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802章离开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7290 2020-11-17 17:20

   “呵呵...”

  王逸群笑着撇了撇嘴,皮笑肉不笑的说到:“每个人的选择其实都不一样,或许当你经历了我的事情以后,你未必就能说出这句话了,每个人的选择都会根据他的人生经历、或者当时的心理状况而做出变更的。”

  “在我看来,不过是可笑至极!”

  钟天正眯眼看了看他,视线随即转移开来:“为了自己所为的复仇,你就要去伤害一个跟你素不相识的人,你觉得这很有理由么?”

  “我没有理由。”

  王逸群无奈的探了探手:“所以我现在在这里了不是么?我这么说吧,如果你要来教育我的话,我觉得还是算了吧。”

  “有些东西,做了就是做了,再多说什么也已经无济于事了,你觉得呢?”

  王逸群说完就扭头看向另外一个方位,似乎是没有继续交谈下去的兴趣了。

  “我会再来找你的。”

  钟天正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随即折身离开了,啊香把手里的收集到的资料整理完毕,跟着他后面,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了出来。

  钟天正拉开车门坐进了驾驶座,等啊香进来系上安全带以后,点火开车出来:“信息整合一下吧。”

  “好的。”

  啊香把手里的档案都整理完,捋了捋头发:“通过今天询问王逸群,我们能得到的线索有以下几点。”

  “第一点:如果王逸群说的都是真的话,那么按照你的推断,匿名者他的藏身之处,或许真的就是那种高档的公共场合,处于高层,安静。”

  “嗯。”

  钟天正注视着前方,专心开车,只是点了点头。

  “第二点,还是建立在王逸群提供的消息,根据他交代的事情,咱们可以去从他的往事入手,匿名者不是在用他之前,帮他把他以前害他的那个人给办了么?咱们可以调查调查这个人。”

  啊香蹙眉看着车外倒退的景象:“如果说,匿名者真的帮他把这件事给办了,那或许能从这个人身上,找到有用的线索,你说这年头,还有谁能轻而易举的说弄倒一个人呢?”

  “这是一个很好的线索。”

  钟天正再次点了点头:“先把他的事情给捋出来吧,捋出来以后就知道匿名者到底帮他解决了谁,然后就能分析出匿名者的段位。”

  “好。”

  啊香应声点头答应:“那咱们现在去哪里?”

  “咱们去见见邸茹芸吧,顺便告诉她一下进展,让她心里有个数,短时间内,咱们怕是交不出一个让她满意的答卷了。”

  钟天正早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自嘲的笑了笑:“匿名者这个案子,怕是要成为我的一生之敌了。”

  “阿正,你也不能这么想啊,至少咱们也一直在努力不是么?只不过他比我们想象中的要难办很多。”

  “行了,我心里有数,你也不用安慰我。”

  钟天正笑着摇了摇,打转向灯变道往邸茹芸入住的酒店去了:“对了,你有没有注意到一个问题。”

  啊香凝眉:“什么问题?”

  “回顾匿名者参与的这么多案子,你有没有发现,很多案子他都有参与进去,或者说他总能鼓动别人去做,那么他是怎么发现这些人身上的故事的呢?”

  “他的消息为什么这么灵通?为什么他总是能找到合适的目标,然后来进行筛选以找到合适的能够供自己驾驭的人呢?”

  匿名者组织架构里。

  除了汪妍冰跟陈昇这两个已经被抓住的人以外,底下的那些曾经被他们鼓动的人,他们是怎么找到的?

  “啊?”

  啊香被这个问题问的愣了一下,她竟然也没有反应过来,良久,她语气惊讶的应到:“对啊,我们都不知道的事情,匿名者又是怎么做到的?他难倒还比我们的消息还要灵通?”

  反观之前发生的种种案件,很多案子的凶手或者说嫌疑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是发生了一些故事的,因为这些曾经在他们身上发生的事情,让他们很轻而易举的被匿名者所鼓动。

  人心,最难的是什么?莫过于保持平衡了,人心一旦失衡,很多事情他们就都能做出来的了。

  就如同在公司里面一样,明争暗斗那么多,为什么?

