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815章这是他杀案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4696 2020-11-17 17:20

  

  为了让自己的推断变得更加的严谨,钟天正又仔细询问了崔赵凯的个人行动轨迹。

  根据他的描述,自己从来没有来过PDXQ这边,一次都没有,哪怕是坐地铁路过PDXQ都没有。

  这也更进一步让钟天正意识到了黄珊珊的案子没有那么简单。

  崔赵凯说他除了上班时间就一直待在家里或者网吧,没有什么朋友,更没有什么娱乐活动。

  跟着。

  他又询问了黄文涛。

  这两个人在回答上有一定程度的相似,都是宅男,都是上网打游戏,没有离开过PDX区。

  一个MH区的人,从来没有来过PDXQ半步,那么他这么私密的毛发怎么可能出现在黄珊珊家里?

  黄文涛也没有去过崔赵凯活动的区域,也就不存在是他无意中带过来的了。

  虽然不排除可能性极小的巧合事件,但是钟天正却有点坚信,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的简单。

  “如果是密室杀人,怎么布置出来的密室呢?”

  钟天正坐在椅子上,视线如同凝固了一般,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前方,脑海里,宗师级空间构想力在脑海里发散,数字化的钟天正出现在了案发现场。

  凶手将黄珊珊杀死以后,折身往门口走去,他回头看了看坐在床角已经陷入了昏迷当中的黄珊珊,冷笑一声关上门离开了。

  数字化的钟天正站在房间里,凶手出门以后,房间门自动锁上,里面的门栓也自动锁上了,把手扣入锁扣当中。

  “怎么锁上的?”

  数字化的钟天正来到门口,看着自里面自动锁上的门栓,身形一闪来到门外,手里出现了一个长长的晾衣杆,然后两脚踩在门框两边的墙面上上到大门上面的窗口。

  把窗户上的纱窗拨开,钟天正把手里的晾衣杆伸了进去尝试着自外面把里面的门栓给拨进锁扣里面。

  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个问题。

  门框上的小窗户,虽然东西可以伸进去,但是由于窗户上装了几根竖立着的铁管做防盗用,人的脑袋根本探不进去,也就是说,他压根就看不到里面的情况,无法给门栓上锁。

  钟天正尝试着借助手机,打开摄像头探进去充当眼睛,另外一只手则负责用晾衣杆撩拨里面的门栓锁扣。

  如此往复。

  重复了得有小三四分钟。

  终于。

  数字化的钟天正终于把门栓给带上了。

  从门框上下来。

  数字化的钟天正静静的打量着自己刚才待过的地方。

  门框两边的墙上,留下了很多清晰的脚印子。

  门框上的防盗小窗户上,不管是纱窗还是窗户的边沿,都留下了很多灰尘被擦拭点的痕迹。

  这跟钟天正之前在案发现场勘察到了的情况严重不吻合,自己的这个办法,是错误的,不是凶手所使用的方法。

  数字化的钟天正站在原地,拇指与食指摩挲着自己的下巴陷入了沉思当中,他的身形有点飘忽。

  “线绳纤维。”

  钟天正想到了门栓把手上提取到了线绳纤维,手中出现一根长长的小线绳,先是把线绳绕进门栓的卡扣上,然后把线绳穿过小窗口的上端预留在门外。

  他把房门关上以后,站在这边尝试着拉绳子,不行。

  随机。

  钟天正再次爬上了窗户,按照之前的方法,手机充当视角,再次撩拨着绳子去操控门栓。

  谁知道这个办法,比用晾衣杆来操作还要垃圾。

  线绳是软的,这个时候压根就不好控制,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有用,这一次他花费了足足四五分钟才完成这个动作。

  同样。

  这次的现场还原,依旧留下了大量的人为痕迹,而且这么长的作案操作时间,完全有暴露的风险。

  “怎么搞的呢?”

  数字化的钟天正身形消失在空间里,回到现实。

  钟天正重重的出了口气,捏着眉心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就在这时候,沈梦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她极为少见的调侃到:“哦哟,我们的钟组长,现在这个样子看上去非常的烦恼啊,这是遇到烦心事啦?”

