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736章有机会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7053 2020-11-17 17:20

  “是,是这个道理。”

  梅姐看着好像有点生气的李大富,在边上也规劝了一句:“既然阿正不要那就算了,大富哥的心意到了就行。”

  梅姐跟女儿的劝说下,李大富总算是没有再说这个话题。

  “你看看你们这弄的。”

  李大富摆了摆手把钱给收了起来,扫了眼梅姐三人行:“怎么了梅姐这是?今天你们上外面来做什么?我记得你好像很少出来的嘛。”

  “啊?”

  梅姐愣了一下,随即跟着笑道,找了个理由:“这不是我们家阿正么,腿脚不方便,出来想着给他弄个轮椅什么的,这样也方便一些。”

  她今天出来,是想把钟天正送到警局去的,但是她不敢跟李大富直说,怕李大富跟闸哥他们那些人有关系。

  因为钟天正到底是是不是那个失踪的刑警,梅姐自己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如果他不是,他们去警局的事情又被闸哥那波人知道了,难免不会产生后续的一堆麻烦。

  她心里门清的很,闸哥那班人,手里可都是见过血的人。

  李大富点了点头:“轮椅啊?也对,这东西会方便很多。”

  “轮椅么?”

  李大富的女儿听到这句话,眉角一挑:“哎,还真别说,我就有个闺蜜家里就是开药房的,她们家就有这玩意,而且不是很贵。”她看了看坐在三轮车上,腰板挺得笔直的钟天正:“这样好了,那个阿正不是帮我把包包拿回来了么?我送他一个轮椅吧,以表感谢。”

  “啊?”

  梅姐愣了一下,一下子也没有反应过来,原本她们只是随便扯了个借口,没想到对方会这么热情,而且一个轮椅的价格,肯定也不止一千块吧。

  这有钱人家的孩子,还真是出手阔绰。

  “也对,就整个轮椅了。”

  李大富思考了一下,立刻表示赞同:“阿正这孩子,看着也挺正气的,这样吧,他现在这个样子以后肯定短时间内是找不到合适的工作的,现在不正好到了烟草收割的季节了么。”

  “我这边正好也缺人,梅姐你带着他一起来帮我做事吧,刚开始工时比你们低一点,半个月以后等他做熟练了,价格再提上来。”

  烟草都是七八月份开始收割然后赶着上烤,也是个季节性的事情,李大富可是这一片的烟草种植大户,据说本地的这个玉溪香烟,他提供了百分之四十的烟叶,这个时间段人手的需求量确实很大。

  “这...那怎么好意思。”

  梅姐再次出乎意料,没想到事情完全没有按照指定的计划走,同时她在心里也盘算了一下,如果阿正不是那个消失的警察的话,他现在又是失忆状态,短时间内也回不去找不到他的家人,帮李大富整理烟叶,好像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所以,梅姐倒也没有第一时间拒绝。

  “好了,就这么说着办了,诗诗你带着他们先去买轮椅吧。”

  李大富摆了摆手,把这件事情敲定:“至于做工的事情,到时候他要是愿意你就带着他过来,我给你们安排好好吧。”

  “那就谢谢大富哥了。”

  梅姐点了点头,应承了下来:“至于轮椅的事情,我们自己去买就好了,不用麻烦你们破费了。”

  “给你你就接着吧。”

  李大富摆了摆手,挑眉道:“梅姐你帮我做事也有这么久了,你做事我放心从来也不会偷懒,不像她们那些堂客找着机会偷懒,阿正这个孩子是你捡来的吧?家里也没有个男人的,带着王园生活本来就不容易紧巴巴的,现在又多了他,买个轮椅多大的花费啊,你也挺不容易的,诗诗既然要帮忙买,你也就别推辞了。”

  “再换个角度来说,我李大富做生意口碑能做的这么好,就是因为我这个人做事有头脑目光长远,今天我帮你们把轮椅买了,省下来一笔开支,你们很感谢我,那明天你们给我做事,是不是就会更加的卖力?一样的道理啦。”

