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703章他在说谎二合一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5103 2020-11-17 17:20

  ();

   “他?”

  黄金搭档啊香听到了钟天正自言自语的声音,下意识的扭转了身子看向钟天正:“谁?”

  跟着,她看到了钟天正屏幕上放大的这个人的照片,漆黑的眸中透露出一股子求知欲与疑惑。

  那意思就好像在说。

  你怎么又知道了?

  每次在查案的时候,你总是能认识这个人,认识那个人。

  不过。

  钟天正却没有给出她答复,而是冲着师心语那边喊道:“小王,你过来一下。”

  小王没有听到他说话,此时正戴着耳机看监控视频呢。

  这小子有个习惯,那就是在查看监控视频的时候,总喜欢戴着他的宝贝某尼头戴式耳机,里面放自己喜欢的歌听。

  为什么这小子会有如此的习惯,他自己也解释不清楚,但有一说一,这小子戴着耳机听歌筛选监控,效率确实高,而且总是能给大家带来有用的线索。

  久而久之。

  他的这个习惯,就被大家视为行为艺术了,也没有人再去吐槽过他什么。

  “王总!”

  钟天正略微无语的再次喊了一下,但是这小子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

  “监控王,你家正哥叫你呢。”

  师心语伸手推了一下身边的小王:“你小子也太入神了吧。”

  “啊...”

  小王措手不及的抖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拿掉自己的耳机,看向师心语手指所指的钟天正。

  “正哥。”

  小王快步走了过来:“什么事情。”

  “你看看这个人。”

  钟天正指着自己的屏幕:“王觉,你有印象没有?”

  小王看着屏幕中的这个人,眼睛一下子眯了起来,目光闪烁,沉吟了得有好一会回答到:“这个人?怎么了?”

  “你忘记了?”

  钟天正没有注意小王,跟着解释道:“还记得上次你生日时候,你叫我吃饭,咱们在一家湘菜馆吃饭,去厕所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从里面包间里出来的颜昭兴。”

  小王再次疑惑的看向钟天正:“颜昭兴?怎么又跟兴哥扯上关系了?”

  “……”

  钟天正一下子有些略无语了:“这个人,也就是王觉,那天晚上,跟颜昭兴在一起。”

  “啊...”

  小王一下子恍然大悟了起来,拍着自己的手掌回应道:“对对对,就是他就是他,我记起来了,当时我们从洗手间回来,他们正好是准备离开了。”

  “你还跟颜昭兴打招呼来着,我当时只是随意的看了眼他身后的人,所以没怎么注意,现在你一说起来,我也记起来了。”

  小王语速很快的做出了肯定的判断。

  “那就对了。”

  钟天正点了点头,再看到王觉的照片的时候,他就想起来了这么号人了。

  “我把这张照片给你,你拿去放在系统里,跟监控里的截图那个人物做一下人相对比。”钟天正敲击着键盘,复^制粘贴把照片发给了小王。

  “好的。”

  小王点了点头,随即回去了。

  钟天正看着电脑上的这张照片,眉头再次皱了起来。

  不只是他,边上的啊香也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为什么这次,我感觉颜昭兴又再次被牵扯了进来?我总感觉,这个王觉,肯定跟这件事凶杀案有着不可明说的关系,而颜昭兴,再这之前,又见过这个王觉。”

  “我也是这么想的。”

  钟天正坐在电脑前,双手十指交叉的靠着座位靠背,闭眼思考了起来。

  颜昭兴,又再次被匿名者牵扯进来了么?

  要想验证,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去找到他们当面询问情况了。

  良久。

  “走吧,啊香,你跟我出去一趟。”

  钟天正扫了眼手上的欧米伽腕表,现在已经晚上九点半多了:“我觉得,我们应该去找找这个王觉。”

  “好的。”

  啊香把自己的桌面整理好,拿着桌上车子的钥匙,两人一前一后的往外走去。

  “正哥,你们现在要出去啊?”

