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109章大猪蹄子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643 2020-11-17 17:20

  旧案新翻,是非常有难度的。

  尤其是已经结案且没有任何疑点的案子。

  钟天正尝试着查看这个案子的卷宗,无一例外是没有任何其他的的发现。

  如同余城所怀疑的嫌疑人哥哥项宇飞,也只是有过及几次简单的口供而已,也没有任何的问题。

  那么,问题会出在哪里?

  孟时被杀一案,肯定不会是巧合。

  到底是什么人,又想把这个案件翻出来?

  他还会不会有下一步的行动?

  “对这个案子有兴趣?”

  朱队长朱常亮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钟天正身边,把手里的一个卷宗收了进去。

  朱队长平时可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角色,一般很少能看到他,队里多以李组长主持大局。

  “没有,翻看一下。”

  钟天正把案卷放回架子上。

  “上次异地抓捕的人贩子案,已经结了。”

  朱常亮把东西归位:“外面去抽根烟?”

  “走吧。”

  两人来到室外,朱队长抽出一支软白沙,抛给他一支:“我记得你。”

  “哦?”

  钟天正点燃香烟,等待着下文。

  “陈蓉案,你是他男朋友对吧?”

  朱队长吐了口烟雾,陷入回忆:“这个案子,当初刚发生,队里直接给我们下了死命令,务必以最快的速度破案,我是主要侦办人员之一,你要是有什么疑问,可以问我。”

  既然朱队长是参与了这个案件,那钟天正也不藏着掖着了:“嫌疑人的哥哥项宇飞,有没有可能有疑点。”

  “没有可能。”

  朱队长摇了摇头:“我记得当时你们学校传的还挺疯的,说项宇飞是背后指使人,但是我们仔细的侦查之后发现,这个人没有疑点,首先,事发时他没有在场,二来,案发前近一个月的时间里,他都在国外进行一个什么高级活动,跟外界都没怎么联系过。”

  “所以,他的嫌疑,是最先被排除的。”朱队长抖了抖烟灰,转头看向他:“你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有,也不算有。”

  “那看来就是有方向了。”朱队长吐出最后一口烟雾:“有的话,那可以尝试着跟一下,任何案件都有可能有纰漏的地方,时隔多年,如果真的有线索冒出来,那背后那个人,肯定也会露的。”

  “嗯。”

  钟天正点了点头,表示肯首。

  接下来的几天。

  他还真的就在围绕这件事在忙合。

  首先就是针对孟时的调查了。

  已经死去的孟时,生前跟项宇飞没有太大的交集,跟阳笑之间的恩怨,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深。

  根据阳笑死前的交代。

  他的作案动机,是因为孟时造成了他女儿毁容重伤。

  可是根据调查,阳笑的女儿根本就没有出事,现在正在学校读大学,青春活泼。

  两人唯一的交集,就是一个月前,阳笑跟孟时在餐馆偶遇。

  吃饭的时候,孟时一不小心打翻了一个热水壶,热水溅了一点在隔壁桌的阳笑女儿身上,但当时并没有什么意外,双方也没有发生过争执,更没有后续。

  也就是说。

  阳笑全程在撒谎。

  这一切,都是他早已经就编造好的故事。

  钟天正的视线落在了那二十万上。

  脑海里。

  大^师级的空间想象力发散,他的推测浮上心头。

  雇主想要对孟时动手,但又害怕法律,所以他需要选一个人帮他动手。

  身患绝症的阳笑被他发现了。

  这是个最佳人选。

  他找阳笑谈妥好条件,把事先自己策划的一切告知阳笑,让他按照这个行动计划做。

  一个将死之人,面对二十万的金额,肯定是无法拒绝的。

  于此同时。

  师心语汇报上来最新的一条消息,更是吻合他的猜测。

  阳笑的债务,早在一周之前就已经还清了。

  根据多方收款人的证实,阳笑偿还债务的方式都是面对面现金。

  捕捉到这一点。

  钟天正开始对阳笑生前的活动轨迹进行了追踪,但是却一无所获,没有任何他跟外人见面或者交流的线索。

  追踪到这里,一切又陷入了僵局。

  背后这个人,似存在,又好像不从出现过,一切都只是他的猜想而已。

  钟天正并没有心烦意乱。

  在这一点上,他的心态很好。

  任何一个案件,不可能一蹴而就。

  “那个,阿正?”

  啊香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钟天正的身后,伸手戳了戳他的肩膀:“下班了还不走吗?”

  “哦?看来你是有事情要说啊。”

  钟天正合上笔记本站了起来:“那我就洗耳恭听了。”

  啊香沉吟了一下,小声的凑到钟天正耳边:“周六晚上有没有时间惹,去我家吃饭?”

  “啊?”

  “哎呀不是不是,就是..不是...我...哎呀”面对钟天正怪异的表情,啊香脸色唰的一下就红了,快速的解释道:“就是那什么嘛,周六我外公生日嘛,然后家里叫一起吃饭来着,我爸妈的意思就是说要么带着男朋友一起去,要么就给我介绍对象了。”

  “啊,原来如此。”

  钟天正一副我懂了的表情。

  世界上有两件事情是难以违背的。

  第一件事就是父母的催婚。

  第二件事还是七大姑八大姨的催婚。

  归根结底还是催婚。

  钟天正就曾经被安排一次,还被人喜当爹,安排的明明白白。

  “帮个忙帮个忙,拜托拜托。”

  啊香双手合十态度诚恳:“这件事要是你帮我了,那我以后就是你的第弟,任你驱使。”

  “当真?”

  “当真!”

  “那行,去给我带杯水去。”

  “唔,你这个人怎么这样,说驱使就驱使,不带客气的?”

  “哼,臭弟弟,说任我驱使,让倒杯水就不行了?”

  “噫..”

  啊香嫌弃的端起水杯给他倒水去了。

  “行了行了,逗你的。”

  钟天正笑着摆了摆手,拿上车钥匙:“走吧,我送你回家去。”

  “送我回家?今天是刮什么风了?”

  啊香就势放下水杯:“怎么,良心发现?”

  “送送我弟弟怎么了。”

  “啊啊啊啊,不要再叫我弟弟了。”

  啊香非常非常的抓狂,看着已经走远了的钟天正,嘟嘴小声的嘟囔道:“我才不要做你的弟弟呢,谁要做你的弟弟了,哼,大猪蹄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