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791章诡异的盗^窃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4905 2020-11-17 17:20

  “我有点没能明白你说的。”

  钟天正深呼吸一口,脑海里整理着她刚才所说的种种:“实话跟你说吧,我自己其实也有些疑惑,对于老四袭击啊香的案子,有些东西确实是没能理明白。”

  “但是仅仅凭借这个是难以说到另有其人的身上去的,你能说说,你的依据是什么么?”

  钟天正目光如炬的看着她。

  邸茹芸不过是一个局外人,为什么她能知道这么多?手里能有这么多信息。

  “我这次过来,就是想把我知道的信息给你。”

  邸茹芸伸手去拉包包的拉链:“所有我知道东西全部都放在了U盘里面了,你看了以后你就知道了。”

  钟天正啊香对视了一眼,视线落在了她的身上。

  “嗯?”

  邸茹芸手指在包包里快速的翻动着,但是翻了好几次都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怎么回事?我的U盘呢?我记得我出门的时候,我放在包包里面的呀?”

  “不见了?”

  钟天正眉头拧在了一起,起身过去,帮她一起找了起来,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邸茹芸的包包侧面,被什么锋利尖锐的东西给划开了一条缝,正好是到内兜的位置。

  因为是黑色,不仔细看的话,还真不容易发现异常。

  “怎么回事!”

  邸茹芸的声音一下子变了:“包包里面其他的东西都还是好的,为什么单独这个东西被人划走了?”

  “!”

  钟天正啊香两人不由再次对视。

  这诡异的一幕,突然消失的被人划走的U盘,好像都预兆着什么:邸茹芸被他们盯上了。

  “你能告诉我,U盘里面是什么么?”

  钟天正沉思了一下,语气严肃了起来:“如果是这么说来的话,应该你是被他给盯上了,所以才会把这个东西偷走了。”

  “嗯。”

  邸茹芸重重的喘息一口,心情看起来不怎么好:“U盘里面,保存的就是关于国外那个账户的个人具体详细情况,这还是功来花了好大的代价,才托他一个私%人%侦%探的朋友那里弄来的。”

  “除了这些呢?”

  钟天正眉头皱的更深了:“你看过里面的内容没有?”

  “我看过,但是我也看不懂,所以也就没有深看了。”

  邸茹芸摇了摇头:“出了这个账户信息以外,其他的都是我自己对于这个案件的一些推断跟猜测了。”

  “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这个账户,一直以来都跟妍冰陈昇有过来往,我觉得,他将会是一个重要的突破点。”

  “你回忆一下,那个人的账户,名字叫什么?”

  钟天正顺着她的话想了好久,再次问道:“这个东西丢了,那能不能让他再把信息再发给咱们呢?”

  “没办法了。”

  邸茹芸摇了摇头:“他的那个朋友,在一次事故中去世了,也早就换了住所了,现在已经找不到人了。”

  “不过,他的名字我好像记得,好像是叫什么柳生。”

  说到这里,她有些颓丧的低下了头来:“唉,如果U盘真的是他们盗走的话,那么这件事就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了,我才进入上南市几天,他们怎么就知道了?”

  邸茹芸的心情莫名有些复杂,咧嘴不自然的冲钟天正笑了笑:“我越发的觉得,这个人真的跟咱们都非常的熟悉。”

  柳生。

  光有这个名字,其实起不到什么作用。

  这应该不是一个人的名字,应该只是姓氏而已。

  在我国南部的沿海城市,那边很多做生意的人就习惯以生来代替后面的名,包括有些人的名片上面都是这样的,前面写姓后面写生:X生,这是个通用名词。

  “嗯...”

  钟天正倒也没有多说什么,沉吟了一声,安慰了她几句:“对了,你们什么时候的飞机?”

