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666章悲惨的王觉大章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5288 2020-11-17 17:20

  “他给你打电话,还说了什么?”

  钟天正不动声色的收回与啊香对视的目光,跟着问到:“具体一点,最好是每句话都回忆给我。”

  王珏摇了摇头,否认道:“没有,他除了让我找你,告诉了我你的具体地址,没有跟我说过其他任何的东西了。”

  “好吧,我知道了。”

  钟天正摆了摆手,皱眉裹着香烟,没有再多说什么了。

  十分钟后。

  赶来的同事把王珏给带了回去。

  入夜。

  十二点。

  钟天正躺在床上,双手枕着臂弯,看着天花板,整个人看的有些出神。

  到目前为止。

  案件再次回到了原点。

  王珏的出现,很多问题并没有迎刃而解。

  比如说,可能具有作案动机的凶手?

  王珏的通讯录里的人太多了,根本无法锁定到具体可能有动机的人,他朋友圈里的每个人,都可能都看了他的这条动态。

  想要排查。

  只能是回到李亿广的身上。

  王珏跟张广云两个人现在都已经浮出水面了,这两个跟李亿广没有任何交集的人,或许只是被凶手借用了一下身份而已,也仅此而已。

  钟天正觉得,视线应该从这两个人身上收回来了。

  “现场遗留下的那些特意的留白。”

  钟天正翻了个身,啊香侧着身子睡在了他的身边,单薄的空调被里,露出了她白皙的手臂。

  “你说,凶手为什么既然在李亿广的家里,选择了用鲜血来拖地,为什么会故意留下那些空白呢?”

  钟天正尝试着往某些千奇百怪的迷信上去想,但是也都被他否决了。

  “好了,不早了,明天再想吧。”

  啊香伸手抚摸着钟天正的脸庞:“早点睡觉吧,养好精神才行,王珏已经找到了,可以从他被人带走的地方找找周围的监控,再进行筛查,找到凶手的特征。”

  “嗯。”

  钟天正伸手把床头灯掐灭,只留下一盏小米夜光床头灯,暗橙色的灯光渲染着屋内。

  钟天正挪了挪身子,伸手把啊香给揽进了臂弯当中,轻轻的抱着她,啊香散开的秀发铺在枕边,淡淡的小苍兰的香味混合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钻进鼻孔当中,让他一阵噫动。

  屋内的呼吸声逐渐变得沉重了起来,时不时响起一阵异响,迤逦之风。

  “对了!”

  忽然。

  啊香惊呼一声,伸手挡住了钟天正,把室内灯光按亮:“我想起一个事情来了。”

  “什么事情?”

  钟天正一脸坏笑的看着啊香。

  “正经事...”

  啊香蠕动着嘴唇,带着红晕的脸蛋上,羞红多了几分:“你说,在李亿广的大平层里,凶手故意留下的留白,会不会是...”

  “是什么?”

  钟天正有些懵,这个时候,他的脑袋是没有那么清新的,眼中全是雪白的一片:“我没能Get到你的点。”

  “就是...就是那个。。。”

  啊香羞红着脸蛋侧了过去,不看钟天正:“你再想想,卧室,客厅,阳台,厨房,以及各种各样的地方,而李亿广这个人的个人生活动作又是那样,身边的女孩子从来没有个固定的。”

  “你说那些特意的留白,会不会是他曾经跟那些女孩子...”

  说到这里,啊香的声音已经细不可闻了。

  “!”

  钟天正的脑海里如同一道闪电劈过,整个人豁然开朗。

  对啊。

  他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

  从看到这些留白开始,钟天正就一直在想这些留白会不会有什么独特的含义。

  啊香现在的解释,无疑就是最好最合理的解释。

  这些留白,压根就没有什么独特的含义。

  李亿广的个人生活作风这么的混乱不堪,这些留白的地方,或许就是他跟他曾经带回家的那些女孩子活动过的地方。

  “啵!”

  钟天正一下子豁然开朗,有种柳暗花明的感觉,激动的抱着啊香,直接一个强吻就亲了上去,以示嘉奖。

  有了啊香的这个推断,那么,接下来他们排查的目标,将会再次缩小很多很多。

  大规模的调出人手,专门对李亿广所交往的这些女孩子进行排查,这一切,或许就是出于情/杀,之前所怀疑推断的竞争对手,生意上对手的凶杀,统统可以暂时排除。

  ……

  第二天一早。

  钟天正还没醒呢,就被电话给吵醒了,是老爸钟飞打过来的。

  钟飞的声音在手机里响起:“儿子,快下来,老子给你送个好东西过来了。”

  钟天正看了看一脸迷糊被吵醒的啊香,问到:“什么啊?在楼下?”

