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163章没说完的故事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659 2020-11-17 17:20

  “切,不遵守校规还给你整的这么得意。”

  啊香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对钟天正的做法给予了严厉的批评。

  方才下楼的时候,钟天正发现斑驳的墙面上有很明显的摩擦痕迹,这也更进一步反应了他的猜测是没有错的。

  还原现场,自然要还原的很透彻。

  下达一楼,钟天正又折身来到正门,敲响窗户,啊香从堂屋内开门而出,两人来到不远处的两层楼的养殖厂房。

  接下来的发生了什么,两人都很清楚。

  胡光教唆吕正旺打开关着豢养已久的竹鼠的栅栏门,里面的竹鼠蜂拥而出,随即开始攻击吕正旺。。。

  胡光怎么培养出竹鼠的攻击性二人不知道,为了验证他们的想法,钟天正打开手机,出一段吕正旺参加活动时的视频,面对着栏里关押着的竹鼠。

  原本还无精打采,十分萎靡的竹鼠,看到画面中的吕正旺,如同打了鸡血一般,龇牙咧嘴的就开始往这边冲。

  “嘶。”

  四五十只竹鼠攻击意识十足冲过来的场面,哪怕是隔着栅栏门,两人还是条件反射的往后退了退,啊香更是直接缩到了钟天正的身后,紧紧的掐着他的腰部。

  钟天正拍了拍她的肩膀:“哎,好了好了,大小姐,咱们能不能不要这个样子,你好歹也是个警察好不好,被竹鼠吓成这样。”

  “哼,要你管,一点男人味都没有。”

  啊香轻哼一声,还不忘记埋怨道:“人家电视剧里这种情景,男主角都是立刻把女生搂进怀里保护的好吧,你不保护就算了,还不让我躲在你后面了。”

  “呸,渣男。”

  “我特么...”

  钟天正无奈抚额:“不是,问题是你躲在我后面就算了,为什么你一直在作死的捏着我腰部的软肉,还那么用劲,肉都快被你揪下来了。”

  “啊?”

  啊香惊呼一声,赶紧松开了手,满脸的羞躁:“不好意思,我没发现不是。”

  “是,你捏的是我的肉,你肯定发现不了。”

  钟天正龇牙咧嘴的揉着后腰:“我觉得,我要是再晚说几秒钟,我的腰子都要被你给捏出来。”

  “咳咳,咱们还是来回到案件上来吧。”

  啊香吐了吐小粉舌,打着哈哈开始转移注意力。

  转移注意力什么的,向来都是女孩子的强项。

  ……

  下午三点。

  审讯室。

  一台打开的录像机开始工作。

  钟天正、啊香、李组长三人依次坐开。

  正对面的是胡光。

  带着手铐的胡光。

  “想不到咱们这么快就见面了,而且还是在这种场合。”

  钟天正翻开面前的各种资料,进入正题:“今天我们什么目的想必你也很清楚,吕正旺的案子,说吧,你是怎么实施作案的,利用竹鼠,将其杀死。”

  原本以为,这场审讯得耗费一般波折。

  需要引证各种各样的证据以及案件中出现的各种疑点,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反驳胡光的狡辩,依次来攻破他的内心防线,让其最终招供。

  胡光的反应却大大出乎他们的意料。

  他非常的坦诚,连狡辩都没有。

  胡光挪动了一下带着手铐的双手,精钢打造的手铐摩擦在桌面上,发出刺耳的响声。

  “给我支香烟,该说的我都会说的。”

  胡光表现的很平静。

  警方直接把手铐给他戴上了,他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在尽量不违反规定以及案件侦破的前提之下,李组长允许了他这个要求。

  钟天正吸了一口白沙烟将其点燃,绕过桌面塞进胡光的嘴里。

  “呼。”

  胡光重重的喘息了一口:“上一次在警局,给你们讲的就是作案过程中的一部分,没有说完,本以为能够逃掉,想不到还是被你们发现了。”

  “上一次你说到了吃完饭,喝完酒,你们都喝的很醉。”

  钟天正翻开审讯记录本,拿出钢笔开始记录。

  胡光咬了咬牙,陷入了回忆:“对,那天我们喝到很晚,也喝了很多,然后我们就各自睡觉了。。。”

  ……

  凌晨一点十分。

  二楼卧室。

  喝了酒的胡光并没有睡觉,后背枕着枕头靠在床上,目光涣散。

  黑暗中,一颗烟头忽明忽暗。

  凌晨两点三十五分。

  开了静音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胡光定的闹钟。

  手机屏幕的光亮把胡光的脸显露在黑暗中,若隐若现的轮廓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多了几分捉摸不透。

  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摆满了整整一缸子烟蒂。

  胡光从床上爬了起来,掏出早已经准备的绳索,熟练的把它们串在一起,绕在书桌的一脚,从二楼爬了下去,借助一楼伸出来的推拉式窗户,顺利到达地面。

  胡光转到民房正门。

  堂屋的沙发上,一个烟头忽明忽暗。

  很久没这么拼命喝酒的吕正旺喝的很多,也很醉,身体已经在抗拒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他却睡不着,躺在沙发上看着黑暗的天花板,默默的抽着香烟。

  “咚咚咚。”

  胡光敲响大门:“反正都睡不着,带你去看看我的竹鼠吧,或许我能改变想法,给你一个投资的机会,让你有机会弥补一下你当年犯下的错。”

  “好。”

  黑暗中烟头被掐灭。

  吕正旺摩挲着起身,打开门出去了,看着已经自己往前走的胡光,随即大跨步跟了上去。

  “呵呵,吕总,其实我有些事情我真的无法理解。”

  胡光闷头在前面走着,抽着香烟头也不回:“你说你们这种人,当年犯错的时候,就跟个人/渣一样,什么狠心的事情都做的出来,恨不得把人打死。”

  “若干年以后,有机会了,你们发展起来了,有钱了,这个时候,你们又开始缅怀以前的事情了,后悔自己以前做过的坏事、种下的恶果,又想着做点什么来弥补,你说你们这是追求的什么?请你告诉我。”

  胡光站在养殖场门口,停下脚步来,直愣愣的站在原地,大口大口的抽着香烟。

  “是爱让你们悔悟?不过我不信这种说法。”

  “是因为你们已经有了足够的金钱满足自己的欲望,这个时候你们想弥补一下自己曾经精神以及情感上的缺陷?”

  “呵呵。”

  吕正旺站在胡光身后,自己也点上了一支香烟:“其实不管我怎么说你都会排斥我的说法的,因为我做错了事,但是我真的想弥补一下而已。”

  “说真的,以前不我不信,但是现在我信了。”

  吕正旺大口的裹着香烟:“人不要做错事,不然一辈子都不能回头,怎么都补救不过来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