  两人路过的时候,正在操作的小王随口问了一句。

  “啊..是的。”

  钟天正看着发问的小王,愣了一下,得有两秒钟这才跟着答应到:“对比的怎么样了。”

  小王摇着脑袋回应:“相似度百分之六十,不好说。”他并没有把话说死。

  “行,你再继续。”

  钟天正点了点头表示我知道了,随即跟着啊香出去了。

  ……

  二十分钟后。

  新区的西靖路525号,西靖新苑。

  “欢迎光临,上A:2116A.”

  车子通过保安亭,缓缓开进了小区。

  按照这个居民居住地的信息登记上传上来的信息显示,王觉现在也在上南市,就住在这个小区里。

  信息是半年前更新的,所以应该还能找到个人。

  事实并没有让他们失望。

  两人进入单元楼,敲开了门牌号的大门。

  “你们是...”

  没多久。

  里面就有人把门打开了,大概十厘米的缝隙,里面的人透过缝隙在看他们。

  “哦,我们是警察。”

  钟天正掏出了自己的证件:“你是王觉对吗?有点事情想要跟你询问一下情况,不知道你可否方便?”

  他借着这条缝隙也在往里面看,注意到了王觉的这张脸,跟监控里的人物,相似度得有个五分吧。

  人的肉眼跟机器分析出来的,多少还是有些差距。

  “好的,当然没问题。”

  王觉再次扫了眼两人,再看了看钟天正还没有收起的证件,这才把门打开,让他们进来:“两位警官正是辛苦,这么大晚上的,还在工作。”

  “呵呵,我们都是靠纳税人养着,自然也要为纳税人多做点事情。”钟天正笑着回应到。

  在王觉的引导下,两人进入了室内,换上了门口鞋柜上的一次性鞋套,扫了眼边上塑料鞋架上摆方的鞋子,随即跟着他进入了室内。

  客厅里的装饰非常的简单,或者说看起来稍微的有些空洞。

  一个沙发,一个茶几。

  往左边去是个小餐厅,连同着厨房。

  往右边去,则是阳台,阳台上挂着些许洗好悬挂的衣服。

  至于为什么说空洞呢。

  钟天正打量了好一会,找到了一个适合的词汇来解释:缺少了点人气儿。

  “两位警官喝点水吧。”

  王觉从冰箱里拿出两瓶没开封的农夫山泉矿泉水来放在了茶几上,看向俩人:“不知道大晚上的两位造访,有点什么事情。”

  “啊,是有点事情。”

  啊香收回了自己打量的目光,视线落在一身家居服的王觉身上:“我们手里有个案子,牵扯到了你哥哥还是你弟弟王珏,所以过来问问情况。”

  他们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王珏是哥哥还是弟弟,因为两人的身份证号码年月日都是一样的。

  “我哥?”

  王觉闻言,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语气稍有些急促:“我哥他怎么了?犯事了?”

  “不用紧张,我们应该见过面的。”

  钟天正在边上宽慰了一句:“他目前只是跟一个案子可能有关系看,但是我们还没有确定,所以就过来问问情况。”

  “嗯。”

  王觉点了点头,打量了一下钟天正,很容易想到这两个人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我哥他现在怎么了?人不见了?”

  “是。”

  啊香点了点头,随即把案子简单的描述了一下:“目前,监控里拍到的这个人,怀疑对象就是你哥王珏,但是事发以后,他突然就跑掉了。”

  说到这里,啊香语气加重了一分:“他在这中间,有没有联系过你?”

  “没有没有,我这几天都是休年假的状态,一直待在家里没有离开过,门都没有踏出去过,就连买菜,都是叫的外送。”

  王觉的眉头拧在了一起,听到啊香说完以后,整个人表情严肃:“为什么他会跟这件事牵扯上关系啊,我哥他这个人非常老实的,不会是这样的人。”

  “你不用担心,我们不是说了吗,你弟弟未必就跟这个案子有关系,只是一个怀疑对象而已,但是他现在不见了,这对他来说,其实并不是个什么好事情,你觉得呢?”