  “好东西,叫啊香一起下来。”

  说完,老爷子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什么啊,一大清早的就搞的神神秘秘的。”

  钟天正无奈的耸了耸肩,看了眼时间,这个点,才早上六点半,跟着道:“别睡了,老爷子特地说叫你一起下去。”

  “啊,钟叔叔来了啊?”

  啊香眨巴着眼睛,一股脑从床上爬了起来,直接就钻进了洗手间里,开始收拾着自己。

  尽管她已经极力的收拾自己了,但依旧是避免女孩子特有的通性,墨迹,花了近十分钟才跟着钟天正下楼。

  两人来到楼下,只见老爸正靠着一台蓝色的红旗HS7引擎盖抽着香烟呢。

  车子整体非常新,就连轮胎上的泥土印都没有多少,应该是刚提没多久的。

  “额...”

  钟天正看着这台崭新的红旗HS7,脸上一下子浮现出了笑容:“送给我的?”

  “错,是送给你跟啊香的。”

  钟飞点了点头,底气十足:“之前给你的那台小黄车不是已经没了嘛,以前是觉得你一个人开个那车代代步完全没有问题,但是现在不是还有我们的啊香妹子嘛,所以就给你提了个新车,所有手续都给你弄好了,我亲自试驾开过来的,妥妥的。”

  说完,老爷子还拍了拍车头:“怎么样,我的眼光不错吧,啊香妹子,喜欢嘛。”

  “钟叔叔..”

  啊香忸怩着躲在钟天正身后,多少有点不好意思:“我其实都无所谓,阿正喜欢就好了。”

  “哈哈哈...”

  钟飞豪爽的笑了起来,摆手道:“你也不要有什么压力,真的就是纯粹给你们代步而已,不是说开了这个车,就要强迫你们结婚等等诸多云云,感情的事情,你们年轻人自己做决定。”

  “钟叔叔...”

  啊香一听,整个人就更加的害羞了。

  “行了行了,我去小区溜达溜达去了,你们先熟悉一下车,今天就能开去上班。”钟飞笑了笑,把车钥匙交给啊香,随即背着手往小区里走去了。

  “哎,爸,你不是跟老妈出差去了么?怎么有时间买车提车啊。”钟天正拿着车钥匙钻进了车内。

  “……”

  钟飞险些摔倒,回头恶狠狠的骂道:“你个大蠢驴,老子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憨憨。”说完,老爷子摇着头就走了,嘴里小声的嘟囔道:“老子不出差,人家啊香妹子能在家里住?蠢得呢!”

  ……

  接下来的几天。

  钟天正分配了大规模的人手对李亿广的这些感情关系有联系的女子进行起了筛查。

  另外一边。

  他自己,也是带着啊香,在警员的协助下,来到了王珏当初被人绑架的地方,也就是王珏刚从家里出来没多久的地方。

  不过。

  现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理想,这个位置处于这种城中村的民房,监控设施存在着很多的死角,基本上王珏消失的地方,周围好大一片都是盲区,不存在监控。

  凶手在行动之前,应该是提前踩好了点,故意选取的这么一个地方才对。

  另外一边。

  李亿广这里预料中的收获也并没有如同想象中的一样到来。

  “啧啧,这李亿广到底是有些手段吖。”

  师心语把这五十三个李亿广的前女友的信息汇总全部都集中到了一起,铺在钟天正的面前:“你猜猜,他的这些前女友,都是怎么处理的?”

  “说重点。”

  钟天正眉头紧皱的看着面前这一沓资料,没有翻动的兴趣。

  “哦,真没趣。”

  师心语一副无趣的表情,撇了撇嘴道:“李亿广跟前女友的关系都处理的非常好,全部都是和平分手,没有出现过任何的纠缠,基本上都是花钱处理好的。”

  她抽出几张资料来,上面都是李亿广跟这些女孩子的一些转账交易记录:“基本上都是几万到十几万不等的分手费来往,应该都是和平分手。”

  “另外,你要的他们小区地下车/库的监控记录抽调出来了。”

  师心语把最底下的几张资料抽了出来:“监控目前只能提取到一个月以内的,经过小王筛查过后,可以确定,李亿广这一个月时间里,总共带了三个女孩子回家。”

  末了。

  师心语又再度补充了一句:“一个月以内三个,这三个女孩子,基本上都是连续跟他回家几天的那种,然后就没有再来过。”