  因为可能一件事情发生在他们身上,他们觉得这种事对自己来说就是不公平的,所以很多人就拉帮结派。

  而那些被匿名者鼓动的人,就更加尤甚了。

  他们身上发生的事情,就不简简单单的类似与公司里面这种勾心斗角了,他们身上发生的事情,往往都是危及自己或者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身上。

  而这种情况一旦发生,那么再让匿名者这种善于分析心理的人去鼓动一下,很多时候,就能轻易的把他们捕获了。

  而这个时候,人心一旦失衡,那么很多事情就都变得可以操控起来了。

  “我猜测着,匿名者可能学过心理学,亦或者他非常善于分析人心,很能轻易的就拿捏住这些普通人的内心,从他们身上发生的事情入手,知道他们最迫切的需要什么。”

  钟天正自说自话,跟着又给出了解释:“我猜测着,匿名者应该是常年活跃与各种论坛当中,而且还有各种社交软件啊之类的,他非常善于发现那些实时发生的事情。”

  “很可能,咱们在新闻上看到的一些短视频,短视频里面那种看着就让人气愤的事情,而他则在分析其中的可利用性。”

  钟天正皱着眉毛,车子停在停车线等候绿灯:“你看哈,现在很多时事新闻,他们都有一个通性,也不能说时事新闻,说传播新闻的媒体,他们都有一个通性。”

  “一个通性?!”

  啊香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跟着一颤一颤的:“对啊,这些传播新闻的各种号,他们关注的往往都是一些热点的新闻,一旦发现有什么新闻发生以后,只要察觉到有噱头,那么大家都是统一的扑过去进行一番报道再说。”

  “但是在报道结束以后,一旦发现这个新闻报道没有什么流量以后,那么大家都很默契的放弃了这个新闻段,转而开始捕捉下一个可能带来流量的新闻!”

  “这年头,已经逐渐成为了流量时代了,有时候一个新闻被捕捉出来,一旦流量过去,那真的就很少有人在去注意了,虽然现在是网络时代,哪个地方一发生什么事情,很可能就通过社交视频软件传播到整个网络都知道了。

  “这是它的好处,同样也是他的不便之处,因为太多的快视频,所以有些事情来的快,被人遗忘的也快,而那些觉得视频火了或许能帮助他们的时候,突然一下子发现真的只是昙花一现,没有人真的在关心他们,这个时候,那种心理落差感...”

  “对,就是这样。”

  钟天正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就是这个道理,也正是这样,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会被他们给利用了。”

  他停顿了一下,话锋一转:“不过,这次王逸群的事情好像却是一个契机,一个摸清楚匿名者的契机。”

  啊香歪头看着他:“怎么说?”

  钟天正发动着车子:“王逸群的这个出卖他的朋友,这种事情一般是太过于常见了,多少人的人生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巨变啊,不像是那些热点新闻,也没有人会去关心。”

  “或许这件事,我们能查清楚匿名者的信息来源,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王逸群身上发生的事情,然后去攻克他。”

  “嗯。”

  啊香点了点头,没有说话,靠着车窗若有所思。

  二十分钟以后。

  两人到达酒店。

  现在距离张功来被王逸群故意撞亡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星期,张功来的葬礼也早已经举行了,邸茹芸之所以一直没有离开,就是在等钟天正他们这边的消息。

  “她这几天没什么异常吧?”

  钟天正跟负责保护邸茹芸的便衣打了个招呼:“最近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员出现?”

  “没有。”

  便衣摇了摇头。

  “辛苦。”

  钟天正拍了拍他的肩膀,敲开了邸茹芸的房门。

  此时的邸茹芸,看上去精神状态依旧是非常的差,整个人看着黑眼圈浓郁,无精打采的,嘴唇也白的吓人,毫无血色。

  见到钟天正啊香两人,邸茹芸下意识的看向他们,眼中闪烁着期待的光彩:“怎么样了?事情查的怎么样?背后指使的人找到了么?”

