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104章呼之欲出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586 2020-11-17 17:20

  车子缓缓开上高架。

  钟天正平稳的把持着方向盘,车速不快,行驶很稳,但是啊香还是敏锐的发现了钟天正有些出神。

  “你察觉到了什么?”

  啊香收回眼神看向窗外:“你是觉得,这个案件,牵扯到了陈蓉?”

  “对。”

  钟天正并不否认:“很奇怪,很莫名其妙。”

  “陈蓉一案,你认可最终结案结果吗?”

  “认可。”

  陈蓉遇害一案,钟天正虽然没有参与,但是他申请查看过整个案件的卷宗,调查过程都没有任何的纰漏,作案人也已经收押判刑结案。

  如果说刚看到孟时的个人信息与人际关系资料是,钟天正会觉得是巧合,但看到对方MOM账号的头像是,他百分比肯定,这不会是巧合。

  这个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他要表达什么?

  陈蓉案另有隐情?

  “我觉得,不要操之过急,一切都会有最终的结论的。”

  啊香出言安慰了一句:“我想,陈蓉一定是个很幸福的女孩子,能让你为之牵挂。”

  “呵呵。”

  钟天正不语,默默的驾驶着汽车。

  唐风港式茶餐厅。

  颜昭兴已经坐在靠窗的位置等待他们了。

  这是他们以前经常会来的一家店。

  “一杯冻鸳鸯,一杯港式,谢谢。”

  颜昭兴把菜单递给啊香:“喝点什么,大美女。”

  “我也来杯港式吧。”

  啊香要了杯跟钟天正一样的口味。

  “她的要热的。”

  钟天正补充到。

  “这么热的天,你给人点热..”

  钟天正直接打断:“说吧,找我什么事情。”

  “我就是想问一下,如果我把姚威强的公司搞垮了算不算违法?”颜昭兴开门见山。

  “这种事情,电话里说不就行了?”

  钟天正一点也不意外,那天他跟陈那一幕自己可是看的清楚,虽然无奈,但还是答复道:“正常竞争肯定是没问题的,具体我也不知道,那是经侦的事情。”

  “现在说话都这么没有耐心的么?”

  颜昭兴吸了口冰桶里的冻鸳鸯:“怎么?不就是一个密室上吊案么?整的人心惶惶的干嘛。”

  “你又知道?”

  钟天正挑眉白眼。

  “妍冰跟我说的。”

  颜昭兴拨弄着吸管:“这个案子不是拖了好几天了么?我估摸着你肯定烦这个案子。”

  “你有高见?”

  “高见谈不上,一点小小的建议倒还是能给出。”

  颜昭兴抬头看了看天花板:“这个案子,类似与密室死亡嘛,你们没破案,肯定是监控看不到,监控看不到,那肯定就是在监控看不到的路径进去的。”

  “人总不可能是隐身进去的对吧?你们就是有依耐性,虽然现在监控这么普及,稍微有点意识的人,肯定会规避掉监控的。”

  “谢谢颜大法赐教。”

  钟天正掏出手机,开始捣鼓了起来,好一阵这才把手机放到桌面上:“当年陈蓉一案,你有什么看法没有?”

  “没有。”

  颜昭兴扫了眼屏幕里的卷宗照片:“这一点,我跟你保持一样的观点,我觉得,这个问题,你去问余城比较合适,他不是一直都认为陈蓉一案还没有彻底查清楚么?”

  “好,我知道了。”

  钟天正点了点头,起身离开。

  啊香放下勺子,冲颜昭兴点了点头跟着起身离开。

  颜昭兴看着两人的背影笑道:“小美女,我觉得你应该有主见一点,奶茶都还没有喝呢,喝完再走啊。”

  回应他的只有两个干脆利落的背影。

  “哎,好巧。”

  门口,赵婉带着大框墨镜正好推门进来,热情道:“钟大帅哥,遇上了正好一起吃个饭啊?”

  “改天。”

  钟天正点了点头,错身而过。

  “靠,现在的人都这么高冷的嘛。”

  颜昭兴笑看着门口的这一幕,开始把玩着自己的小蜜蜡手串。

  ……

  西查路。

  涉事场地已经被封停。

  两人带上橡胶手套、鞋套进入案发现场。

  “绕开监控,你会从哪里进来?”

  钟天正抬头看着吊顶,日常发问。

  啊香扫了眼有防盗栏的窗户:“第一选择肯定是窗户。”

  钟天正走到窗户前面,看着装有防盗栏的窗户:“还有呢?”眼前的瓷砖有些反光刺眼。

  “头上的吊顶。”

  “还有呢?”

  “没有了啊。”啊香角色代入的很快,没好气道:“只有这两条途径,难不成从下水道里面钻出来?”

  “这倒是个好点子。”

  钟天正折身进入厕所,扫了眼两个马桶水箱,这种可能性被排除在外,随即他又搬来梯子,顺着爬上了吊顶。

  镂空的吊顶都是方块的轻薄铁皮,中间有几条用来承重的铁质拉杆,顺着承重铁架往里面爬,进入排风通道。

  往里面爬了将近一米左右,通风管道拐弯就变得狭窄起来,最终缩小成二十公分,无路可进。

  也就是说,嫌疑人肯定不是从这里面爬进来的。

  可是。

  窗户又是封死的,人怎么进来的?

  钟天正再次回到地面上,视线落在了装有防盗栏的窗户上。

  准确来说,应该是亮的反光的窗台瓷砖。

  脑海里豁然开朗。

  “我早就应该想到的。”

  钟天正快步走了出去,紧跟其后的啊香转眼看到钟天正钻进了隔壁的女厕所。

  “不是,阿正,你..”

  “干嘛。”

  五秒钟后。

  钟天正出现在啊香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啊香的头顶,一个脑瓜嘣子弹在她的额头上:“你在想什么呢。”

  “我去女厕所,只是为了验证一下,这家店保洁阿姨的工作态度。”

  钟天正拉着伸手揉着额头的啊香再次转进男厕所:“我看过了,女洗手间里窗台的瓷砖并不干净,与这边完全就是两个状态,所以,窗台的瓷砖是被人擦拭过的。”

  “也就是说,人是从窗户进来的。”

  “可是,这个窗户是密封式的,防盗栏并无异常。”

  啊香视线落在了防盗栏的四个螺丝上,上面都是正常的生锈痕迹。

  “你再仔细看看?”

  钟天正伸手一指螺帽:“四个螺丝接口下,虽被人清理过,但还是残留着少许的锈灰。”

  啊香伸手。

  螺帽被轻易的拧开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