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233章协助者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597 2020-11-17 17:20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你么?”

  钟天正楞着眼珠子,目光凶狠的看着她,左手抓着她的头发,将她半个身子推出了栏杆,嘴里冒着酒味:“来,我给你一个说服我不杀你的理由。”

  “对不起,我错了,别杀我,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王菲菲惊恐的张嘴大喊,眼泪顺着流下,打湿了眼角的妆底。

  “去死吧!”

  钟天正怒吼一声,没有任何的犹豫,卡着王菲菲的头发,右手用力一抬她的双腿,整个人瞬间就掉了下去。

  “哈哈哈哈...”

  看着底下泛着涟漪的河面,钟天正咧嘴笑了起来,看起来那么的歇斯底里。

  ……

  “喂,阿正,阿正?”

  啊香的声音响起,把钟天正从思绪中拉扯回来,俏眉中带着一丝疑惑:“你这么认真的在思考什么?”

  “我在想,凶手为什么要杀王菲菲,他的目的是什么?作案动机是什么。”

  钟天正从地上爬起,半个身子依靠在护栏栏杆上,直勾勾的看着下面流动的河面:“我觉得,他对王菲菲动手,要么是因为感情上的纠葛,要么就是因为感情。”

  “感情?”

  啊香俏眉一扫:“你的推断依据是什么?因为他在案发前,坐在桥上喝酒抽烟?”

  “嗯。”

  钟天正认真的看着啊香:“烟这个东西就不说了,至于酒,你觉得一个人在杀人前喝酒,他是为了什么?”

  “麻痹神经壮胆?或者说他当时很焦虑?”

  “对。”

  “一个人不停的抽着香烟,而且就干喝酒,想必他当时的内心应该是非常复杂的,至少不会是仇杀,如果是仇杀的话,整个人会有一股子冲劲,一鼓作气作案结束然后离开,而不会在此地有所停留。”钟天正点头说出了自己的分析。

  在桥上该搜寻的线索已经搜寻到了,再做停留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一行三人准备离开。

  就在他们准备上车的时候。

  后面。

  一台电动车开了过来。

  “停!”

  钟天正立刻伸手把电动车拦住,厉声呵斥道:“谁让你上来的!”

  骑车的人是个中年,打开脚撑坐在车上:“我自己上来的呗,这还有谁让不让的。”

  “你不知道这上面禁止上两轮车啊?多危险你不知道啊?”

  钟天正毫不客气的呵斥到:“就你这电动车速度才多少?车流速度这么快,随便一台速度快点的货车都能把你带飞你知道不?安全头盔也没有,万一有石头彪射过来,你想过后果没有!”

  中年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我要到对面去,走桥快很多啊,坐轮渡多花费一个半小时,我都走过很多次了,再说了,也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这么走,很多人都这么干。”

  “命是你自己的!”

  钟天正翻了个白眼,不再说什么。

  这个时候,钟天正忽然提出了一个要求。

  借男子的电动车开一下。

  “什么?”

  在几人惊讶的目光中,钟天正接过中年手里的小电驴,顺着桥梁往下开。

  警车拉开警灯,跟在了他的身后,从最近的出口下去了,又教育了一番中年,三人这才折道离开。

  “我发誓,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骑电动车走这种限行路段了。”

  钟天正坐在副驾驶上,颇为感触的说到:“坐在车上,感觉每一辆从身边路过的车子都可能把我给带倒,尤其是货车路过的时候,我都感觉车子笼头都抓不稳了。”

  啊香不解的问道:“那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钟天正笑而不语,没有给出答复。

  (骑电动车的朋友,千万千万不要骑车上限行道路,亲身体会,能活下来真的是命大,太危险了,但是在上H市的徐浦大桥上,这种情况却经常可见,早上的时候经常可以看到电动车从上面路过,而且不是一个两个,无法理解。

  生活再艰苦,但还是生命第一啊。)

  ……

  监控组那边。

  进展很快。

  通过法医沈梦溪给出的初步死亡时间判断,她们快速的筛选了指定的时间段内,徐普大桥上的可疑车辆,但是在这个时间段内,却没有任何的发现,通过的汽车或者货车,都快速的通过了大桥,没有在上面有任何的停留。

  于此同时。

  却有了意外的发现,工作人员给出了一个可怕的画面。

  这是是一张截图。

  画面上。

  一个带着头盔的人骑着电动车,从徐普大桥左边的外环高架桥的匝道开了上去。

  虽然她带着头盔,但是她身上穿着的衣服,跟死者王菲菲,一模一样。

  这一幕让他们很是费解。

  死者王菲菲自己骑车上了徐普大桥,为什么?

  跟凶手两个人约在桥上见面,然后发生争执被人推了下去?

  但是她脚下的五个铁球表明,约她见面的人,早就预谋好杀她了。

  钟天正追问到:“后续的情况呢?”

  “后面的画面基本上没有什么差别,电动车从这里上了徐普大桥的辅导,然后一路向上,但是中间存在了监控的覆盖盲区,没有拍到画面。”

  工作人员快速的调出画面:“下来的时候,电动车上就已经换人了。”

  画面上。

  骑车的人已经发生了更换,虽然也是带着头盔,但是从外表体貌上看,这应该是个男人。

  “那我们可以不可以做出这样一个假设。”

  小组长综合了现在所有的线索,做出了自己的推断:“凶手跟死者王菲菲两人肯定是认识的,这一点毋庸置疑,凶手早就谋划好了高桥杀人的作案想法,事先提前踩好点,把桥上的监控情况都了如指掌,然后把不知情的王菲菲骗上去,卡着监控的盲点把人带走,然后杀害!”

  “在这个案件中,死者王菲菲,既是受害者,也是协同凶手作案的助手,她把自己推进了死亡的深渊。”

  小组长的分析,大家皆表示认可。

  小组长快速的做出部署:“查,继续查,找一下凶手是怎么上去的,什么时候上去的,还有,阿正啊香,你们两个人为一个小组,去死者王菲菲的学校了解一下详细的情况,排查一下她的人际关系之类的。”

  “是。”

  钟天正啊香应允。

  于此同时。

  走访案发现场周围的民警给出了一个回馈。

  当天晚上。

  案发现场没有目击证人,但是住在悬河对面的小区里面,有人好像拍到了凶手作案的照片,这一点让人出乎意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