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684章不要动朋友二合一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4795 2020-11-17 17:20

  ();

   房子里一点女人的生活痕迹都没有,这非常的怪异,也非常的不合常理。

  王觉刚才话里的意思,说跟爱人出了点状况,直白点来说,就是感情出问题了呗。

  正常来说。

  夫妻之间,虽然是离婚了,但是这家里一点女人生活过的痕迹都没有,说起来,怎么都觉得怪异。

  除非。

  你非常的恨她,所以再她离开后的第一天,就把屋里清理的干干净净,任何跟对方有关系的东西都不保留。

  啊香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还有什么么?”

  “我觉得,可以对这个王觉深入调查一下。”

  钟天正指了指后座摆着的关于王觉个人信息的文件袋,把手里的烟头掐灭,开车离开:“他的个人信息里,在系统内部是没有案底的,但是我感觉哈,就他刚才的表现,他多多少少应该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上南市,每个小区里的每个单元楼一楼的大厅,墙上都挂着社区民警的个人信息以及联系方式,这个就是按照辖区个人范围来划分的。

  “好的,我现在就跟辖区派出所了解一下。”

  啊香执行力很强的摸出了自己的手机,但是想了想,还是收了回去:“算了,还是等明天吧,这个点,人家应该都下班了,就不打扰了。”

  “也行。”

  钟天正看了看自己的腕表,现在已经晚上近十一点了,也不早了,他简单的思考了一下:“你帮我联系一下兴哥吧。”

  “你是想问问之前在饭店碰到他跟王觉的事情嘛?”

  啊香很容易就想到了钟天正为什么要去找颜昭兴:“既然是这样,那为什么刚才在楼上,你不问问这个王觉?”

  “不用问。”

  钟天正把持着方向盘,默默的看着前方摇了摇头:“这个事情问了,估计也是没有结果,大家一起吃饭,有一万种解释的理由,毫无意义。”

  啊香歪头看着开车的钟天正:“那为什么还要追问兴哥呢?其实,你应该是非常关心兴哥吧,怕他再次被牵扯进来了吧?是不是?”

  钟天正咧嘴笑着摇了摇头,满脸不在乎的说到:“切,谁关心他啊,我就是想亲口问问他什么情况。”

  “噫...”

  啊香轻轻长叹一声,倒也没再跟着辩驳。

  这个案子,发展到现在,匿名者已经牵扯进来了,跟着,颜昭兴也再次牵扯了进来。

  这不得不让人多想。

  在案子发生之前,钟天正在饭店里遇到了颜昭兴和跟案子可能有关系的王觉,这是无意中的巧合?

  还是说,这是案子开始前的前奏。

  如果是属于后者,那么,颜昭兴是属于即将被诬陷的人,还是说,他就是那个匿名者!?

  亦或者说:

  匿名者在操控这一切,在准备动手之前,再次把颜昭兴引入钟天正的视线当中,准备向颜昭兴泼脏水。

  自己当天晚上为什么会去那家饭店,是因为监控王过生日邀请自己去吃饭,自己才过去的。

  如果是这种情况,那想想也就太可怕了。

  自己的一举一动,早已经在对方的监控当中了,随时随地掌控着自己的动态。

  而颜昭兴,就是被对方玩弄于股掌之间的玩物而已。

  颜昭兴在案发前不久,跟被怀疑对象王觉见过面,这一幕,怎么想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也是为什么,钟天正并没有选择去问王觉,他想当面问问颜昭兴。

  ……

  连城新苑。

  钟天正啊香见到了正准备睡觉的颜昭兴。

  “案子呢,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么个情况,相比这阵子你在网上也多少了解了一点情况。”

  钟天正言简意赅的把案件进行了简单的复述:“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所以这再次牵扯到了我么?”

