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395章喝药自杀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596 2020-11-17 17:20

  老章是谁?

  钟天正和啊香两人,都不认识他。

  但是外公已经快步往外面走去了,所以两个人必须要跟上去。

  “外公,你慢一点呀,下雪路滑。”

  啊香快速的迈着步子追了上去:“我们陪你一起去。”

  外公只是回头看了看他们两个,自己又继续的往外面走了,走了一会,他突然又停下脚步来,歪头看向钟天正:“你们是警察对不对?”

  “是。”

  钟天正似乎猜到了外公的想法。

  “那正好,跟我一起去。”

  外公点了点头,又继续往前面走了。

  “哎。”

  钟天正应了一声,步子又迈的快了几分。

  老章家离着外公家也就五十米不到的距离,一分钟不到就到了。

  老章家的房子也是新修建的不久,从外表看去还挺新的,顺着小路直接就来到院子外面。

  院子里的空地上。

  满地的炸裂的红色鞭炮残屑还冒着白色硝烟。

  空气中一股子鞭炮的硝烟味。

  “不能进去,不能进。”

  “哎,可惜了,最后一口气没能抗住。”

  “那没有办法了,可怜的老章。”

  一群人围聚在门口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担架上。

  一块白布覆盖在上面。

  这应该就是老章了。

  “老章!”

  赶到的外公高声喊了一嘴,快步走了上去,推开人群来到担架边上,伸出颤抖的手掌把白布扯开,痛苦的扫了一眼他,然后把白布放下。

  “我的好兄弟啊,你怎么就...”

  外公狠狠的跺了跺脚,气的说不出话来。

  边上。

  老章的儿子章一飞双眼通红,低头默不作声,再边上的亲属皆一脸痛苦,有两个妇人正在痛哭流涕。

  钟天正啊香跟着往前面探了探,隔着还有一段距离,就能闻到一股子刺鼻的味道。

  “怎么回事?”外公咬牙问道:“发生了什么,上午老章还好好的,为什么突然一下子就不行了。”

  “是这么回事。”

  边上,有村民就说了起来。

  “大概是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吧,老章被人在外面田地的草垛边上发现了,发现他的时候人已经翻白眼了。”

  “喝的农药,大家第一时间打电话叫了救护车,把人拉到镇上的医院,结果说没有洗胃的设备,又转到县城人民医院,但是已经太晚了,洗胃、换血各种手段都上了,但是已经救不回来了,医院让把人拉回来,结果这人在家门口的时候,彻底就没了。”

  “哎,遭罪啊。”

  说起这件事来,村民们不免有些叹息。

  老章在村里的口碑一向都非常的好,但是最后却落了这么个地步。

  “为什么喝药?”

  外公听完这些话,面色铁青的看向章一飞:“你跟他说了什么?”

  “我...我也没有说什么啊。”

  章一飞被问起来,说话也开始支支吾吾了。

  “你再说?!”

  外公说着就拎起门口的锄头,作势就要砸下去。

  “别。”

  钟天正赶紧冲上去把人给拉住,把锄头卸了过来,看着边上哭泣的几个亲人:“到底怎么回事。”

  “是..是这样的。”

  妇女犹豫了一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道:“是这样的,上午的时候,我们还在讨论老爷子以后住哪里的问题,结果怎么说也没有个解决的办法,老爷子就在边上听着看着就哭,下午的时候自己就出门了。”

  “我们也没有多想,谁知道他这么想不开,自己偷偷的喝了药。”

  “……”

  外公闻言身子颤抖了一下,被钟天正扶着靠在墙边上,伸手摸出香烟来,重重的裹了一口:“老章不一直都是跟着一飞住么?现在还修了新房子,地方更大了,为什么你们会讨论他以后住哪里的问题。”

  章一飞停顿了一下,硬着头皮解释到:“老爷子这不是年纪大了么,吃饭喜欢吃软一点的,煮硬一点他就吃不了,吃的菜也喜欢吃清淡的跟我们不合口味,所以我想着,要不让他搬到下面的老屋里去住吧。”

  “放你妈个狗卵子屁,你下面的老屋能住人?都尼玛快倒了你让他下去住?”外公顿时就破口大骂起来。

  “是啊,当时我们也不同意,结果一飞也不愿意跟老人家一起住,所以我们几兄妹就讨论该怎么办。”二女儿擦着眼泪插了一句。

  外公咬牙问道:“你们讨论的什么?”

  “我的意思就是要不我们把老屋给收拾一下,让他下去住,我们几个人就负责每个月给生活费就是了。”三女儿接话到:“一飞不愿意给他地方住,我们也没有办法啊,我们都嫁出去了,离得远哪里有地方给老人家住。”

  “你们是个人?那老屋给你住你住不住?”外公棱着眼珠子骂了一句。

  “那我们有什么办法的啦?”

  三女儿顿时就不愿意了,骂骂咧咧的就开始了:“老爷子喜欢儿子我们有什么办法的啦?从小到大他就宠着儿子,认为儿子好,现在呢?他落的什么下场?没地方住我们能怎么办?我们又没有分他的房子,给点赡养费就尽到义务就不错了,你看现在多少老人子女都不管的。”

  “草!”

  外公咬牙骂了一句,终究是没了下一句。

  老章宠爱儿子是不争的事实,他的几个女儿有怨言也是正常。

  现在因为这个事情,老章一时想不通喝药自杀,那也没办法了。

  “把人抬进去。”

  外公沉默了良久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章一飞。

  “这...”

  章一飞抬头,看着外公,语气明显一滞,脸色一板直接扭过头去然后没再说话。

  按照这边的习俗。

  人要是还没进屋就去世了,按照习惯是不能进屋的,只能在外面了。

  “抬进去!”

  外公语气无比的坚定:“风俗是风俗不是铁律,他就是辛辛苦苦养条狗,哪怕他死在外面,那狗也会让他进屋。”

  “草,你说够了没有!”

  一直默不作声忍着的章一飞终于是受不了了,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指着外公破口大骂:“你别以为你年纪大了我就不敢骂你,你算个什么老东西,我们家的事情跟你有个几把关系,我说不让进就不让进,你赶紧给老子滚。”

  “你问我凭什么?!”

  外公声音一下子高了不少,雄厚有力,腰杆子挺得笔直的站在原地,:“就凭老子是他的班长,我就该管一管他这个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