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790章突然的见面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5871 2020-11-17 17:20

  一眨眼。

  主播炒作案已经过去近半个月的时间了。

  面对张凯南在审讯时候说出的那些话,钟天正不知道该怎么去反驳他,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反驳。

  因为就连他,也觉得,张凯南有些地方确实是说对了。

  太多的人,在看到别人的成功以后,就想着如法炮制别人的成功,他们总以为,站在屏幕前大把赚钱的人,是那么那么的轻松,丝毫没有注意到,别人在背后又花费了多少心血。

  所以。

  有些人就开始想着办法去炒作,总希望制造点什么事情而一炮而红,从此不劳而获。

  就跟前一阵子的某服装品牌试衣间事件的女角,竟然还打包包装宣布出道,在很多人看来,不过是一个笑话而已。

  但是。

  她其实就是这种现象的一个很好的典型跟缩影,一有什么话题,只要看到有炒作的噱头,第一时间就开始准备了。

  总想着炒作而红,不现实的。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刑警队并非一直都是很忙,钟天正在处理完这个案件的几天时间里,手上也没有再出现过什么棘手的案子,换句话来说,这是一件好事。

  日子好像一天天再度平静了下来。

  知道邸茹芸的出现。

  这天傍晚。

  钟天正处理完手里的案子以后,等啊香一起,两人结伴准备下班回家,刚出到外面的门口,却发现了熟人。

  邸茹芸。

  陈蓉的闺蜜,钟天正曾经的追求者。

  算下来,自从上一次的凤凰古城旅游过后,他们之间的联系也再度少了起来,知道匿名者案件的结束,双方也算是彻底没有联系了。

  想当初。

  匿名者案件中,她其实还提供了一条不错的线索,那就是来自国外的那个匿名账户,虽然那个账户最终没有起到什么效果,甚至说还曾经误导过钟天正他们。

  “哈喽!阿正..”

  邸茹芸主动打着招呼看,冲他跟啊香摆了摆手:“这位是啊香吧?上次我们应该见过一面的吧?”

  她还记得啊香,对这个女孩子、钟天正的女朋友印象还是非常深刻的。

  在她的身边,还站着一个中年男子,看上去约莫三十岁左右的年纪,从两人的站位来看,关系应该是非常亲密的。

  “你好呀,芸姐。”

  啊香脸上露出了笑容,大方的伸出手来跟她握了一握,然后看向她的身边站着的中年男子,也是微笑颔首,算是打招呼了。

  中年男子同样也是大方一笑,冲两人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好久不见了。”

  钟天正伸出手来,跟邸茹芸握了握,笑着看向边上的中年:“这位是?也不介绍一下。”

  “我不说,你们两个肯定也是猜到了的。”

  邸茹芸笑着捋了捋额前的秀发:“我男朋友,之前你们没见到,所以也很正常。”

  说着,她介绍了一下:“他叫李功来,我的男朋友,或者说未婚夫。”

  “那很好嘛,都已经订婚了。”

  钟天正扭头看向李功来,同样跟他握了握手:“我芸姐还是很好的一个女孩子,你可要好好的对待人家。”

  “哈哈,这不是肯定的么。”

  李功来爽朗的笑了起来,推了推自己的黑边眼镜儿:“你们也一样,男才女貌的,很般配。”

  “过奖了。”

  钟天正笑着摆了摆手,掏出烟盒来,给他派了一支,李功来接过香烟夹在了耳朵上,应该是不抽烟的选手。

  “走,晚上一起吃个饭什么的?”

  钟天正低头点上香烟,往四周看了一下:“前面不远的距离,最近新开了一家餐厅,味道还蛮好的,一起去聚聚嘛,啊香很早以前就跟我说想去吃来着,但是一直没有时间去。”

  “呵呵,不用了。”

  邸茹芸笑着摇了摇头,深呼吸一口:“其实呢,我今天来找你,就是想跟你说一点事情而已,说完我们就走了。”

  “功来不是一直在国外工作么,然后这些年的异国恋我们也都走过来了,后半辈子的事情也谈好了,所以我把我在凤凰古城开的那间民宿酒店给卖掉了,这次来这边,也是准备从这里坐飞机出国,以后就定居在国外了。”

  “啊..”