  “好了,就这样吧。”

  李大富摆了摆手,把事情给敲定了。

  钟天正坐在三轮车里,一直在边上默默的听着,李大富说的确实没错,所以他也没有再推辞,一个轮椅对梅姐来说,可是有不少的经济压力,另外,他对李大富这个人的印象也好了不少。

  这个人做生意能成功不是没有道理的,不管是做事还是说话,都是滴水不漏,而且能从对方的角度去说话,直击你的要点,把你给拿的死死的,非常擅长驾驭人心。

  梅姐自然也不会再多说什么,买个轮椅对她来说,确实有些紧张,今天这件事倒也算是个机缘,所以也不再推脱。

  “你们别踩三轮车了,让我爸的手下帮你们把三轮车踩回去。”

  诗诗示意她们在原地等待,自己去地下车#库把车子开上来,把钟天正弄上了后座,然后开车出发,而李大富等人就留在原地,等待警察的到来。

  诗诗的车技很好,速度微快开的很稳,车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有空调口吹风的声音。

  “诗诗啊,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梅姐坐在后座,主动的搭腔聊天:“我记得,你很少来咱们村子里吧。”

  “是的呢。”

  诗诗点了点头:“我就叫诗诗,李诗诗,我们不是在县城买了房子么,所以我就一直住在外面了,很少回村里,一般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回去。”

  “啊,这样啊,挺好的。”

  梅姐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我就说呢,不记得诗诗呢。”

  “没事,你不知道我,但是我可是知道你呢。”

  李诗诗把持着方向盘,回头看了眼梅姐:“我爸可是经常跟我说起过你呢,说你做事勤快,手脚麻利,表现非常的突出。”

  “哈哈,言重了言重了。”

  梅姐听到这些话,脸上露出了笑容。

  钟天正坐在后座,不由挑了挑眉,李诗诗跟她爸一样确实非常的会说话,简单的两三句,就完美的拉近了双方的距离。

  梅姐有一句每一句的闲聊着:“对了,诗诗,还不知道你在哪里上班呢。”

  李诗诗随口答道:“我啊,在县城的烟草公司上班。”

  梅姐由衷的夸奖了一句:“嗯,这个工作非常好。”

  县城不是很大,很快,车子在一家药店门口的车位停了下来,鉴于钟天正的腿脚不便,所以众人也没有让他下车,直接在药店里挑选了起来,最终,李诗诗挑选了一台可以电动手动操作遥控的轮椅,当然了,这个价格,虽然她的闺蜜帮她打着了,价格肯定也比那种普通款的要贵上不少。

  但是李诗诗表示无所谓,按照她们的话来说,这点钱算不上什么钱,烟叶的价格非常稳定,几条烟的事情钱就回来了。

  买好轮椅,李诗诗系上安全带:“你们还要出去逛么?不逛的话,我直接送你们回去吧,正好我要回村里,去我爸家那点东西。”

  “那就太好了。”

  梅姐也没有推辞,三轮车已经让李大富的手下踩回去了,她们回去还得在等车,现在都已经下午两三点了,还不一定有愿意过去的。

  “阿正,还没有正式跟你说谢谢呢。”

  李诗诗开车往回去的方向走,扫了眼后视镜里非常安静的钟天正:“你刚才的表情真的吓到我了,我完全没有想到,你竟然能这么勇猛。”

  她的惊讶,自然是知道钟天正下身瘫痪以后,一个腿脚不能动的人,从三轮车上突然蹦起,这得有多大的手臂力量。

  “不用谢。”

  钟天正微微颔首,目光直视前方:“我应该谢谢你才对,破费了。”

  “礼尚往来吧。”

  李诗诗并没有跟他纠结这个,转而道:“对了,你的腿脚是怎么回事?有没有去医院检查?”

  “我不知道。”

  钟天正摇了摇头,目光茫然。

  “不知道?”

  李诗诗愣了一下,然后看向了梅姐。

  “额...”