  颜昭兴摸出香烟盒来,给钟天正派了一根,自己点上,皱眉抽了起来:“那个人我记得,上次咱们在湘菜馆里,还是因为谈的生意才去那里的。”

  跟着,他又把事情给描述了一遍。

  大概调调就是:

  圈子里的一个朋友,介绍了他的一个朋友过来,那个朋友带着王觉过来,说是要买一个玉用来送人,而且玉得重新雕刻一下,玉要好的,雕工师傅也要好的,所以就找到了颜昭兴这里。

  “买家就是这个王觉?”

  钟天正并不太懂这个行业相关的东西:“他要雕刻的是什么东西?现在不是机器雕刻也挺好的嘛。”

  “机器跟手工,完全就是两个概念。”

  颜昭兴摇了摇头,思考了一下:“他要雕的是一个只有小拇指关节大小的玉,雕成兔子,玉兔,用来做项链。”

  说着,他捣鼓着手机,拿出了一张照片出来。

  照片上是成品的样子。

  “好精致,好可爱。”

  啊香看着这张图片,眼睛都眯起来了,流露出一股子喜爱。

  玉兔趴在桌上,整个透露出白色的晶莹,没有任何其他的杂质,透露出一股玉质的光泽,整个的都是非常小巧的一个东西,但是那些暗部细节又处理的非常好。

  这个东西,简直就是女性杀手,通体给人满满的精致感与可爱感,非常的传神。

  “你雕的?确实不错啊。”

  钟天正夹着香烟,单手撑着桌面,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这张图片:“这个得多少钱?”

  “一万八。”

  颜昭兴做了个手势:“其中八千八是我的手工费。”

  钟天正忍不住咂舌:“八千八?有点夸张吧!”

  “这个东西,怎么说呢,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颜昭兴无所谓的摊了摊手:“买家觉得值那就值这个价格,再说了,手工是个技术活,机器雕刻出来的东西,没有这种感觉。”

  钟天正收回心思,回到主题:“买家是王觉?”

  “是的。”

  颜昭兴点头:“就是他买的,应该是要拿来送人。”

  “最后买了嘛?”

  “你这不是废话嘛,东西买好,手工费这些都是提前打款的,我只负责出成品就好了。”

  颜昭兴不免有些得意:“开玩笑,你以为,我做这行,没有点真正的手艺,怎么混啊。”

  钟天正没有继续跟他吹牛打屁,简单的整理了一下子整个思路,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咱们上去在饭店里遇到是什么时候?一个月前?”

  “差不多就是那个时候吧,具体的时间,我也没有注意了。”颜昭兴挑眉看了看他,见钟天正一脸认真的表情,随即摸出手机查看收款记录:“对,准备来说,应该是四十三天以前的事情了。”

  钟天正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四十三天之前?王觉找你买的这个玉兔挂件。”

  “然后,一个月左右之前,王觉跟他爱人的感情出了点问题。”啊香跟着补充道:“你说,这是巧合么?”

  “你说的是什么巧合?”

  钟天正翻了翻白眼,他有种预感,啊香现在脑海里绝对脑补了一系列言情里男人出轨的情节。

  大致调调是这样的:王觉在外面有了相好,然后花重金在颜昭兴这里买了个挂件,送给了他的相好,但是不料东窗事发,这件事被王觉的老婆给发现了,为了这件事,两人直接大吵大闹了起来。

  王觉事情败露,最后跟老婆离婚了。

  “……”

  啊香有种心思被看破的感觉,撇了撇嘴,没有继续在说话了。

  “你自己小心点吧,这些日子,你最好都不要出门,或者出门带个人证啥的。”

  钟天正说了个最蠢的办法:“万一这件事又把你给牵连了进去,呵呵,那就有点东西了,我总感觉,一切都没有那么简单。”

  “好的呀,那我谢谢你。”

  颜昭兴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龇牙笑道:“这样吧,从现在开始,我就随身带着一个摄像头好吧,随时随地把自己给记录进去,免得到时候你又来找我。”

  “这样自然最好不过了。”

  钟天正回了他一个白眼,然后起身告辞。

  回来的路上,钟天正又特地嘱咐了啊香一句:“明天一定要尽快的把王觉的具体信息给我弄过来,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这件事有些古怪啊。”

  李亿广案案发到现在,案发现场并没有什么直接的证据来指向性的给出凶手的特征,他们凭借着小区电梯里的监控,一直追查,追查到了这里。

  王珏的消失,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如果是因为害怕而跑掉的,为什么到现在为止,面对警方的搜查,这小子硬是没有暴露,他凭什么做到把自己隐藏的这么好?