  “没有。”

  钟天正看着她这个样子,也不好意思骗她:“事情比想象中的要复杂,这件事如果没错的话,可能还是跟匿名者有关系。”

  “哦,好吧。”

  邸茹芸听到这个消息,眼神中的那一抹光彩瞬间消失,整个人的眼神看起来都黯淡了几分,她强笑着撇了撇嘴:“没事的,慢慢来,这件事我相信你们可以做好的。”

  “嗯..”

  钟天正何尝察觉不到她眼神中的失望,跟着邸茹芸进入酒店房间内部:“这件事...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呢,总之怎么说呢,你需要给我们一点时间。”

  “放心好了,我没有责怪你们。”

  邸茹芸摇了摇头,弯腰蹲在地上的行李箱前,往里面收拾着东西:“其实我在来之前,我就做好了准备,不过没有关系,发生了就发生了吧,我相信你们,一定可以的。”

  “嗯。”

  啊香用力的点了点头,脸上写满了认真:“你放心,芸姐,我们一定会把这个事情查的水落石出的。”

  “嗯,这样就行。”

  邸茹芸收拾着行李箱,把拉链拉上:“我准备离开这里了,我还是准备出国,准备去功来生活的地方,在那里好好的待着,我也会在那边再尝试着怎么去接触以前功来了解的信息,希望必要的时候,我能给你提供一点信息吧。”

  “你自己一个人去么?”

  啊香的眼中闪过一丝担忧:“如果你在那边,要是他们再准备对你做什么,那岂不是都没有人可以帮你。”

  “没事的,你放心吧。”

  邸茹芸撇嘴摇头:“如果他真的要做什么,那么就早就对我做什么了,我猜,他对功来下手,或许只是想警告我吧。”

  “功来发生意外,我的心态也有了很大的变化,我也没有什么追求了,我不怕发生什么意外,我只求一个真相!我需要真相!”

  她现在整个人的态度表现的非常的平静,整个人看上去无精打采的,但是在说刚才这番话的时候,眼中却是充满了坚定,在她的内心里,对张功来是死,有着莫大的介怀。

  这种感觉,啊香也能体会到。

  “案子如果有什么进展的话,我会第一时间联系你的。”

  钟天正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脚下的车流,视线落在了当天张功来发生意外的地方:“他不会就这么白白的没了的,我会还张功来一个应有的公道。”

  说到这里。

  钟天正的拳头不由紧紧的攥在了一起。

  一定意义上,这件事还是自己有所疏忽,一直的重心都放在了邸茹芸身上,却忘记了张功来。

  从邸茹芸这里离开。

  两人驱车前往局里,他们前脚刚进来在座位上坐下,师心语那边就赶了过来,把一摞资料放在了他们的面前。

  “这就是当初你说的那些跟陈蓉关系比较近的人了。”

  资料有厚厚的一摞。

  这里面,不单单是陈蓉的,哪怕是钟天正自己的资料也包含在里面,邸茹芸、陈昇、汪妍冰等一干人等的资料都有。

  这些就是他圈出来的主要人物关系图。

  匿名者没有直接对邸茹芸下手,而是向跟这件事没有直接关系张功来下手,足以说明,至少这个人跟邸茹芸还是比较熟悉的。

  “麻烦心语姐了。”

  钟天正把眼前的资料归拢到一起,视线看向啊香,啊香心领神会,把王逸群今天交代事情简单的跟他说了一下:“麻烦心语姐帮忙查一下这个王逸群啦,看看他当初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个朋友又是谁?又是怎么倒下的。”

  “啧啧..”

  师心语嘟嘴摇头:“你们小俩口哦,还真是演戏演上了,又得帮你们跑腿。”

  “嘻嘻嘻..”

  啊香龇牙笑了笑:“回头请你喝冬天的第一杯奶茶。”

  “哼,这还差不多。”

  师心语拿着啊香给的资料,回去干活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