  “明天上午十点多。”

  “要不要晚上我安排人给你们盯一下。”

  钟天正简答的思考了一下,觉得U盘被盗的这件事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好的征兆:“我觉得,他们可能会针对你,他们把U盘盗走,无疑就是在透露一个信息,不要把这些消息告诉我。”

  “应该不至于吧。”

  邸茹芸看了看不远处的张功来:“我们住在酒店里,安保应该还算可以的,再说了,有功来在,倒也不担心的。”

  “你把地址跟房间号告诉我。”

  钟天正摆了摆手,摸出手机来翻出小张的对话框:“信息告诉我,回头我告诉你个号码,一个半小时以后,也就是晚上七点钟的时候,他会安排人跟你接洽好吧。”

  邸茹芸有些犹豫:“这..不合适吧,你这边,会不会被人说。”

  “呵呵,看你说的,咱们老同学还有什么客气的。”

  钟天正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再说了,咱们这可是正儿八经的查案子,你可以说是提供重要信息的人了,抽调人来保护你们一晚上,这也是合情合理合法符合手续的。”

  “那行。”

  邸茹芸把酒店的地址名字以及房间号告诉了他,钟天正当即发送给小张,然后有给了小张的电话给她,晚上会联系她的。

  “那就有劳你们了。”

  邸茹芸点了点头,倒也没有再继续矜持,这突发的U盘被盗,让她心里也有些不托底。

  “行,那就这样。”

  钟天正点了点头:“那我请你们一起去吃点晚饭?吃完晚饭差不多小张那边的人也就安排好了。”

  他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天王手表:“现在是五点半,差不多刚刚好,因为临时要抽调两个便衣,需要调配。”

  “是的。”

  啊香也在边上符合的说了一句:“正好不是很久没有见了么,以后你们出国了,那么大家见面的机会也就更少了,我们一般不出国旅游的,我们还是觉得国内好太多。”

  “呵呵。”

  邸茹芸闻言笑了笑,思考了一下:“那也行吧,就得让你们破费了。”

  “这有什么。”

  啊香立刻摸出手机来,开始找那家饭店的电话定位置:“那家店我也馋了好久了呢,但是阿正一直都不带我去吃,我自己一个人去更加了,这次正好,沾你们的光。”

  “啧啧..”

  邸茹芸咋舌调侃道:“钟天正同志,看来你对我们的啊香妹子还不够好昂,人家都当我这个老同学的面来投诉你了。”

  “切,她的投诉,不接受。”

  钟天正也是龇牙一笑,起身往边上的停车位去了:“那你们等我一下,我去开车,马上就来。”

  “嗯嗯。”

  啊香点了点头,拉着邸茹芸的手往那边的路口走去。

  啊香的性格就是那种很豪爽的那种,有点女中豪杰的意思,跟邸茹芸也是很快就能聊到一起去,钟天正去开车的功夫,她跟邸茹芸两人聊得挺亲切的。

  对于晚上要一起去吃饭的提议,张功来自然也是没有什么意见,欣然应允,他对钟天正跟啊香两人的印象也蛮好的,觉得这应该是一对有趣的小情侣。

  今天是工作日,所以饭店的生意到也不是很忙,一行人在大厅的座位落座。

  “饭店的包间都满了,所以就定在大厅了。”

  啊香坐在钟天正的身边,对面的是邸茹芸跟张功来,拿起水壶给他们两人倒水:“希望你们两人不要介意哈,我们这个地主之谊有点不够上档次。”

  “啊香,看你说的什么话。”

  邸茹芸赶紧伸手接过水壶,自己倒水:“你太客气了,其实我跟钟天正学弟也算是熟人了,你这么客气干嘛,在哪里吃都一样。”

  “嗯嗯,这样最好了。”

  啊香拿起菜单,点菜这方面,通过多方面征求大家的意见,最终点了一份满意的六菜一汤,因为明天还有事情要办,所以大家也都没有喝酒,拿的鲜榨果汁。

  吃饭的时间,大家也没有再提之前的事情了,多以聊天闲聊为主,整个气氛也是相当的轻松融洽。

  “不是我说昂。”

  邸茹芸端着饮料杯子,点评了一句:“我觉得哈,就啊香跟阿正现在这个状态,其实蛮好的,你们两个既有夫妻相,而且啊香完美的担任了一些家庭事务的处理,挺好的。”

  “芸姐过奖了。”

  啊香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说真的昂,像咱们女孩子,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这一点,内要贤,在外面也是落落大方的,这样的家庭才会完美。”

  邸茹芸说起来,还是非常感慨的:“像现在有很多的女孩子,自己其实并没有什么做女人的修养,只看重结婚的各种彩礼啊、一些硬性设施啊之类的。”

  “不是说女人要求这些就有问题,在有要求的时候,同样也要注意自己的一个个人各方面的能力,其实女人在一个家庭中扮演的角色还是挺重要的。”

  “嘿嘿。”

  啊香给邸茹芸夹了一块蒜香骨,笑道:“芸姐以后肯定也是一个好女人好老婆的,你们也会幸幸福福的。”

  “哎哎哎,你们两个有商业互夸的成分在里面昂,总之呢,你们都会是一个好女人,好老婆。”

  张功来做个总结,笑容满面:“来来来,干杯!”