  难道他不要吃不要喝?

  还是说,他在逃跑之前,身上带了大量的现金,所以才支撑他储备干粮躲到现在?

  “王珏这个人,怎么看,都像是预先就想好了要跑一样。”钟天正分析着这件事的不合理性。

  “但是,我们在那边的垃圾场,确实是发现了他的身影。”啊香并不认可这个看法:“我觉得,突破点还是在李亿广的个人关系这方面,他的人际交往方向太过于复杂了,光是感情上这一块,就有五十多个人。”

  “嗯...”

  钟天正沉吟了一下:“还是得多了解一下李亿广的个人信息,看看有没有跟他的那些前女友有什么不一样的事情发生才对。”

  他说的这个事情,自然就是,李亿广在谈女朋友的时候,抱着玩一玩的心态来的,谁知道有女孩子当真了,两人再分手之际,女方这边不愿意,一直苦苦纠缠之类的,然后由爱生恨,叫人做出了激进的事情。

  二十分钟以后。

  怡园小区门口。

  钟天正挨着路边上把车子停下:“家里好像没有水了,你去那边买几瓶冰的矿泉水回来吧,我先去停车好吧。”

  “好。”

  啊香推开车门下来,迈着步伐准备往小卖部的位置去了。

  “对了,给我带包香烟吧,老样子。”

  钟天正扫了眼边上摆着的快要见底的烟盒,伸手拉住啊香的手腕道:“谢谢您老人家咯。”

  “噫...”

  啊香嫌弃的嘟囔了一声,撅嘴道:“才不要给你买呢,大烟枪!不抽才好。”

  “嘿嘿。”

  钟文泽解开安全带,身子往前一探,同时手臂用力把啊香给拉回来了一点,直接凑了上去:“给你个亲亲作为奖励,这样总可以了吧。”

  “唔!”

  啊香娇躯往后躲了躲,但还是被钟天正得逞了,脸上涌现一抹羞红,娇嗔道:“你疯了吗,这是在外面,大庭广众之下,要是被人看到了,岂不是丢人丢到家了。”

  钟天正龇牙一笑,得意回应:“那咱们就回家再说,这样就不会被人看到了。”

  “呸呸呸!”

  啊香脸上的羞红更是加重了几分,作势对他翻了个白眼:“就你最皮,赶紧去停车去吧。”

  “嘿嘿。”

  钟天正看着啊香的背影,咧嘴笑了笑,这应该是一天最开心的时候了吧,能够逗啊香玩。

  停好车以后。

  钟天正站在楼下点了根香烟,香烟抽到一半的时候,来了尿意。

  “我特么明明记得,我腰很好的呀,腰好就代表肾好,怎么就还尿急了呢……”

  钟天正原本还想憋一憋,但是现在是真的有点急,随即摸出手机给啊香发了个语音,告诉她自己向上楼去了,一会让她自己上来。

  “哦...”

  啊香回复了一个字,顺带又发了个猫咪撑腰冷哼的表情,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傲娇崽。”

  钟天正笑着回复了一句,随即收起手机往楼上走去。

  他们家住在六楼,有好处也有坏处。

  好处就是能够强身健体,每次上下楼,都是一种锻炼,但要说坏处,那就是太不方便,得爬楼。

  “哒哒哒”钟天正迈着自己的大长腿,一步两个台阶的往上爬,很快,他就到了六楼,把早已经掏出来的钥匙插|进钥匙孔里。

  就这么一瞬间。

  钟天正突然眉头一挑,只感觉着背后传来动静,正准备转身,后面的人就已经跳了出来,锋利的物体直接顶在了钟天正的后腰上。

  “不要动,朋友!”

  男人压低着嗓子说话的声音响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