  啊香在边上敲打了一下:“我觉得,你应该联系联系他,劝他一下。”

  王觉连连点头:“好的好的,如果他联系我了,我肯定会第一时间跟你们联系的,我会劝他的。”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

  钟天正并没有闲着,而是在室内东走走西走走,四处查看,最终他停留在了墙上的一个悬挂铭牌上,这上面是一串座机号码,上面印着租客客服部的字眼。

  李亿广的房子,运营模式不就是这样的么?

  “租客客服部?”

  钟天正眼睛一眯,笑了笑,然后走了回来,坐在啊香的边上:“王先生,你这个房子是整租下来的嘛。”

  “是的。”

  王觉点了点头:“半年前的时候整租下来的。”

  “走的什么平台?还是说直接找房东租下来的?”钟天正追问到。

  王觉摆了摆手否定:“再网上租的,走的应该是二房东,叫亿广租房,租金比那些中介平台少不少呢,所以我也就拿下来了。”

  “看着有些空洞嘛。”

  钟天正目光直视着前放,这个角度,正好能看到眼前的这个电视机柜的下面屉子里,摆放着一张合照。

  照片上,是三个人。

  钟天正的视力很好,能清楚的看到照片上的三个人,应该是王觉他们一家三口。

  王觉察觉到了钟天正的目光,笑了笑回答道:“是的,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半年时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一个月前我跟我爱人出了点状况,所以我们现在不在一起住了,但是房子还没有到期,就只有我自己一个人住了。”

  “嗯...”

  钟天正点了点头,恍然大悟道:“怪不得呢,我说这个房子里怎么感觉少了点什么,现在看来,应该是不够热闹,人不够多。”

  “唉,能怎么办呢。”

  王觉叹了口气,面色担忧:“也不知道我弟弟到底是怎么了,现在他又牵扯到这么一宗命案当中,有点烦人。”

  “还是那句话,如果他联系你,你要劝说他一下,不要躲着藏着了,让他来找警方,对了,这是我的电话,可以随时发给我,你也不要太担心他。”

  钟天正拿过桌上的便签纸快速的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推了过去,宽慰了他一句:“这么晚了,我们也就不打扰了,先走了,有事我们再联系你。”

  “好的。”

  王觉点了点头:“我送你们。”

  “谢谢,不用了。”

  钟天正摆了摆手,两人出了门口,回头冲王觉点了点头,随即离开。

  待电梯门完全关闭,王觉也关上了房门。

  楼下。

  车子里。

  钟天正并没有第一时间把车子开走,而是坐在车内,点上了一支香烟,静静的抽着,时不时抬头往上面的楼层上看。

  啊香坐在副驾驶,一脸认真的说到:“我觉得,刚才王觉,对我们撒谎了。”

  “哦?说说看?”

  钟天正挑了挑眉,诧异道:“你现在很可以嘛,都能发现很多门道来。”

  “那可不是,本宝宝可不是那种胸大无脑之辈。”

  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所以啊香说话也非常的随意:“平时咱们一起出现场,虽然我没有说话,但是我都能摸准一个大致的走向,之所以没有说出来,是因为为了照顾你的主角光环,好吧。”

  “哟哟哟,那我就先谢谢您老人家。”

  钟天正龇牙一笑,裹了口香烟,跟着说:“说说看,您老人家觉得哪里不对。”

  “嗯...他说他这几天门没有出过,这明显就是在撒谎。”

  啊香下巴微微扬起,看着轿车顶棚:“我们进屋的时候,在套一次性鞋套的时候,我注意到鞋架上的鞋底,明显存在着还没有干的泥土,这说明他应该也是刚回来没多久。”

  “尤其是,当我们说起这个案件话题的时候,他还特地强调了自己没有出过门,闭门不出的那种,所以我就更加肯定了。”

  啊香说完就看着钟天正,等待着他的回答。

  “很不错,我也发现了。”

  钟天正伸出手去,在车窗外弹了弹烟灰:“还有,他那一家三口的合照,摆的那么隐蔽,这暂且不说,他说他跟爱人出现了一点问题,没有在一起住了,但是这个屋子也太干净了,干净的一点女人生活过的痕迹都没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