  “给你一个大大的白眼!”

  钟天正视角转而看向她:“我怎么觉得,沈梦溪同学这是在嘲讽我呢?”

  “哈哈,这我可不敢的,我怕一会啊香妹妹待着缠着我不放帮你复仇了。”

  沈梦溪现在看上去心情不去,跟钟天正扯了一句以后,把手里的一份报告放在了钟天正面前的办公桌上:“算了,还是说正事吧。”

  “我需要小小的检讨一下我自己,之前的那份尸检报告有所遗漏,对此我觉得非常的抱歉。”

  “这不重要,小问题。”

  钟天正听到她这么说,顿时眼前一亮:“现在不是遗漏的东西被你给发现了嘛,我觉得这是好事。”

  是的。

  眼前这个当口,钟天正正需要一个证据来证明死者死于他杀,而不是自杀,而尸检报告就是最好的证据点。

  “对,还真让你猜对了。”

  沈梦溪点了点头,示意钟天正去翻看新的一份报告:“是这样的,之前我自己不也推测没有这么简单么,事后我再回去看自己的这份尸检报告的时候,总感觉哪里被我忽略了。”

  “正好我师父回来了,我立刻给她看了这份报告,还是她老人家阳光够毒辣,一眼就看出来了我的遗漏。”

  “嘴巴!”

  “作为一个吞药自杀的死者,她的嘴巴内部一定要仔细的查看,这也是判断其是不是自杀的重要依据,果不其然,我还正在她的嘴巴里发现了东西。”

  “什么东西?”

  钟天正下意识的接口,他并没有去翻看那份新的报告。

  “她的口腔内壁,有几处细微的磨损,表皮粘膜有几处非常不明显的丢失,而且分布在口腔的两侧,也就是牙齿两边,然后我在她的嘴巴里面也提取到了这个东西。”

  沈梦溪语速很快的把自己的发现说了出来:“由此我可以断定,她是死于她杀,她口腔里的这些表皮组织应该是凶手伸手卡住她的下巴把她的嘴打开。”

  “死者这个时候肯定是反抗了,所以凶手捏着她的下巴的力道也很大,强行把药喂了进去,双方在挣扎的过程中,力道过大,所以黄珊珊嘴巴里才会出现一些表皮粘膜的丢失。”

  钟天正不懂就问:“那黄珊珊的脸上,并没有看到什么淤青啊?!”

  “淤血一般是人体在遭受突如起来的重大外力压迫的情况下才会出现的,像着这种缓慢施加压力的情况下,如果持续时间不长久受力面积大的时候,不会留下淤青的。”

  沈梦溪非常坚定的做出了解释:“而且,我之前不是在她的口腔里发现了安眠药的成分残留么?浓度挺高,现在来说,就很好解释了。”

  “类似于电视剧中,人如果被强行往嘴里塞东西,其实是很多都不会吞下去的,所以我判断,那个空瓶子里,原本的药片应该是有很多的,死者在灌输的途中,吐出来了很多,吃进去了很多。”

  “那些没有吃进去的药片被凶手收拾走了,而在黄珊珊往外吐的这个过程中,药片被她的唾沫给浸染湿了,所以才会在嘴里留下那些药片的成分。”

  “正常来说,如果是喝水吞服药片的话,嘴里残留的药物成分的含量应该是比较低的。”

  “我的这些推断,都是先跟我师父说的,她老人家也是这么个看法的。”

  或许是鉴于自己上次的疏忽。

  沈梦溪在说完这些以后,再度把她的师父搬出来,为自己站稳脚跟。

  “你又立了大功了!”

  钟天正赞许的点了点头:“今天晚餐给你加个鸡腿。”

  “那我就谢谢您老人家了!”

  沈梦溪应了一声,双手插在自己的大褂子两侧的兜兜里直接离开了。

  “啊香,你那边的发现怎么样了?”

  钟天正歪头看向正在搜查黄珊珊手机内容的啊香:“有没有什么发现?”

  “没有!”

