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162章不走楼梯下楼的方法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659 2020-11-17 17:20

  想要定一个人的罪,那就必须需要一条完整的证据链,哪怕是嫌疑人怎么作案、作案时的途径、或者发生了什么,都要梳理清楚。

  假设他们的猜想成立,那么,胡光当天晚上,就一定会出现在案发现场才行,不然也不能引导吕正旺去开栏放那栏杀人凶鼠。

  他们要做的就是,在警方逮捕胡光的时候,拿出有利的证据来,直接攻破他的心理防线,让其自己招供。

  毕竟,到目前为止,他们没有掌握任何直观的证据来表明,胡光就是那个杀人凶手。

  两人的视线焦点,落在了民房内。

  根据警方提取到的监控显示,那天晚上,胡光喝完酒之后自己上楼,直到第二天早上都没有下来过,楼上也没有监控,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干了什么。

  “胡光如果不出面的话,吕正旺不会这么乖乖上钩的。”

  钟天正看了看正对着门口的小米米家监控摄像头,顺着楼梯再次来到民房二楼。

  “胡光在作案之前,就已经把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给考虑进去了,所以他不会从正门出去。”啊香紧跟其后,做出了自己的分析:“他如果要下去又要避开监控,只能是从窗户上下去。”

  “这一点大家都能够想到,问题就在于,他从楼上下去,这个绳子藏到哪里去了。”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钟天正还是细细的查看了两扇窗户,很快,就在书房的窗户上发现了端倪。

  民房的外墙还是那种老式的用石灰抹上的,开裂断裂面有细小的磨损痕迹,之前他们一直都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很快,书桌一个脚上的一圈新的摩擦痕迹,也验证了他们的想法。

  猜测不错的话,胡光那晚应该是用绳子套在书桌的一脚,然后从楼上攀岩而下。

  啊香探出脑袋往楼下看了看:“可是这个高度?”民房每层的高度普遍要高于现在的这种商业住房,一眼看去,确实有点高。

  钟天正把啊香拉了回来,自己探出头去眯眼看着地面,在心里估摸着大致的高度。

  “叮咚。”

  脑海里响起一声。

  自钟天正眼睛到地面的距离出现了一条直线,二者之间的间距直接呈现了出来。

  四米八三。

  “这是...”

  钟天正看着眼前这个虚拟标记出来的距离,心头一震。

  莫非这就是上次升级了恶魔之眼所带来的直观升级?

  我尼玛,这简直就是个AR测距仪啊。

  而且还是精确到毫米级别。

  怀着一丝小小的喜悦,两人开始寻找起下楼用的绳索。

  钟天正在书房里翻找起来:“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处理作案用的绳子。”

  啊香不假思索的回答:“直接扔掉或者烧掉。”

  “直接扔掉或者烧掉,都会有被发现的风险,正确的做法是等案件过去以后再处理这些绳索。”钟天正摇了摇头否决掉了啊香的想法:“案发后我们就出现了,而且胡光也被隔离了这里,所以这个做法排除掉。”

  啊香继续说:“藏起来。”

  “藏在哪里?”

  “很隐蔽不被人发现的地方。”

  “有一句话叫做:没有处理掉的麻烦那还是麻烦,只有处理掉的麻烦才不叫麻烦。”钟天正再次对这个说法予以否认,但是却没有否定:“只要没处理掉,无论藏在哪里都有被发现的可能,藏在哪里都不安全。”

  “垃圾堆?”

  钟天正摇了摇头。

  “挖坑埋起来?”

  啊香的思维非常的活跃,也非常的符合实际想法。

  “胡光的这个作案手法,已经大大的超乎了常人所能理解的作案手法了,如果我们没有大爷提供的这个人脸竹片的线索,估计我们一辈子都不可能想到他的作案手法。”

  钟天正伸手点燃了一支香烟:“他的思维已经不是我们常人脑回路所能比拟的了。”

  “那。。。”

  说到这里,啊香不由也沉吟了下来:“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最安全的地方...”

  钟天正在屋内转悠了起来,忽然他猛地停下,重重的吸了一口香烟:“假如把它藏在它本该属于的地方呢?哪怕不经意间被发现也是正常?我们容易忽略掉的地方。”

  啊香一语中的:“杂物间?!”

  “很有可能!”

  钟天正赞许的看了她一眼,掐灭烟蒂快步下楼,穿过堂屋绕到屋外隔壁的小间里,里面堆放着一些民房本就有的工具,锄头簸箕之类的,落了很深的灰尘,看来很久没有用过了。

  屋内很昏暗。

  两人打开手机手电筒,开始在布满灰尘的杂物间寻找了起来。

  “有了!”

  啊香喊了一句,从满是灰尘的一堆劈好的干柴下掏出来三条绳索,是平时用来扎蛇皮口袋的那种回环形。

  绳索就是普通的尼龙绳,布满着灰尘,但是表面有被使用过的痕迹,灰尘相比较起其他的物件来少了很多。

  “很好。”

  钟天正笑了起来,伸手戳了戳啊香的鼻子,顿时鼻子黑了一块。

  “咸猪手不要碰我。”

  啊香娇怒的呵斥了一句,脸上又多了几分狐疑:“这三条绳子,都是一圈一圈的回环,跟橡皮筋一样,根本不够找地面啊?如果绑在一起,那肯定就成为一根绳子了。”

  “笨!”

  钟天正抄起绳子,熟练的绕了进去,一头穿过另外一节,直接就套好了。

  “三根绳子,绕在一起,这样每个节点正好相当于落脚的台阶。”钟天正似乎非常有经验,在进行演示的时候,特地先把厨房的窗户给打开了。

  啊香又问:“为什么要把窗户打开?”

  当然,这个疑问只得到了钟天正的一个白眼作为回应:“三根绳子串起来大概一米五左右,而楼上到地面有四米五的样子,就算加上他的身高以及绑在桌子上的损耗,够不着地面。”

  “书房窗户的正下方正对着厨房的窗户,早在我第一次进入这间民房的时候,就发现它的窗户还是那种老式的对开推拉式的,从楼上下来距离不够,正好可以踩在打开的窗户顶页上作为下脚的第四个台阶,然后完美落地。”

  在解释的空档,钟天正已经把绳索绑好,翻上窗户直接下去了,动作十分的麻溜。

  “小心。。。”

  啊香本想嘱咐一句,但是等他探头出来的时候,钟天正已经落地了:“你怎么会这么快的速度,还有,你好像很了解胡光下楼的手法。”

  “以前读初中的时候,我们翻墙出去上通宵,正门又有老师守着,我们都是采用这个方法的,踩着一楼的窗户,轻而易举的落地。”

  钟天正得意的笑了起来。

  (此方法是作者本人....请勿效仿,有危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