  钟天正愣了一下,随即点头:“那也蛮好的。”

  “呵呵,看你笑得,挺生硬的。”

  邸茹芸调侃的回了一句:“你放心好啦,我们虽然在外面定居,但是我们的国籍是不会变的,我们觉得挺好的,打死也不会转国籍的。”

  “没有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

  钟天正笑着耸了耸肩,故作较真道:“你这可就是污蔑我们了昂。”

  “那我们借一步说话?”

  邸茹芸扫了一眼周围,指着局院子里的石桌石椅说:“咱们三个那边去谈吧。”

  “张哥?”

  钟天正有些意外。

  邸茹芸要跟自己说什么事情,竟然还要规避掉张功来,自己的未婚夫。

  “没事,你们谈。”

  张功来笑着摆了摆手,说到:“茹芸既然不想让我知道的事情,那肯定是我不方便知道,我自然不会介意的,我们完全相信对方的。”

  “给你点个赞。”

  啊香竖起了大拇指,随即三人走到了另外一边,这个时候,张功来才把香烟从耳朵上拿下来,点上靠着一边抽了起来。

  “你未婚夫还挺有意思的。”

  钟天正看着那边抽烟的张功来,笑着点评了一句:“举止什么的都挺有风度,蛮不错的。”

  “呵呵,那我就替他谢谢你了。”

  邸茹芸笑着耸了耸肩,看上去也蛮开心的。

  钟天正弹了弹烟灰,继续说到:“怎么?突然一下子就听说你要去国外了,之前一直也没有听到你提起过。”

  “也差不多了吧,其实我一个女人家的,在那边开着个客栈上下打理的其实也挺不容易的,然后功来也蛮好的,所以就一起过去了。”

  邸茹芸摇了摇手,不免有些叹息:“最近时间,尤其是今年,那边的口碑也不怎么好,都说是在胡乱涨价啊之类的,算了,也不说了,反正那边已经盘出去了。”

  “嗯。”

  钟天正点了点头,直入主题:“你这次从这边出去,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给我说么?”

  讲道理。

  湘省那边的机场,也有国际机场的,如果她真的要直接走的话,直接从那边走就行了,没必要还大费周章的飞到上南市来,跟自己说完事情以后,再从这边飞走。

  “确实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而且电话里面三言两语的也说不清楚。”

  邸茹芸把自己随身的小包包拿了上来,双手按着包包开口:“最主要的是,有个东西要交给你,走快递什么的,我也不放心。”

  “哦?”

  钟天正眯了眯眼,看着对面的邸茹芸,总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的简单,而且他猜测,很有可能,她说的这个事情,跟匿名者有关系。

  毕竟。

  虽然他们之间有过一段单方面的感情过往,但是双方都没有更深一步的纠缠过,严格意义上来说,只能说算是曾经感情上的一段过往的美好懵懂憧憬而已。

  而且平时也都是很少联系,她主要是以前跟陈蓉的关系很好,号称好姐妹,陈蓉事发以后,双方也就很少有联系了。

  唯一的联系点,就是过年时候回去以后,去凤凰古城旅游,偶然之间,然后双方来了个偶遇。

  “你说。”

  钟天正摆正了身子。

  啊香的视线也聚焦在了她的身上,她似乎也猜到了中间的一点点,毕竟钟天正对她从来是没有任何的隐瞒。

  “你的事情,我前一段时间多少也了解过一些,你的失踪,然后匿名者案子的结案,这些我都了解。”

  邸茹芸一开口,钟天正啊香不由对视了一眼。

  果然是冲着这件事情来的。

  只是。

  这个案子不是都已经结案了,为什么她却突然提起这件事来?

  “你们是怎么想的?”

