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333章无奈的现实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603 2020-11-17 17:20

  “……”

  秦湛权听着陈丽列出来的一系列数字,虽然他不能快速的算出来这究竟需要多钱,但是他知道,费用肯定是不低的。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赔偿这笔钱。”

  陈丽的语气非常的随意,似乎是并不怕这个钱要不到:“律师我也已经请好了,你如果选择不支付这笔费用,我完全可以上诉你。”

  “也许上诉对你们这些人来说,并没有什么用,但是我可以申请强制执行,你不愿意掏钱自然有人掏,你老家不是湘省的嘛,我们可以去找你的爸妈,事情长远着呢。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秦湛权拳头紧紧的攥在了一起:“我/草你吗,为什么你要就要讹上我?你们这是生讹你知不知道?”

  “呵呵,我头一次见到把自己的过错追责到别人身上,还怪我在讹你?”

  陈丽不屑的撇了撇嘴:“我记得,你还有个脑瘫的女儿吧,你自己仔细想想,这件事会对她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只要你不给钱,我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到时候把你给抓进去了,你的女儿谁来照顾?让你家里的老人么?他们自己照顾自己都是个问题,还帮你照顾女儿?抛开这些不说,光是这笔经济负担,他们能承担的起么?”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多余的话我也就不多说了。”

  说完,陈丽直接转身上了一边停着的沃尔沃轿车上,降下车窗冲秦湛权说到:“还有,下次我来的时候会提前通知你,你可以先打电话报警,让警察也一起来把这个事情给处理一下。”说完,她一踩油门直接离开了。

  车上。

  陈丽驾驶着汽车,一边拨通了一个电话。

  “哎,万总,是我是我...哎,谢谢你昂,帮我搞的这个工作证明...够了够了,一万五足够了,要是再多了,警方那边也不会相信啊...行,行,那就我妈就先挂在你公司名下,先往公司账户上走走流水,操作一下...行,改天请你吃饭。”

  陈丽非常客气,如同一条*狗一样,疯狂的跪*着电话那边的万总,然后通话结束。

  原来。

  那天陈菊花回家以后,把这个事情说了一说。

  陈丽瞬间就有了想法,她正愁着结婚婚房的首付来源呢,谁知道这眨眼之间,就有人给送上门来了,这么好的机会能浪费了嘛。

  所以。

  她当即就通过自己的关系,联系上了朋友。

  毕竟。

  讹人也是一门有学问的东西。

  做戏就要做全套。

  她要通过一个合法的手段,从秦湛权那里把钱要过来。

  “王律师,你不会觉得我怎么样了吧?”

  陈丽挂断电话,抬头看向后视镜的白衬衣律师。

  “不会,这很正常,撞人了就该赔偿,赔多赔少就看事主怎么算了,毕竟谁也不想白白承受就医过程中的痛苦。”

  王律师坐在后座,语气没有任何波澜。

  类似的事情他见过太多太多了,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顿了顿,他推了推眼镜道:“就是这个赔偿的金额,你不怕他承担不起么?”

  “切,你小看了农民工了吧?每个月工资老高了,再说了,谁还没有点存款么?我吃定他了。”陈丽自信满满的说到。

  “哦。”

  王律师点了点头,嘴唇蠕动了一下,到底是没有再说话。

  “谢谢你了,后续还得你帮忙多费点心思了。”

  陈丽笑着说了一句。

  民房内。

  二楼202.

  秦湛权回到家里。

  一股子怪味传来,他打来了一盆温水,帮女儿清理着身子,用毛巾擦拭着,擦着擦着他直接就哭了起来。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陈丽刚才说的话,他都听到了。

  很多东西说的都很专业的样子。

  他知道。

  自己这件事,百分之九十,自己得赔钱了事。

  哪怕自己打电话报警,警方也不能帮助自己什么,因为现场没有任何的证据表明,陈菊花不是自己撞的,对方要求的赔偿,在自己没有证据的前提下,完全合理合法。

  谁能帮他证明清白呢?

  没有人。

  整整一晚上。

  秦湛权都没有睡觉,搬了个凳子,坐在门口的小阳台上,看着漆黑的夜空,抽了整整一包香烟。

  自己不给这笔钱,被抓进去了,女儿怎么办?

  真的还让家里的父母去帮自己照顾么?

  ……

  “这件事情,后续你没有向警方争取过么?”

  钟天正皱了皱眉,语气怪异。

  “呵呵,争取过啊,有什么用呢?”

  秦湛权冷笑着哼了一声:“后来我也报警了,警察在中间帮我调解,把费用降低到了六万块钱,三万块的医疗费,三万块的赔偿金,但是陈丽他们一家子不愿意呐。”

  说到这里。

  秦湛权吸了吸鼻子:“我想再要一支香烟。”

  钟天正沉默了一下,再次帮他点上。

  “有时候吧,其实真的非常的无奈,有些外表看着光鲜亮丽的人,其实在那副皮囊之下的灵魂,恶心的不要不要的。”

  秦湛权发表着自己的评论与观点的时候,表情非常的平静,默默的抽着香烟:“这件事,她们就是咬死了事发当时没有监控,没有证据,也没有人证,然后偏偏她们还做了一套赔偿的证据,所以她们就能这么的理直气壮,你能有什么办法呢?”

  “陈丽更是借助着自己的什么自媒体账号,在网上把这件事曝光了,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颠倒黑白,让我成为了那个被世人所唾弃的对象,承受着来自大家的恶意,搞笑吧?”

  “我再跟你说一个搞笑的事情,她们那时候还把当时负责处理我这个案子的警察也一起告了,说警察在维护我,阻碍她们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你说你能怎么办呢?”

  秦湛权自嘲的摇了摇头:“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说的就是她们这种人了。”

  “嗯...”

  钟天正再次沉默,没有接话。

  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呵呵,不过,现场发生的所以的事情,不就是最好的证明么?”

  秦湛权深呼吸了一口,语气变得坚定了起来:“杀人不过头点地,一个人做什么都不要太过分了,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说的不就是这个道理么?陈菊花的死,陈丽的双手被我废掉,不就是他们的报应么?”

  “她们做的事种下了因,我做的事就是她们得到的果。”

  在说起这件事来。

  秦湛权的语气中没有任何后悔的意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