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200章三日之约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3720 2020-11-17 17:20

  “第三人,也就是抓走张欣的那个人,对吗?”

  “对,就是他。”

  钟天正再次点上了一支香烟:“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张欣的存在,更没有想到,他的速度比我们还要快。”

  “根据受伤的嫌疑人口述,他是在把门打开以后就被人从背后偷袭了的,说明这第三个人肯定比他要早到很久。”

  钟天正凝眉看着大院上的夜灯:“而且我猜测,他可能比我们还要先到张欣的住所,而他应该是下午六点钟左右就到了,那个时候,进进出出的人很多,一是完全可以蹭别人的门禁卡进入,二来也不容易被发现。”

  “十六楼的消防通道我们也看过了,在现场发现了少量的圆柱状的烟灰残留,说明他在等待的时候,抽烟了,还把烟蒂给带走了,非常的谨慎且具有很强的反侦察意识。”

  钟天正对这个第三人的评价很高。

  啊香耸动着鼻翼,问道:“那他又是怎么知道今晚上,一定会有人来找张欣呢?”

  “我觉得,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他也出现在了姚威强的葬礼之上,只不过他隐藏的很好,并没有进入我们的视线当中。”

  钟天正沉吟了一下,给出了自己的推断:“他肯定也跟我一样,在葬礼上发现了张欣异常的表现,所以他也做出了自己的推断。直觉告诉我,这个人是一个难缠的对手。”

  “葬礼上?”

  啊香露出了好奇的表情,满满的求知欲。

  “对。”

  看着啊香的表情,钟天正知道,自己要是不把他的发现全部告诉给啊香,估计这小妮子的气就不会消。

  这其实是件好事。

  在满满的好知欲下,啊香的经验也会越来越丰富。

  “准确来说,应该是在墓园吧。”

  钟天正弹了弹烟灰,陷入了回忆。

  视线往回推进。

  ……

  墓园里。

  随着姚威强的下葬,在场的人陆续离开。

  项宇飞离开的时候,身后的保镖撞到了带着墨镜的年轻女子,两人随后发生了一些交流。

  不远处的钟天正默默的看着这个场景,也发现了年轻女子墨镜下悲伤的表情。

  那是正儿八经的伤心,相比起姚威强老婆的声势浩大哭天喊地,无声却无比真实。

  正常来说。

  葬礼上这种场合,一个人有悲伤情绪那是正常的。

  但是年轻女子自始至终就一直是安静的状态,没有什么引人注意的地方。

  这么悲伤的人,肯定跟姚威强的关系很好,但是她为什么在葬礼上却默默无闻?

  看着墨镜女子离开,钟天正思考了一下,快步跟了上去。

  “等一下。”

  钟天正挡在了墨镜女子的前面,拦住了她的去路。

  “有事?”

  女子的声音略微哽咽的问道。

  “有事,也是没事,就是想问一下你。”

  钟天正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容:“我想你跟死者姚威强的关系一定很好吧?”

  “不熟。”

  墨镜女子抬了抬脑袋。

  虽然墨镜挡住了她的眼睛,但还是能看到她脸上多了几分谨慎的表情。

  “熟不熟不是靠嘴巴上说出来的。”

  钟天正伸手指着女子:“你的表现就已经暴露了你此时的心理状态,哭的这么伤心,但是在葬礼上却没有出现过,默默的站在后方,我想,你应该是姚威强很近的女性朋友吧?”

  他没有把话说到很直白,但是双方都懂。

  “跟你有什么关系。”

  年轻女子绕过钟天正就要离开,但是却又被钟天正挡下来了,她冷冷的看着钟天正:“你到底想干什么?再不让开我报警了!”

  “别这么激动,其实,我就是警察,虽然还是个见习的那种。”钟天正清了清嗓子,表明自己的身份:“我这么跟你说吧,刚才的那个人是恒天集团的大公子项宇飞,跟姚威强以前是有关系的,姚威强的死是死于意外,但或许跟他也有一些联系。”

  “以前有一桩案子,跟他们两个都有牵扯,现在这个案子我们警方在追踪,而姚威强的手里可能有他的一些什么把柄,所以他一定会想尽办法挖掘出来的。”

  钟天正话锋一转,语气冷冽了几分:“想必刚才他跟你说话的时候,他也发现了你的不正常,肯定会怀疑你们的关系的,所以,我觉得他会来找你的。”

  女子反驳道:“要找他也是找强子,找我~干什么!”

  “因为姚威强有东西在你手里。”

  钟天正也不拐弯抹角,直接挑明了说:“姚威强手里有他的把柄,肯定会把它藏在安全的地方,而你跟姚威强关系这么近,你说他不找你找谁?”

