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182章养不熟的女人求订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589 2020-11-17 17:20

  

   “该还给你的钱?”

   高雪花棱着眼珠子,浓郁旺盛的眉毛拧在了一起,双手叉腰:“什么叫我该还给你的钱?”

   “订婚的定金,我没有算对不对?彩礼给了十八个,结婚给的钱才叫彩礼对吧?现在我们都这样了,这个钱按道理,是不是就该还给我的?”

   侯杰耐着性子把事情捋了一捋:“所以,你得给我十五个。”

   “哈哈,那我是不是还得感谢您出手阔绰,一下子给我免了五万了呢?”

   高雪花不屑的笑了起来:“既然你要算账,老娘就跟你好好捋捋。”着,便把侯杰上个月刚给她买的最新款苹果11加大版手机,打开计算器开始算。

   边算边问。

   “咱们在一起多久了?”

   “一年半。”

   “同居了多久了?”

   “一年。”

   “一年的时间,很长了对不对?我陪着你,浪费了这段青春时光,我需要不需要精神损失费?青春损失费?”

   “跟你这么久了,你给了我什么?给我带来了多少快乐?这些东西我都没有给你算了,加起来,二十万的赔偿费它不要啊?!”

   高雪花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我没再找你要钱就不错了,你怎么一点逼数都没有呢?也不看看自己长成什么样,要知道你比我大了四岁,我特么能看上你?”

   “哦豁,想不到你算数能力蛮好的嘛?!”

   侯杰突然也笑了,这是被气的,看着她手里的手机,莫名的觉得讽刺,冷声道:“精神损失、青春损失?要不要再给你加个**磨损费?**松弛费?”

   “嗯?”

   高雪花一顿,顿时就怒了。

   “我#草泥马!”

   “我是看在你朋友面子上我才给你在这里算来算去的,知道老娘以前混什么的吗?跟我唠尼玛的社会嗑呢?上次我哥没跟你明白还是咋的?”

   高雪花破口大骂起来,丝毫不给侯杰面子。

   他们两人分手的前期,高雪花的哥哥就曾经私底下找过侯杰,大致的意思也大差不差。

   主题都很统一:彩礼没得退。

   “嗯,我不管你以前混什么的,我也不管你哥混什么的,这个彩礼钱,你得退。”

   侯杰脸上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自己起身直接把房间门口堵住:“你知道这十八万的彩礼钱怎么来的吗?我弟弟的钱,他看我这个哥哥年纪大了还没有结婚,借给我的,我得把它还给他。”

   “我自问,自从我们在一起之后,我没有亏待过你,什么东西都给你最好的,你哪个巨额的消费不是我掏的钱?同居以后我让你花过一分钱没有?我每个月给了你多少的零花你心里没数啊?”

   侯杰语气毫无情感,一字一顿的看着高雪花:“我间接性的养了你一年,定金彩礼总共二十万,还十五万给我,不多了。”

   “呵呵,真好,你真牛,还能养我一年,不错不错。”

   高雪花抱着膀子冷眼看着他:“钱,没有!你懂?给我滚开。”

   “钱,不给,这事就没完!”

   侯杰的态度无比的强硬。

   他知道,今不彩礼要回来,以后就没有戏了,但他还是想讲道理。

   就算两个人没有爱过,那也是睡过,他不想弄的太难看。

   “我觉得,做让要有点良心,我跟你在一起以后,有几块钱是花在自己身上啊?我抽包烟都只敢买八块的双喜,在上南市这种一线城市,我月入八千块却只敢抽八块钱的烟你敢信?无非不就是想省吃俭用的给你点好的?”

   侯杰自从进屋,香烟就没有停过:“我每跟只舔狗一样各种把你捧着,这么做都感动不了你?彩礼钱是家里给我出的,现在结婚是不可能了,这个钱,我得留给我弟弟。”

   高雪花鄙夷的看着他:“我让你对我好了啊?自己贱的慌现在怪我了?你自己心里就没点逼数么?每弄的这个鬼样子,谁踏马能受得了你啊?钱,没有!”

   侯杰靠在房门上,无力的垂下头来。

   他现在才知道。

   眼前的这个女人,不只是想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就连他的骨头,这个女人都想要啃的渣子都不剩啊。

   “行吧,那就没得了。”

   侯杰猛然抬起头来,眼神中最后一丝平静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满满冷漠:“你也不要你自己是个什么不得聊东西,老子喜欢你的时候把你捧着,那你就是个钻石,老子松开手不捧你的时候,那你就是个玻璃渣子,有害垃圾你懂吗?”

   “彩礼钱,今必须给我吐出来!”

   侯杰无比强硬的态度,这是一年多以来从没出现过的,一下子就把高雪花给整愣住了。

   在一起这么久了。

   句不好听的。

   侯杰就是想放个屁,没有自己的允许他都不敢放,现在竟然用这种语气来跟自己话?

   人心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

   如果一个人一直对你低声下气,哪他一下强硬起来了,你可能觉得这个人有病,得修理他。

   如果一个人对你一直都是高高在的姿态,那么你总觉得他做什么都是对的,你不敢去反驳,哪突然对你好一点了,你可能会觉得整个世界都是美好的。

   “你知道吗,你现在这样,把你吊丝的一面完全暴露出来了,真的。”高雪花摸出手机来,开始发消息:“我跟你,像你这种人,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我再告诉你个消息,这张床,在你上夜班的这半个月里,嘿嘿...”

   “嗯?”

   侯杰的脸色一下就变了,粗壮的手臂一下抓住高雪花的衣领:“老子累死累活供你吃穿,你#他#妈这么对我!你还是个人?!老子养你这么久都养不熟你!”

   “彩礼钱,还给我!”

   侯杰眼珠子通红的盯着高雪花。

   原本就已经躁动的心,如同在平静的湖面丢了鞭炮进去,在此刻彻底翻滚起来。

   “钱,没有!”

   高雪花咬牙嘶吼道:“我已经跟我哥了,他已经在叫人了,一会就过来,你等着吧!”

   “以后你要是再敢提这件事,我们就去你老家把这个事情好好,你不是钱是你弟弟的吗?让我哥跟他好好唠嗑唠嗑。”

   一点脑子都没有的高雪花大放厥词。

   丝毫不知道,她已经在死亡的边缘无限试探无限接近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