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84章案件推断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467 2020-11-17 17:20

  “什么?”

  朱贤的脸上露出一丝惊讶,转而肯定的摇了摇头,语气坚定:“不会的,燕燕很爱我,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情,而且她这个人心地善良,我估计着,八成是她一时心软,替他维护了一下。”

  “嗯,你说的对。”

  钟天正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当时我就猜测,他们应该是不认识的。”

  “好了,询问就到这里吧,有什么情况进展,警方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节哀。”

  离开医院,两人直接赶往案发现场。

  警车跨过外环桥,视线顿时变得宽敞了起来,一眼看过去,全都是护栏围起来的待建区,往前行驶了五百米,车子左转,往里又开了进两公里,停在了一家民房前。

  这几年,上南市的房价涨的很快。

  一方面是因为很多外地的商人进入上南市大肆租赁房屋,再转手租出去,另一方面,发展规划的区域逐渐扩大,那些脏乱差的公寓基本都开始拆迁了,所以,用房的需求量也开始增长。

  民房。

  除了环境没那么好、安保性差一点以外,民房房租相对不高,地方还宽敞,倒也是个不错之选。

  两人掀开还未撤掉的警戒线,进入案发现场。

  一场入室伤害案,也彻底演变成伤害致死案。

  至于是否是故意杀人,还得等待进一步侦查,才能做出案件的最终定性。

  钟天正首先扫视了一下门锁,跟朱贤描述的吻合,没有任何的损坏。

  走进屋内,依旧如同朱贤所说,室内摆设正常,正常生活痕迹,没有什么打斗的痕迹。

  一米五的大床上,床单还留存着血迹,已经变暗发黑。

  钟天正拿出拍摄的照片,进行比对,现场还原。

  “你总结一下。”

  钟天正看向啊香。

  想要查出凶手,肯定要判断出凶手的作案动机、以及可能哪种人群会是凶手,给出一个大致的判断筛查范围。

  “好。”

  啊香快速的做出总结,说出自己的分析:“依照我的推断,行凶者的目的不是求财,因为室内没有被翻动的痕迹,说明对方不是来偷东西的。”

  “根据现场照片可以发现,黄燕的受伤时衣衫不整,内衣明细外漏,所穿起居短裤也被拽下一段,说明凶手可能求色。”

  “最后一点,我觉得,凶手跟黄燕应该是认识的。”

  钟天正目光扫视着唯一可以进入室内的窗户,反问:“为何做出如此判断?”

  “窗台上是贴着瓷砖的,但是没有任何的脚印残留,说明他是从正门进入的从门口到床上的这段距离,屋内设施也没有任何的异常,也就是说,是黄燕给他开的门。”

  啊香为自己的判断说出依据:“因为如果是陌生人进来,黄燕开门后发现是陌生人,肯定不会让他进来的。”

  “如果对方强行进入,并最终把黄燕压倒在床上,那中间这段路程,屋内的东西肯定会因为黄燕的挣扎而变得杂乱。”

  “你觉得呢?”

  啊香转头看去,却发现钟天正已经不见了踪迹。

  “这里有个脚印。”

  屋外。

  钟天正眯眼看着窗台上的瓷砖,再看了看不远处的泥巴地,指着窗台:“你侧光仔细看看这瓷砖,上面应该存在着涂抹的痕迹,还有,一般来说,大家家里窗台上的瓷砖都不会去擦拭的,更别说这种租来的民房了。”

  “也就是说,这块瓷砖被人刻意擦拭干净的?”

  啊香皱眉思考了一下,又走到钟天正所指的位置,泥土地里,存在着一个稍显明显的脚印,目测脚印长度,应该是成年男性。

  “也就说还有一种可能,一个成年男性,从窗台上翻窗而入,对黄燕进行猥亵,黄燕拼命反抗,男子猥亵不成,争执中抓过床头柜的烟灰缸对黄燕进行重击击打,随后,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再次抄起桌上的水果刀,将其捅伤。”啊香再次做出可能的推断:“随后,男子把窗台的脚印擦拭干净,随后离开这里,再然后,朱贤回到家中,开门发现这一幕。”

  “你再来看看这个。”

  钟天正弯腰捡起一块约莫一节小拇指粗细大小的残缺纸张,纸张边缘处有个半圆的弧度:“可能就是你所说的第二种情况,他从窗台进去的。”

  啊香凑了过来,看着钟天正手里残缺的纸张一角,疑惑道:“这个纸,好像有点熟悉。”

  “发|票?”

  钟天正摇了摇头:“除了发|票四周有装订孔,还有这个。”他从兜里掏出一张医院的收费单据,撕下角落的一角,与他手里的单据外形基本吻合。

  “你是想说,是那个花臂男子作案?在离开或者来的时候有掏兜的动作,所以这单据的一角,不小心从口袋里掉出来了?”

  基于现在的情况,啊香怀疑起花臂男子,也不为过。

  因为花臂男子是个活跃在医院里扒手。

  “我也是这么想的。”

  钟天正认可啊香做出的猜测:“那天在医院,黄燕一时心软,为花臂男子做出掩护,两人离开后,花臂男子却见色起意,心生歹念尾随黄燕,知道其住处后,前来作案?”

  “有可能,我现在就让他们查查这个花臂男子,他有没有嫌疑,一查便知。”啊香点头,掏出手机快速的推送着消息,抬头,发现钟天正点燃了一支香烟,抱着膀子皱眉看着民房:“你还有别的想法?”

  在案件还没有告破之前,任何有依据的猜想,都是值得鼓励的。

  “嗯。”

  钟天正吐了口烟雾,回忆着那天在医院的场景沉声道:“黄燕那天的表情很奇怪,我怎么感觉,黄燕是真的认识这个花臂男子的,所以最终选择替他遮掩过去。”

  “他们认识?!”

  啊香也是陷入了沉思。

  如果他们认识,那花臂男子的作案动机是什么?

  眼下,当务之急,就是找到花臂男子。

  案件最大的难点就在于,民房附近监控没有覆盖到,想要靠监控,有点困难。

  于此同时,围绕黄燕平时的人际关系调查也在展开,任何可能有关系的人都在询问范围之类。

  无论是伤害致死还是故意杀人,都是非常恶劣的案件,不能给凶手任何逍遥法外的喘息之机。

  让人意外的是,最先有进展的,竟然是监控这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