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222章陈蓉案的作案动机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445 2020-11-17 17:20

  “我们会处理他的,至于怎么处理,如何处理,这个都有待最终的定论。”

  钟天正斟酌了一下,如实相告:“虽说他也被牵连了进来,但是基本上涉事不深,而且他的表现我们也都看到了,会给出一个合理的处罚决定的,这一点请相信警方。”

  “行。”

  项宇飞点了点头:“也算是我的一个小小的心愿吧,吴昊这人真心挺不错的,要不是他,我可能在地下室就没了,你们也抓不到我,呵呵。”

  “当然,也得谢谢你,钟大警官。”

  项宇飞语气诚恳的又补充了一句。

  “警察嘛,救人抓坏人,这些都是应该的。”

  钟天正点了点头,开始主题:“陈蓉这个案子,你自己说说吧。”

  “那我还得问一嘴。”

  项宇飞身上的领导气息很重,习惯性的反客为主,先行发问:“那天晚上,你是怎么发现我从会所里转移的?又是怎么跟上我的?你怎么就断定,我那天晚上,就一定会去见她?”

  “靠这个。”

  钟天正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警察办案,靠的不就是脑袋么?刑警就更加了,全靠脑袋想事情呗。”

  “我发现你跟我没有交谈的诚意。”项宇飞明显很不满意钟天正的回答:“合计着你这是在说我没有脑子啊?”

  “呵呵。”

  钟天正无奈耸肩,只能解释到:“那个时候的风声已经很紧了,汪妍冰手里捏着项宇城,那肯定就不会耽搁的很久,所以她肯定会尽快联系你的。”

  “至于你,那时候我们已经非常相信你跟这件事有关系有牵扯了,你要去见她,肯定不会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去了,所以你需要转移我们的视线,会所明显只是一个中转站,你用来换乘的地方。”

  项宇飞把最后一口香烟抽完,掐灭道:“可是我们出来明明有两台车同时出来的,一左一右,完全是开向两个方向的,你又如何断定我在左边的奥迪车上而不是右边的车?”

  “要知道,右边的车开往的方向,是靠近郊区那边,地势偏僻,明显更适合见面。”

  “你的想法是没错的,你的做法确实也非常的高明,但是你却忽略了一个很细节的点。”

  钟天正咧嘴一笑,露出皓白的牙齿,整个人非常自信的说到:“我们已经掌握了你的人手配置,你的几个精锐的安保人员我们都了如指掌。”

  “你去跟汪妍冰会面,你肯定会带着他们一起,你从车%库出来的时候,虽然有两台车同时出来混淆视线,但是有一个点非常的关键你忽略了。”钟天正打了个响指:“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另外一台车上,只坐了一个司机跟副驾驶。”

  “嗯?”

  项宇飞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一下子没明白过来。

  “你们的车子在过门岗的减速带的时候,车身明显要抖动一下的,但是两台车的车轮下沉面有偏差。”

  钟天正解释了一句:“前车轮胎的下陷比起后车来,明显要多很多,这就说明,第一台车里坐的人比第二台车要多,结合你的安保团队,我也就确定了你就在第一台车里。”

  “……”

  项宇飞闻言沉默,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就这么打量着钟天正。

  这么暗的情况下,他是怎么看清楚轮胎的细微变化?他的观察力到底有多强?

  “你的观察力确实很强,就这么一个小小的细节就把我自己给漏了,被你给抓住,我服。”

  良久。

  项宇飞由衷的夸赞了一句。

  “叮咚。”

  “获得来自嫌疑人的夸奖,点亮称赞者勋章。”

  “备注:获得嫌疑人的衷心夸奖,就是对你自身能力的最大认可。”

  脑海里。

  系统的声音响起。

  钟天正不动声色的扫了眼勋章,看向项宇飞:“还有问题嘛?”

  “再来支香烟吧,我需要平静一下。”

  项宇飞搓了搓脸蛋子,再次续上一支香烟:“你想知道什么,你问吧。”

  “作案动机。”

  钟天正说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事情。

  他到今天为止,依旧没有想清楚,为什么项宇飞会威胁自己的弟弟去对陈蓉动手。

  “呵呵,这件事说起来,就有点长了。”

  项宇飞裹着烟蒂,眼神明显的一滞,犹豫了片刻,说到:“汪妍冰想必也对你们说了什么吧?这么说吧,之所以对陈蓉动手,因为她见到了不该见的东西,最不应该的就是,她问了不该问的东西,我忌惮她。”

  “你说。”

  钟天正目光一滞。

  “我以前的私人生活也比较的混乱,男人嘛,年轻的时候不就那点事情么,想尝试一下外国妞的滋味。”项宇飞露出了回忆的神色:“在酒吧里遇到了一个外国妞,我当时就心动了,上去搭讪但是被拒绝了,那个人看着也挺正经的,也激发了我的兴趣。”

  “那时候年轻,家里又有钱,很狂,我直接就把人给带走了,谁知道把人带走的时候,被陈蓉看到了。”

  “她看到了?”

  钟天正眉毛一挑。

  那天晚上。

  好像正好是自己生日,所以他们才去的酒吧,也正是因为这样,陈蓉才。。。

  “我把人带到了那天晚上的山顶别墅,她反抗的很激烈,那时候喝了很多酒,完事以后我就把她…”说起这段事情来,项宇飞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后来想必你们也听说了,她的朋友报的失踪案,我找人做了全套证据,躲过了警察的调查,所以这件事也不了了之。”

  “谁知道,陈蓉后面竟然找我了,问起了我这件事,被我给否定了,但是我心里不安呐。”

  项宇飞大口的嘬了口香烟:“人就是这样,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如果被别人问起,心态肯定会出现变化的,哪怕是我尾巴已经处理的很好了,但是我还是怕事情有暴露的一天,而陈蓉知道这件事,万一被调查起来,她就是个不确定因素。”

  “恰恰那时候我跟我弟弟因为家里的事情,也多了一份自己的心思,所以我就想到了一个局。”

  “既能处理干净我的事情,也能把我弟弟从家里排挤出去。”

  项宇飞抬头看着面无表情的钟天正,咧了咧嘴:“这就是我的动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