  啊香叹了口气,把证物袋里的手机放在了桌上:“她的手机非常干净,什么都没有,就连微信里面,连公众号推送的广告消息都很少,按照你说的,黄珊珊如果是他杀的话,很有可能是因为情感纠葛,但是她的手机里面很干净。”

  “那就说明,很有可能是非常熟悉她的人把她的手机给清理了一遍,该删除的已经删除了。”

  钟天正拿起车钥匙示意了下外面:“走吧,跟我去外面,咱们去黄珊珊之前买药的医院看看,我需要验证一点东西。”

  “那这边怎么办?”

  啊香明显跟手机杠上了。

  “不用查手机了。”

  钟天正扫了眼证物袋中的苹果XS:“这种面容解锁的手机,黄珊珊已经死亡的情况下,死者没有注视屏幕,凶手根本解不了锁,但是凶手却能解锁,说明凶手知道解锁数字密码。”

  “你把它交给师心语同志吧。”

  啊香一顿:“心语姐?”

  “是。”

  钟天正点了点头:“凶手跟黄珊珊的关系不一般,你让她去查查这个黄珊珊的身份证使用记录,看看有没有开房记录什么的,如果有的话,那就妥了。”

  “也是哦。”

  啊香点了点头,去照办了。

  三十分钟后。

  两人出现在了黄珊珊之前就诊的医院里,出示了相关证件表明了来意,再等待一段时间后,他们终于见到了得以休息的医生。

  “这个人我记得。”

  医生看了看钟天正出示的照片:“在之前好长一段时间以前,有一天晚上吧,那天正好我值班,突然急诊室里就推进来一个女病患,说是肚子疼的厉害,但是我怀疑是阑尾炎,但是根据她指的位置又不是,小腹靠上一点,我又怀疑是急性肠胃炎。”

  “后来,通过一系列的检测弄下来,发现她的身体指标什么的全部都非常的正常,没有任何的异常情况,当时我也就疑惑了,从医这么久还没有遇到过这种问题,疼痛的部位没有异常,身体各项指标也非常正常。”

  “后来,我询问她的过往就医记录,但是她却摇头说没有,我看她那个表情哈,猜测她肯定是有所隐瞒的,而且她一直要求着给她一针,给她一针。”

  “给她一针?!”

  钟天正没听懂什么意思。

  “她说的应该是止痛针!”

  医生擦了擦脸上的汗珠:“所以我怀疑,这个人曾经肯定有一段时间注射过这个药物,亦或者她服用过类似于QMDKSS这种管制药物,所以发作的时候,身体痛但是身体指标却没有异常。”

  “您这么说,我了解了。”

  钟天正啊香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这种东西,有依赖性的对吧?”

  “对,正是这样,才会被管制。”

  “好,谢谢。”

  两人冲医生打了个招呼,随即告辞。

  接着。

  两人又去了黄珊珊每次凭处方买药的地方。

  如同沈梦溪猜测的一样。

  案发现场的那个安眠药的空瓶子,正是黄珊珊死亡前的三天刚刚购买的,按照剂量,怎么吃也不可能吃掉这么多的。

  而黄珊珊嘴里口腔表面的损伤就表明了她确实是被人强行往嘴里灌进药物。

  从医院离开。

  两人并没有往局里去,而是驱车前往黄珊珊的住宅也就是死亡现场去了。

  现在很多事情都浮出来了。

  钟天正要做的就是怎么破解这个密室。

  他快速的做出任务部署:“啊香,你去彻底查查黄珊珊的人生过往,去她工作的单位打听一下黄珊珊的个人情况,留意一下情感上面的问题。”

  啊香点了点头:“你觉得是情|杀?”

  “有可能。”

  钟天正点了点头:“KSS这种东西,在以前很多人拿它来寻找兴奋,那就说明黄珊珊以前的个人经历应该不怎么好。”

  “再结合她体内被人塞进去的计生用品,也在表明着案件可能会是情|杀,如果是仇杀或者其他的什么性质的案子,一般人不会做这种事情来。”

  “好,我这就去办。”

  啊香点了点头,拿着手机去安排去了。

  二十分钟后。

  两人再次出现在了安家公寓外面的马路上,这一次,钟天正并没有着急着顺着小路往里面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