  “呵呵。”

  女子冷笑一声,扭头看向一侧,不予置评。

  “你是叫张欣吧?”

  钟天正见她不肯配合,只能再度说道:“我们调查过了,姚威强死前买了一份意外险,而这份保险的受益人是你却不是他老婆,就足以说明你们的关系有多近了,他对你这么好,你说他不把东西藏在你这里藏在哪里?”

  “这个东西不是什么保密的事情,我们警察能调查的到,按照项宇飞的能量,要知道这个也不难,随便一猜都能想到你身上,你说他会不会找你?”

  钟天正伸出手来,视线锁定在张欣带着墨镜后的眼睛:“把东西交给我们警察,才是你最安全的做法。”

  “我不知道你说的东西是什么东西!”

  张欣语气强硬的回绝了,但是声音却有一丝细微的波动,就连喉咙,也出现了吞咽的动作。

  “你在说话的时候,下意识的紧了紧自己右手的小包包,虽然弧度很小,但是你的肢体语言已经出卖了你,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东西就在里面吧?”

  钟天正一语中的,张欣脸上的表情明显就变了,他趁热打铁继续劝到:“这个东西在你手里肯定不会给你带来好处,所以越早拿出去越好,我想姚威强肯定嘱咐过你类似的话,但他却不是让你交给警察,而是另外一个人对吗?”

  “啊。”

  张欣下意识的惊呼了一声,然后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你看,你的心理素质根本不行,我只是随意的推断了一下,你就用自己的反应告诉了我答案。”

  钟天正脸上的笑容浓郁了几分:“所以,你得相信我,把东西交给我们,才是你的最佳之选。”

  “不行!”

  既然事情已经败露,张欣也就不再伪装,摘下墨镜,态度突然强硬了起来,直视着钟天正:“那我也挑明了跟你说,他跟我说是给别人,而不是警察,那我就不能给你!”

  钟天正问到:“东西你看了吗?”

  “没有。”张欣摇了摇头,坚定道:“他嘱咐我一定不能看里面的内容,他不让我看我就不看。”眼神中闪烁着光彩。

  在她的眼神中。

  钟天正此刻竟然看到了满满的坚定。

  这一点倒是让他有些出乎意料。

  “你对他的感情,比我想象中的要深,你很信任他,我完全赞同你的做法。”钟天正深呼吸一口,话锋一转:“但是话说回来,他人已经没了,不知道后续会再发生些什么,你不知道这东西在你手里的严重性,所以你最正确的做法就是相信我们警方,让我们来打开他让你转交的东西,这样对你的人身安全也好。”

  “再说了,你看我像坏人吗?”

  钟天正露出一脸和善的表情,搭配着端正的五官,给人一种人畜无害的样子:“如果你还是不相信我,我可以叫我的同事过来,把证件给你看。”

  “我...”

  张欣看着他,整个人明显开始犹豫了,但最终她还是坚定的摇了摇头:“不行,我信他,我得尊重他的遗愿。”

  “……”

  钟天正彻底无语。

  张欣的态度如此的坚决,她要是不给,钟天正那她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如果这东西被项宇飞拿了去了,那这个案子的线索,算是彻底的掐断了。

  “要不这样。”

  钟天正很快做出了决定:“你看这样好不好,既然你不肯给我,那我也是没有办法,但是我觉得,他已经发现了你的不对,所以他接下来肯定会对你动手的。”

  “三天,给我三天时间,这几天,他肯定会找机会动手的。”钟天正摸出自己的手机:“我们加个,保持联系,这几天我会在你家的小区里进行蹲守,如果他派人来了,我把人给按住了,那么你就把东西交给我,如何?”

  张欣思考了一下,表情犹豫。

  钟天正停顿片刻,把重点放在了姚威强身上,张欣元比想象中更相信更爱他:“你想象一下,姚威强这么嘱咐你把东西看好,那就说明这东西肯定很重要,如果真的被别人拿走了,那姚威强的愿望,你是不是就没办法帮他完成了?而你受伤,也不是他想看到的对不对?”

  果然。

  张欣权衡了一下,最终点头答应:“好,那就按照你说的做吧。”

  ……

  “也就是这样,你们约定好三天为期限?”

  啊香若有所思的听完钟天正把事情说完:“这也是为什么你会自信满满,在车上蹲守的时候,你就一直在用手机跟张欣在聊天吧?”

  “确实如此。”

  钟天正点了点头,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到底还是我有些自负了,太过于自信就相当于低能。”

  “那在葬礼现场的那个人,会是谁?”

  啊香皱眉看着钟天正:“平常人谁会有细致的观察力、推断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