  梅姐尴尬一笑,把发现钟天正的事情讲了一遍,低下了脑袋:“我还没来得及带阿正去检查呢。”

  梅姐的表情有些自责。

  确实,这么多天来,她都没有带阿正去医院里做过检查,不是她没有想过,而是自己的兜里实在是紧张。

  而且还有正在上大学的王园,每年暑假就是筹备着她下一年的学费,压根多余的资金给钟天正做检查,所以这个事情也一直耽搁了。

  “嗐,那怎么不早说呀。”

  李诗诗脚下刹车一踩,把车子靠着路边停下,然后开始调头:“这种事情肯定是越早越好啊,哪里能拖着呢。”

  “不是。”

  梅姐蠕动着嘴唇,想要解释。

  “没事,我带你们去吧,可以刷我的医保卡,新的政策明年才下来,现在还能用,划算。”

  李诗诗似乎是猜到了梅姐的焦虑,先一步开口:“反正我卡里的钱闲着也是闲着,我自己也用不上,之前我都一直用我的医保卡给我妈买药。”

  其实,这是她的一个说辞而已。

  以前医保卡确实可以给别人用,但是现在不行了。

  梅姐多少有些不好意思:“那也是钱啊。”

  “这有什么。”

  李诗诗摆了摆手,说话也非常的直白:“我就直白的跟你说吧,其实啊,刚才看到阿正的身手时,我心里就生出了想让他给我做司机的想法,只是没想到他的腿有问题,所以也就没有说出来。”

  “咱们村里的情况你也知道,闸哥那票子人跟我爸他们不对付,而且啊,我爸基本上把这一片的烟草种植都垄断了,多少竞争对手呢,所以我呢也成为了某些人的关注重点。”

  “我住在县城里,平日我爸就给我安排了俩司机看着我,但是这些人跟阿正比起来啊,明显就差了一个档次不止。”

  李诗诗说话非常直爽,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这不是阿正也帮我了一次么,他的腿脚突然出了问题,没准还能治也说不定,到时候如果他愿意跟我做事那就算了,不愿意的话,到时候他上班了,再慢慢还我医药费也可以的呀,你觉得呢。”

  “退一步说,他的腿脚真的不行了,那也没关系,就当我对感谢了,也没有关系的嘛。”

  “你这孩子心真好!”

  梅姐一听,语气真诚的道了句谢谢。

  钟天正坐在后座,听得也是一阵感动,对李诗诗的印象也更加好了几分,到底是生意人的女儿,思维方式没的说,而且说话也相当的直爽,虽然做事也是有目的的,但是直接说出来,感觉明显不一样。

  很快。

  车子到了医院,李诗诗专门临时请来了一个护工,负责搬动钟天正,然后带着他在医院里做起了各种检查来。

  也不知道李诗诗怎么安排的,到了下午五点钟的时候,钟天正的各项检查结果就全部出来了,对于钟天正的情况,医生看着检查结果,也说不出个之所以然来。

  “很怪!他的各项检查结果指标都正常,双腿的各项机能都正常,供血正常,也没有出现肌肉萎缩。”

  医生摇了摇头,表示没辙:“可能是神经系统出现了问题,但是他的各项指标又都正常,我也说不准了,如果有机会,你们去大城市的医院看看吧。”

  “哦,那好的吧。”

  听到这个说法,众人不免都有些失望。

  回去的路上,梅姐还不忘记钟天正,钟天正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嗯哦的做出了回答,看着他这个样子,梅姐也只有叹气,以为钟天正是心灰意冷,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刚才在做检查的时候,钟天正有那么一瞬间,总是有种错觉,自己的双腿膝盖位置,好像隐隐出现发热的情况。

  这种发热,在今天路口扑向中年小偷的时候,同样也出现过,那时候是大腿的位置出现发热,但是反应时间不长,所以他以为是错觉。

  知道在医院的时候,这种感觉再次出现,这不由让他心里一阵惊喜,这种发热的感觉在之前可是从来都没有过。

  自己的双腿一直都是毫无知觉的状态,现在突然出现的发热,是不是就预示了什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