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8章被区别对待的李组长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740 2020-11-17 17:20

  

  “额...怎么了?”

  钟天正看着啊香脸上莫名涌现的两坨绯红,目光疑惑。

  “啊...”

  啊香猛然醒悟,羞涩的捂着脸,笑意不减:“没事没事,你快问吧。”心里如同小鹿乱撞。

  该死。

  他会问我什么问题呢?

  比如下班有时间吗?

  我要怎么回答才好呢?

  啊香的心理活动显得过分活跃起来。

  钟天正抿了口鲜美的豆浆:“那个,很凶的哆啦A梦叫什么名字?对新人一点也不友好。”

  啊香回答迅速:“你喜欢哆啦A梦?我也很喜欢啊。”

  “不是,我说的是...那个。”

  钟天正冲角落里的办公桌努努嘴。

  短发女警这会正在快速的敲击着键盘,发出“啪啪屁啦帕啦”的声音。

  “啊?你在说心语姐啊?”

  啊香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语气中透露出浓浓的失望,但却又要保持笑容,皮笑肉不笑的:“她全名叫师心语,咱们组里数一数二的技术专家,是个电脑高手,之前一笔特大电信诈骗案,她立了大功。”

  虽然啊香有些不高兴,但是,对师心语的评价,还是非常的诚实、由衷。

  “啊,谢谢啊香了。”

  钟天正点点头,再次喝了口豆浆:“豆浆味道不错哦,我喜欢。”

  “那行,我上班去了。”

  啊香转身,步伐轻盈的走向自己的办公桌,掏出笔在便利贴写下豆浆二字,这才认真的投入工作中去了。

  半个小时后。

  李组长疲惫的拿着保温杯从审讯室出来。

  方才,他又提审了张得胜,再去队长办公室通报最新进展,得到了队长的肯定。

  李组长如释重负出了口气,目光落在了休息区桌上的油条。

  油条只有一半,还有半边,应该是被人撕了。

  “咕咕。”

  李组长揉了揉作响的肚子,目光又扫视了一遍低头工作的众人,然后挪动着小步伐,快速的到达油条面前,漫不经心的拿起油条,细细的吃了起来。

  “油条应该配豆浆才完美。”

  李组长在心里想到。

  不经意间,目光落在了闭目养神的钟天正身上。

  在他的面前,倒下了两杯豆浆空杯。

  “组长,那啥,阿正喜欢喝豆浆,我就让他多喝了一杯,没关系吧?”啊香露出半个脑袋喊道。

  “……”

  一瞬间。

  李组长顿时感觉味同嚼蜡,油条生硬难以下咽。

  自己堂堂一个组长,竟然被区别对待了!

  怎么办呢?

  李组长默默的拧开保温杯盖,把里面剩下的最后一口枸杞菊花茶喝下,心里畅快了些许。

  “下班吧。”

  李组长招呼一声,摇醒趴在休息区睡着的几个警员,满打满算,他们已经连续工作了二十九个小时,又嘱咐道:“今天休息吧,没有指示的话,明天上班。”

  “阿正,住哪里啊?”

  门口。

  李组长把保温杯放在自行车框里,遇到了正在扫共享单车的钟天正。

  “怡园小区。”

  钟天正跨上单车,准备开拔。

  “好巧,顺路。”

  李组长踩着脚蹬子跟了上来:“今天汇报工作的时候,队长对你可是赞许有佳,这个案子只花了十小时不到就告破,你是主功,以后继续表现昂。”

  “谢组长夸奖。”

  钟天正放慢速度回答道。

  “不过,我有点好奇,我记得你在学校,没有过参加类似案件的经历啊。”私人时间,李组长道出了自己的好奇:“你是怎么一拖二二拖三剥离案件的?”

  “我在学校学过心理学,成绩还不错,所以就发现了端倪。”钟天正轻描淡写的回答道。

  “……”

  “嘎吱。”

  一阵刹车声响起。

  钟天正挥了挥手:“慢点骑,我先走了。”

  李组长看着渐行渐远,被阳光覆盖的钟天正,突然就觉得,早上九点钟的太阳怎么这么刺眼?

  心理学?

  我以前在学校也学啊,成绩还是班级前三,年纪前十呢,我怎么没发现端倪?!

  我也是市警院毕业的啊。

  ……

  怡元小区。

  上南市东端的LC区。

  或者说工业住宅区。

  小区边上,就是一个大型的工业机械制造工厂,钟天正骑着单车穿梭在狭小的双行道路上。

  除了路两边停满的轿车,另一条风景线就是随处可见的横穿道路而过的铁路轨道。

  钟天正的父母就是这个工厂的职工。

  他的父亲钟飞,凭借着几张高级技工证书以及过硬的手艺,在这一片住宅区,都小有名气,邻里关系融洽。

  “阿正啊,今天不上班啊?”

  “警局今天放假么?”

  进入小区,时不时就能听到那些退休的阿婆阿爹跟他打招呼。

  钟天正笑呵呵的一一回应。

  爬上六楼,开门。

  父母都上班去了,桌上几块面包,边上留着一张纸条,隽细的字体写着:“水煮鸡蛋在壶里,鲜奶在冰箱里。”

  “嘿嘿。”

  钟天正放下纸条,简单的冲了个澡。

  回到房间,拉上厚厚的窗帘,房间里陷入黑暗。

  八个小时以后。

  钟天正醒来,看了眼时间,下午六点半。

  李组长的电话打了进来。

  “阿正啊,你在家没有?”

  “在。”

  “你到小区门口来。”

  钟天正疑惑的拉开窗帘。

  小区门口的位置,正是穿着警服的李组长,以及那个短发干练的师心语,两人被围在里面,时不时记录着什么。

  “马上到。”

  钟天正套上大裤衩,踩着拖鞋下楼了。

  “组长。”

  钟天正打了个招呼,挤着人群进去了。

  这会,师心语正有条不紊的跟两个外国中年交流着,一口流利的英语说得很顺畅。

  这两个人,他有印象。

  应该是工厂里的外国技术人员,在小区里偶遇过几次。

  至于李组长嘛,则负责警戒。

  英语不好,这是他的短板。

  “阿正。”

  见到钟天正,李组长迎了上来:“跟你打听打听情况。”

  “怎么这是?”

  钟天正再次看了眼俩白人:“他们的电动车丢了?这种一般是流动性作案,我可做不到几个小时破案。”

  “别给我添乱好吧。”

  李组长没好气的摆了摆手:“这回是个大型失窃案。”

  “大型失窃案?”

  钟天正眉头一挑,摸出香烟来点上。

  这会他不上班,抽烟这种私人行为不影响形象。

  “对,事件严重!”

  李组长脸上挂着凝重的表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