找来。

  “啊香。”

  萧芊芊看着对面的啊香,咬着嘴唇:“那个,我的这件事,会不会牵扯到小王,被你们局里开除?”

  啊香闻言,没有立刻回话。

  萧芊芊看到她这个表情,一下子就着急了,连连解释:“我保证,我刚才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小王他真的是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一切都是我在暗中捣鼓,利用了他跟钟天正的关系,他只是一个工具人而已。”

  啊香看着她的表情,在这一刻对这个女人稍微多了一丝好印象,于是提了一嘴:“你的供述我们都知道了,至于事情的真相是什么,组织上会有人去判定的,对于小王来说,他面临的或是记处分亦或者是革职亦或许是连同从犯处理,至于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他是无辜的,真的,你们相信我,我可以非常的配合你们。”

  “我知道了。”

  啊香点了点头,折身出去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