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254章最佳不在场证据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494 2020-11-17 17:20

  “没有。”

  廖磊目光闪烁,摇起头来都显得犹豫不决。

  这是明显的撒谎的动作。

  钟天正收回了身子:“直白点来说,刘文韬跟一个命案牵扯上了关系,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要刻意为他隐瞒么?有意义么?弄不好,你就也是一个帮凶,要坐牢的!”

  “做很久的那种,你的青春将在监狱里渡过,你想想你的孩子你的老婆,都将要被别人照顾下半辈子了。”啊香在旁边补刀到。

  两人一言一语的攻势,很快就急迫了廖磊的心理防线。

  他无奈的坐在办公椅上,低垂下了脑袋:“我确实给他修改过这个东西,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他要拿来做什么。”

  “详细情况。”

  啊香打开记录仪。

  “大约是一个月以前吧,他找到喝酒,跟我说了一下自己的情况,无非就是说目前压力有点大,网约车和代驾他都想搞一下试试,让我帮他租车。”廖磊侧眼看着两人,开始回忆:“我们关系也比较好,刘文韬这个人也没有什么心眼,所以我就答应了。”

  “过了没多久,他又跟我说,网约车不赚钱,刨去租金什么的没有几块钱进账,他说他想去做代驾。”

  “我说做代驾也蛮好的,就是时间有点长而已,然后他就跟我说了,让我帮他一下,把后台程序修改一下,把他的账号设置成周围三公里内系统优先派单。”廖磊说到这里,重重的叹了口气:“我说这个违反公司规定,但是他当时就快哭了,跟我说了很多,最后我也就答应了。”

  “优先派单?”

  钟天正有些惊讶了。

  还有这种操作?

  “这个就跟美团饿了么骑手软件一样,只要设定好计算公式,系统会通过一系列的判断,对符合条件的人进行派单。”廖磊解释了一句。

  钟天正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脑海里。

  原本有很多疑惑的东西,瞬间就明了了。

  钟天正捕捉到了关键的点:“啊香,你还记得嘛,我们第一次遇到刘文韬是什么时候?”

  “九月多?一个半月以前?”啊香回忆了一下。

  “一个半月以前。”

  钟天正扭头看向啊香:“也就是说,很可能从那个时间开始,我们就已经成为了刘文韬作案的关键一环。”

  按照廖磊的描述。

  刘文韬很可能一直都在谋划这件事,后来偶然的机会,他遇到了钟天正跟啊香,通过高架桥事件了解了两人的身份。

  “他知道了我们两个的身份以后,他的作案手法彻底构建成。”啊香也想到了最可能性的猜想:“所以他才会找廖磊修改软件权限,然后开始跟踪我们。”

  “案发当晚,他提前蹲点,在我们附近等候,利用修改过的软件,系统优先把我们的订单派送给了他,由我们给他做不在场证据,我们是警察,我们就是他最好的不在场证据。”

  “是。”

  钟天正打了个响指。

  现在。

  只需要进入刘文韬的后台程序查看,便一目了然。

  当下,两人立刻要求廖磊进入刘文韬的账号后台。

  果然。

  那天晚上。

  刘文韬先拒绝了几个系统派送的订单,直到接入到他们的订单为止。

  订单结束以后。

  也就是十点四十分左右。

  他把钟天正送到住处,立刻无缝衔接的进来了一个订单。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个订单就是他自己下进来了。

  两人又根据他的订单,查看了当天晚上订单地址的监控视频、

  监控视频里。

  一台荣威车从停车场里开了出来。

  这台荣威车,就是高架桥上跟随的士车的那辆车。

  案件到了这里,基本上也就明了了。

  ……

  在去往医院的路上。

  啊香似乎有十万个为什么想要问。

  “你说我答。”

  钟天正早已经看出来一副欲言又止表情的啊香了:“说出你的疑惑,热情的钟导师在线为你解读,免费的那种,回头给我买瓶水就行了。”

  “哼,看把你给能的,你可别忘记了,我们是黄金搭档,按照资历来说,我可是你这个小小的见习警的师傅,由我啊香警员带着你实习!”

  啊香不服气的嘟嘴抱怨到:“哼,要不是本宝宝懒,不想开动大脑思考问题,不然哪里还有你表现的机会。”

  “哈哈哈。”

  钟天正爽朗的笑了起来:“是是是,啊香警员,麻烦您不耻下问。”

  “这还差不多。”

  啊香得意的哼了一声,开始提问:“我很好奇,明明周婷已经承认是她杀害了王菲菲,而且作案手法过程都已经说的非常明白了,你为什么还会去怀疑刘文韬。”

  “第一:心理。”

  “一个长期受到压迫欺凌的女人,日积月累的压迫下,会让她的心灵受到创伤,从而导致她的人格上的扭曲,一旦她对压迫人采取报复行动的时候,那个场面无疑是非常血腥跟残暴的画面,且多以压迫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比如说睡梦中,比如说喝醉了以后,没有意识的情况下。”

  钟天正匀速的驾驶着车辆,平稳的穿梭在车流当中:“长期受到压迫而报复性杀人的作案者,虽然他们的内心已经扭曲,但是在见到压迫者的时候,内心依旧会生出恐惧感,这是长久以来心灵受到折磨质变的过程带来的变化,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案件中,因为欺凌而报复杀人的案件,多以受害人没有反抗能力的情况下。”

  “案发当晚,监控里,王菲菲是自己骑着电动车上桥的,如果是周婷作案,她在面对行动自如的王菲菲的时候,两人一旦发生对话,气势就一定会弱与王菲菲,再者,如果她要制服王菲菲并把铁球捆绑在她的脚上,两人一定会发生打斗的痕迹,但是桥上并没有任何厮打的痕迹,所以周婷的嫌疑并不是很大。”

  “当我们在查看监控视频的时候,锁定出那几辆车的时候,结合桥上没有打斗的痕迹,我就在想,王菲菲真的是在桥上被人制服的嘛?有没有可能是凶手把王菲菲提前制服然后带上徐普大桥。”

  “我当时就把自己给代入进去了,在那个时候我就有点怀疑:骑电动车上桥的这个人真是是王菲菲嘛?她能不能是周婷呢?”

  “周婷穿着王菲菲衣服,带着头盔,从监控底下走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