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434章落幕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4922 2020-11-17 17:20

  “&…”

  钟天正嘴唇蠕动,想说什么,但却又是无话可说。

  既然是抽奖。

  不中奖肯定也是有一定几率的。

  只是你好歹写个再来一次或者谢谢惠顾什么的啊,没有中奖,要不要这么直接的。

  一瞬间。

  钟天正就在心里认为,系统程序员一定就是个钢铁直男,说话也是简单粗暴。

  “麻花藤先生,你有点不给力啊。”

  钟天正自心里默默问候了一声欧皇麻花藤,小声嘀咕到:“你就不能亏一次嘛。”

  调整好心态。

  钟天正再次伸手摸向转盘。

  花里胡哨的一顿转动以后,转盘速度再次减慢,在钟天正期待的目光中,再次停下。

  “没有中奖!”

  依旧是毫无感情的几个字。

  “%…”

  钟天正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个转盘,再次触摸转盘。

  “没有中奖。”

  “没有中奖。”

  “……”

  随着第八次抽奖结束。

  没有中奖几个大字一直就是最终结果。

  钟天正彻底无语,气急败坏的直接就不抽了:“草你大爷,逗我完呢!”

  此时。

  原本他那还兴致冲冲的劲头早已经就消磨殆尽了。

  这个十连抽就是出来搞笑的。

  “不再试试了?”

  啸天看着钟天正已经往外面走了,在后背喊了一句。

  “你自己玩吧。”

  钟天正摆了摆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系统。

  回到现实。

  钟天正起身,打开二楼卧室里的后门来到阳台上,点燃了一支香烟。

  天空中。

  棉絮状的雪花洋洋洒洒。

  “滋。”

  周围很安静。

  整个村庄被白雪覆盖的白茫茫的一片,远处时不时能传来一声狗叫。

  钟天正看着远处有些出神,只剩下烟头燃烧的声音。

  这倒不是他被刚才的抽奖搞得有些心态不好了。

  在这方面,他还是有着自己很好的认知。

  有些东西,本来就是不属于自己的,没必要去患得患失。

  如同这个系统一般。

  系统的出现,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他的生活轨迹,但是他并不觉得有其他的什么,没有系统,该发生的依旧是会发生。

  当然。

  生活中很多东西,都还是需要自己去争取的。

  这个时候。

  他想起了啊香。

  跟啊香第一次接触的时候,还是因为一场车祸谋杀案,那个时候,两人之间也仅仅只是同事间的交流,眨眼间,两人就已经变成了恋人关系。

  想到这里。

  他不由咧嘴笑了笑。

  “真是的,出来抽烟也不知道穿个外套。”

  身后。

  响起啊香嗔怒的声音。

  啊香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拿着钟天正的羽绒大衣给他披在了肩膀上,细致的帮他捂严实,俏脸上写满了认真。

  “好嘞,谢谢小可爱同学。”

  钟天正龇牙一笑,自己伸手把衣服卡严实了,伸手揽住啊香的细腰,把她搂在怀里:“我刚才还在想我们的事情呢。”

  “我们的事情?什么事情。”

  啊香歪头看向钟天正,小嘴微嘟:“老实交代。”

  钟天正叹息一声,揶揄道:“我在想,你平时都是怎么娇蛮横行欺负我的。”

  “哪有欺负你!”

  啊香顿时就不乐意的嘟起了嘴巴,气鼓鼓的回击:“明明都是你自己好不辣,每次不是嫌弃我这个就是嫌弃我那个,还说我头脑简单,哼!”

  “那也不能怪我啊,是你自己跟不上节奏的。”

  “那不就是了,明明是你欺负我。”

  “……”

  钟天正哑然而笑,溺爱的揉了揉她光洁的额头:“就你会偷换概念。”

  “略略略!”

  啊香得意的冲他吐了吐粉舌,调皮的很。

  “好了好了。”

  钟天正掐灭手里的烟蒂,揽着啊香进屋:“外面太冷了,别一会感冒了。”

  “嗯啊。”

  两人折身回到屋里。

  啊香依旧被钟天正霸道的搂进了怀里,很快,啊香就呼吸均匀的睡着了。

  睡梦中。

  两只小手抓着钟天正的手臂,就像一个小熊一样,直接就挂在了他的身上。

  “小妮子。”

  钟天正探出下巴,溺爱的在她的头顶上蹭了蹭,伸手关灯,熄灯睡觉。

  ……

  章老毒杀案的真凶章也落网,让原本就吃瓜不以的村民更加热闹了。

  虽然真凶是章也。

  但是章一飞妄图顶替罪名,同样也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

  而且,章也作案以后,他通过寻找,刚好就看到了那一幕,但是他却选择了包庇,非但没有检举揭发他反而还选择了替他顶罪,这个选择更加错误。

  家里主要的两个男人都进了看守所。

  章老的葬礼更是没有继续下去的意义了,他的两个女儿女婿,接手下来操办葬礼,两天之后,章老下葬。

  下葬这天。

  外公起来的很早,自己烧水热水,刷牙洗脸以后,拿出准备好的刮胡刀,把脸部打湿,对着镜子一丝不苟的把脸上发白的络腮胡以及胡须挂的干干净净的,看上去好像年轻了几岁。

  做完之后。

  他又打开了自己床头下的柜子,把自己的军装穿上,对着木柜上的镜子,细致的整理着,表情非常的认真,谁帮他都不要。

  穿戴好军装,他披上军大衣,拎着章老的那个箱子,迈步出门。

  湘省农村这边,大多还是以土葬为主。

  彭家村这里也是一样,章老下葬的位置选在了山顶上的坟地里。

  原本外公要坚持给章老抬棺的,但是被众人给拦了下来,改成了由钟天正跟舅舅两人轮番上场。

  抬棺前四后四共八人,都是年轻力壮的中年。

  下葬的过程其实是非常的辛苦,虽然现在很多地方都取消跪送这个风俗,但是中间该要的一下仪式还是要有的,而且行动缓慢,时间很长。

  尤其是在上山的这段路那简直就是更艰难了,路窄不说,而且山体的坡度很大,在加上下雪,后期的人手更是加到了十二个。

  外公七十多岁的人了,硬是坚持着送到了山顶,随着章老的棺木落下,人群逐渐散去。

  他弯腰把手里拎着的箱子摆放在了地上,打开箱子,里面整齐的摆放着章老的军装以及勋章跟证书。

  “敬礼!”

  外公中气十足的喊了一句,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随后把箱子一同放入墓地中,随着尘土掩埋。

  整个过程。

  外公一句话都没有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