  邸茹芸没有继续往下说,反而是反问了一句:“对于这个案子,你们已经结案了,是吗?”

  啊香歪头看着钟天正,钟天正没有说话,把话语权交给了她,这个案子的最终结案,都是啊香亲自操办,全程亲自参与,把最终的陈昇给揪了出来。

  所以钟天正认为,得按照啊香说的来算。

  “是的。”

  啊香点了点头,肯定的说到:“案子是我亲手侦办的,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应该就是这样了。”

  “很可能,最终的老板,还是没有出来。”

  邸茹芸看着信誓旦旦的啊香,说出了自己的看法:“钟天正失踪以后,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发生了什么事情?”

  啊香眉头一下子皱到了一起,她肯定不是要跟自己探讨自己在这过程中,是如何把案子结束的。

  邸茹芸看着她:“是的。”

  “你是说,发生在我身上的?”

  啊香一下子就想到了关于孩子的事情。

  “对,就是关于你们孩子的事情。”

  邸茹芸肯定的点了点头:“你们身后难道没有差觉出来,你们的孩子,丢失的很莫名其妙么?就这样突然就没有了?”

  “!”

  啊香一下子就沉默了下来。

  不止是她,钟天正同样。

  他们一直都觉得这件事有猫腻,但是由于没有任何的线索,所以他们也就没有再继续往下查下去了。

  因为老四说他没有做过这件事。

  而啊香孩子没了,行凶者说就是老四指示他做的。

  “很可能就是背后的老板,安排人对你下手的。”

  邸茹芸的语气说的非常肯定:“难道你不觉得么,在一次次的调查中,钟天正一次次的无限接近于后背的真相,所以他最终选择了对钟天正下死手。”

  “然而,钟天正从山崖上掉下去了,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尸体,而这个时候,啊香很快的就接替了钟天正手里的工作,而且不单单是把案子给接了下来,还很快的就把案子给破了,而且是连着所有的根系都一起拔掉了。”

  “不光是陈昇,就连他们背后的金主,你也给他一把连根拔起了,这对他们来说,很伤的,没有了资金的事情,他们很可能事情都难以再继续运转下去了。”

  “所以,钟天正已经消失了,死了,他非常的怨恨钟天正,但是又没有发泄的出口,而这个时候,啊香却有了钟天正的孩子,所以,他就把怒火发泄到了啊香身上。”

  “或者说,发泄到了你们的孩子身上,他恨钟天正,恨之入骨,所以他连你的孩子也不放过。”

  邸茹芸说到这里,钟天正啊香直接陷入了沉默,眉头拧成了川字,莫名有些难以接受。

  但是。

  他们没有任何反驳的理由。

  因为邸茹芸说的这些,有一部推理,结合他们自己调查得知的结果,还是能对的上号的。

  “滋...”

  钟天正重新点上了一根香烟,默默的大口裹了起来,一口接着一口的,整个人的脸埋在烟雾中,看不清表情。

  很快。

  一根香烟见底。

  钟天正的脸从烟雾中露了出来:“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跟陈昇是好朋友才对,你为什么会把这些事情来告诉我呢?”

  “呵呵,这些都是我自己暗中去了解的。”

  邸茹芸笑着摇了摇头:“怎么说呢,这件事也算是送给你们小两口的一个礼物吧。”

  钟天正不说话了。

  他实在无法想象,邸茹芸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还记得当初我给你的那个国外的银行卡账户,后来我们帮你查了,那个户主的姓颜,后来你们查到了颜昭兴身上,结果却不是他,所以后面不了了之了。”

  邸茹芸做出了引导:“事实证明,这个账户确实跟他没有关系,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既然不是他,为什么有人却在引导着你去找他呢?.”

  钟天正还是没有能明白过来:“什么意思?”

  “这个人,就是你身边最熟悉的人。”

  邸茹芸非常肯定的说到:“他肯定非常非常的了解你,所以才能一直牵引你这么久,你觉得,一个陈昇,她可能这么了解你么?她的脑子也比不上你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