  “哈哈哈。”

  众人顿时哄笑了起来。

  “不好意思,上个洗手间。”

  张功来放下杯子,冲众人说了声,钟天正随之也起身,跟了过去,这两个大老爷们,一看就是烟瘾犯了。

  洗手间里。

  钟天正摸出香烟来,跟张功来派了一根,两人心照不宣的笑了起来,靠着窗户吞云吐雾起来。

  除了他们,另外还有一人也靠着抽烟,三个大老爷们站一排,一排排排开,颇有当年上学时候的风景。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就在这时候。

  门口进来一个中年男人,看到抽烟的三人,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你们三个人有毛病吧,躲在厕所里抽烟。”

  “额...”

  钟天正一时语塞,几人对视一眼以后,倒也没有再继续抽下去,把烟头掐了折身往外面走去。

  这突然一下被人怼的,一点话都没有。

  几人自认理亏,依次出去,谁知道中年却不依不饶,伸手拉住走在最后面的张功来,骂道:“小赤佬,赶紧道歉,一天天的不知道谁给你们惯的,就应该罚你们三五百的,教训教训一下。”

  “额..”

  张功来懵圈了,看了看中年男子,思考了一下,倒也没有犟:“不好意思,老哥,冒犯了冒犯了。”

  “呵呵,谁是你老哥。”

  中年男子冷哼一声:“滚吧,一看就是外地来的小赤佬。”

  “……”

  张功来嘴唇张了张,到底是没说什么,钟天正在一旁看着,眉头凝着正要说什么,被张功来拉着就出去了。

  “这个人有点莽啊。”

  张功来出来以后,不由有些咋舌:“虽然说咱们没有公德心在先,但他这个就有点那啥了。”

  男人嘛,多多少少都有点在洗手间抽烟的毛病。

  不过这对非烟民来说,也确实挺烦人的。

  “那我觉得你还是非常沉稳的。”

  钟天正由衷的评价了一句:“你这份心性,简直比我们还要好。”

  是的,钟天正一直都以为自己这份心性已经很好了,谁知道张功来是更加的厉害。

  “什么呀,怎么说来着:算了,算了。”

  张功来龇牙点评了一句:“以后成家了,大家的脾气都会变的,尤其是有了孩子以后,什么都得多考虑考虑,哪能像年轻的时候那么年轻气盛呢。”

  “点个赞。”

  钟天正是彻底服了,在这方面,张功来简直比自己还要成熟,忽然他好像回过味来了:“那我得恭喜你跟芸姐了,生个大胖娃娃。”

  “哈哈。”

  张功来龇牙笑了起来,看上去非常开心。

  两人有说有笑的回到了座位上,整个饭局大约持续了五十分钟左右吧,啊香结账买单以后,四人站在门口的车位前聊天。

  “我打个电话给小张,看看他什么情况。”

  钟天正见还没有人联系自己,随即给小张打了个电话,歪头看向邸茹芸:“他们正在过来的路上,有点远,再等个十来分钟吧。”

  “算了,还是不用来了。”

  邸茹芸要拒绝,但是钟天正坚决给否定了,没有办法,想了一下说到:“要不直接让他们去酒店?”

  “那也行。”

  钟天正思考了一下,直接去酒店反而近很多,所以也就跟那边说了一下。

  “那啥,芸姐,明天就不去机场送你们了昂,白天还要上班!”钟天正处理好事情以后,挥手告别。

  “妥!”

  邸茹芸笑着摆了摆手,冲啊香道:“谢谢小美女的招待。”

  “嘿嘿。”

  啊香笑着摆了摆手。

  “那再见!”

  “再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