  “另外,我们查过了李亿广的身份证使用信息,这个人,近半年来,没有去外面有过开房过夜的记录。”

  师心语把最后一张单子摆在钟天正的面前:“跟你猜想的一样,李亿广从来不在外面过夜,基本上每个撩到的女孩子,他都是带回家里。”

  “那些跟他回去的女孩子,也都是这么说的,从来没有出去过夜过。”

  “好的,我知道了。”

  钟天正点了点头,视线落在面前的这堆资料上,脑海里开始把信息整合。

  李亿广把这些女孩子带回家的动机非常明确。

  上南市的大平层,绝对都是数一数二的房产了,住在这里面走个路都能迷路的感觉,足以让那些女孩子眼花缭乱了,肯定是一拿一个准。

  他的银行卡转账记录足以说明,他跟这些女孩子谈恋爱都是和平分手的。

  那么为什么会是情/杀?

  难道是因为分手费给的太少,有些人不满足,一直纠缠他,最后杀了他?

  “不应该。”

  钟天正即可推翻了自己的这种想法。

  分手费。

  完全是李亿广的个人处理感情事务的一种习惯。

  他又不是什么上市公司的老总,而且个人人设是没有结婚的状态,都是以谈恋爱的名义在撩妹,完全没有被人攻击的点,所以那些女孩子以谈恋爱分手这种往事来曝光威胁他,压根不存在可能性。

  因为这些东西对李亿广完全没有威胁的。

  谈个恋爱,并不犯法。

  即便是上了新闻又如何?

  顶多就是多了个换女友换的勤快的人设而已,对他本人又没有任何不利的影响咯。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

  杀人动机是什么!

  直到现在。

  钟天正都没能Get到正确的杀人动机,这对查案方向非常的不利。

  “正哥,正哥...”

  小张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钟天正的伸手,伸手摇晃着他的肩膀:“怎么了正哥,发呆了都。”

  “哈...在想事情。”

  钟天正身子一颤,看着身边的小张:“你回来了,走,咱们去外面抽根烟去。”

  “好,我叫上监控王一起。”

  小张点了点头,折身来到监控王的身边:“走,抽烟去...我擦,你们...”

  说着,他跟着伸手也推了一下小王,把他从发呆中带了回来:“今天你们都是怎么了,正哥上班在发呆,你上班也在发呆,看来你们今天的工作效率不行啊,走,抽根烟提提神去。”

  “呵呵。”

  小王笑容僵硬,放下手里的耳机跟鼠标,视线从监控画面上离开,跟着起身:“走走走。”

  三个烟枪/来到了屋外,点上香烟开始吞云吐雾。

  “正哥,你这车挺不错啊。”

  小张指着边上的蓝色红旗HS7道:“造型挺好的,霸气。”

  “呵呵,老爷子买的。”

  钟天正摆了摆手,看向小张:“你刚才找我想说什么事情来着。”

  “你前几天不是让我去调查那个王觉么,由于手里有点其他的事情,今天才去跟那边社区的民警接洽过,得了点信息,回来跟你说一下。”

  小张裹了口烟雾,摇头道:“你别说,这个王觉其实也是挺惨的一男的,跟老婆结婚了好几年,结果你猜怎么着,她两个孩子,都不是他自己的,前一阵子,这个事情闹到派出所了都,惊动了社区警察。”

  “啊?”

  钟天正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呢?”

  小张摊了摊手:“然后?然后也没有什么了啊,两个人直接就闹开了呗,但是也没有离婚,反正是不住在一起了。”

  “嗯。”

  钟天正裹了口烟雾,倒也没再说什么。

  这一点,跟之前自己和啊香去王觉家里调查的时候,掌握的情况差不多,大差不差。

  钟天正掐着快烧完的烟蒂,随口问到:“对了,他老婆叫什么名字。”

  小张回到:“卞盼盼!”

  “什么?”

  钟天正一下子就愣住了:“卞盼盼,你确定?”

  “是啊!”

  小张一脸肯定的点头:“对,就是这个人,怎么,有问题嘛?我还有她的资料。”

  “!”

  钟天正接过资料,看着上面的照片,一下子就愣住了。

  卞盼盼。

  刚才。

  师心语拿给自己的那一叠李亿广五十三个前女友中,第三个人的名字就叫卞盼盼,那时候自己没注意看,一下子念成了卡,结果都被师心语给取笑了都。

  这个卞盼盼,跟王觉的老婆,是同一个人。

  那小张刚才说的王觉的感情情况岂不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