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261章排查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479 2020-11-17 17:20

  “带着鸭舌帽。”

  “体型略壮,对了,他身上的肌肉很明显。”

  “……”

  二十分钟后。

  赵婉停下笔来。

  “好了。”

  她拍了拍手掌,把画架整个的扭转过来。

  巨幅素描上,一个带着鸭舌帽的中年全身画呈现,按照刘文韬的描述,全部描绘了出来,完美还原。

  鸭舌帽下,是半张露出来的脸,线条感极强。

  “对,对,就是这样!”

  刘文韬看着素描画,连连点头。

  “我觉得,这个人一定是个很帅的人。”赵婉起身,拉开距离打量了一下自己的画作:“对,就是这样的,他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

  钟天正啊香看着素描纸,惊讶之余不免又有些失望。

  赵婉到底只是个漫画作家,刘文韬描述的东西她都还原出来了,观赏性极强而且很立体,但是关键性的脸部并没有还原出来,光看体型无疑是大海捞针,根本找不到人啊。

  “嘿嘿。”

  似乎是察觉到了两人的表情,赵婉哼笑着,从宣纸后面再次抽出一张A4纸大小的素描纸:“你们再看看这个。”

  一个人物正面的五官素描呈现。

  剑眉、丹凤眼,五官很精致,留着略显成熟的小胡须,整个面部的线条感很强,棱角分明,虽然只是一副素描画,但确确实实给人一种铺面而来的帅气与深沉。

  “就是这个调调!”

  刘文韬再次惊讶的肯定道。

  虽然与真人还是有所差别,但是大致的已经还原出来了。

  “对了,他在杀死薛晓东的时候,还有过一段对话。”

  刘文韬贪婪的裹着香烟,即便香烟已经快烧到烟蒂了依旧舍不得掐灭:“也不是一段对话吧,应该说宣判比较合..”

  “卧%槽。”

  刘文韬说到一半,手指抖了一下,烟蒂被丢在了地上。

  应该是刚才被烫到嘴巴了。

  钟天正笑着摇了摇头,又给他续上了一根。

  “他们对话大致的意思就是,中年确认了薛晓东的身份以后,从兜里掏出一张薛晓东以前的画作作品,因为我受伤躺在地上,他背对着我我也看不清,但是听他的语气就是,薛晓东的作品很淫邪,带来了很不好的影响,说完之后就把他拉下来卡在铁门的尖刺上,整个人贯穿而死。”

  刘文韬嘬着香烟,末了又补充了一句:“我能明显感觉到,他就是单纯的想杀薛晓东,原本我以为他跟薛晓东是一伙的才对他动手,他把我制服以后,杀掉薛晓东以后就没再管我了。”

  “也正是这样,所以才留下了我这个目击证人。”

  “好。”

  钟天正点头肯首,基本上已经有底了。

  随即把素描画拍照留底,然后把两张图片都收了起来,留做上交给小组成员共有。

  从看守所里出来,三人分道扬镳。

  “谢谢了。”

  啊香做在副驾驶,伸出手来冲边上沃尔沃驾驶室的赵婉摆了摆手。

  “姐们,你这个谢谢有点假昂。”

  赵婉打趣的回应到:“你要是真想谢谢我,就应该等破案以后,让你们的钟大帅哥单独请我吃饭,这样才显得有诚意。”

  “那算了,我还是不谢谢你了。”

  啊香毫不客气的回绝了,直接把车窗摇了上来。

  “卧%槽,好无情。”

  钟天正忍不住吐槽了一句:“拜托,你们能不能不要带上我行不行。”

  “闭嘴。”

  啊香翻了翻白眼,并不搭理他。

  “……”

  钟天正无语,默默的驾驶着汽车。

  副驾驶上,啊香把小副的五官素描拿了出来,仔细的打量着:“按照刘文韬的描述,这个人应该是三十岁左右,身高一米七五,一身的肌肉非常明显,应该是经常出入健身房的角色,从长相上来说,也是比较帅的那种,所以他从事的行业肯定不会是最基层的工作。”

  驾驶座的钟天正附和道:“嗯,他的生活肯定是非常讲究的。”

  “怎么说?”

  “胡须。”

  钟天正解释了一句:“他的胡须美观性很强,应该是经常性修剪的,说明这个人生活上比较讲究,注重生活质量。”

  “会不会是健身教练什么的?”

  “有可能。”

  ……

  既然嫌疑人的画像已经有了大致的描述,那么,接下来就是确认他的作案动机了,才能以此来分析出排查的范围。

  薛晓东原本是王菲菲案件牵扯的相关人员,但是,按照刘文韬的描述,他在杀死薛晓东之前,有单独拿出过一张薛晓东的作品来,对他进行了死前的审判。

  也就是说明。

  他之所以杀薛晓东。

  很可能是中年的小孩或者亲人朋友之类的,浏览过薛晓东的作品,而且受到了毒害,所以他才会找薛晓东报复。

  那么,他们只需要把最近一年或者几年,未成年人作案的案卷拿出来筛选排查就行了。

  当然。

  这一切的基础,都建立在,刘文韬的描述是否真实,正确。

  画像被第一时间进行了筛查,警方查过该年龄段的案底在库,并没有发现类似长相的人,说明凶手并没有案底。

  接着,对以往案件的筛查也出来了。

  “阿正,你看看这些,根据你们的要求,我们排查了一下,符合条件的案卷有这个三个。”

  临时成立的专案小组负责人把一沓卷宗档案放在了钟天正的面前:“第一宗:三年前的一个抢劫案,十六岁的孩子,晚上尾随独行女子进行抢劫,得手后逃离,被抢女子报案,该男子被抓获。”

  “第二宗:也是个十六岁的孩子,高中晚自习放学后,尾随走读的同班同学,对其进行了性Q,被依法逮捕。”

  “第三宗:嫌疑人刚满十八岁,六月份的时候刚刚过完十八岁生日,生日当天晚上,喝了酒以后独行返回住处,在租住的小区里,路遇同时回家的单身女子,见其穿着清凉,一时色起,尾随其入户,掏出随身携带的弹簧刀,趁女子开门的时候,将其逼迫进屋,进行了侵害。”

  “具体的一些详细情况,你可以具体看看。”

  “好的,谢谢。”

  钟天正点了点头,抽开卷宗,一目十行的看起了案件详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