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680章成功人士李亿广二合一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7849 2020-11-17 17:20

   张广云事发前,他是一个人在家的。

  虽然没有人证能够给他证明,但是,地铁站的监控就是最好的证据,他在嘉定区的住处到那边的地铁站,走路得十分钟左右,从那边坐地铁过来,也得有四十多分钟。

  从事发到现在,如果他作案以后再回去,时间差有点对不上。

  至于张广云的指控。

  他说电梯监控里的那个人,跟王珏非常的像,这一点还是有待查验。

  监控里的人第一感觉像张广云,因为脸上的斑,但是再看又跟王珏有点像,这就让人有些疑惑了。

  到底是凶手化妆成了王珏或者张广云,还是凶手按照他们两个人的样子来化妆,改变自己的样子,来达到混淆警方视线的目的?

  这些都是目前没有解释的。

  不过。

  就在众人在进行案件相关人员信息排查的时候,新的问题点又再次出现了。

  晚上八点。

  沈梦溪拿着手里的尸检报告出现在了钟天正的面前:“这是具体的报告,你看一下。”

  她把尸检报告递给钟天正以后,自己又开始进行了阐述,直达要点:“尸检下来,整体的结果跟我当时在死者家里的检查结果一样,但是,在解剖尸体的时候,我却又有了其他的发现。”

  “其他的发现?”

  钟天正视线从尸检报告上移开,落在了沈梦溪皮肤光滑的脸上:“什么发现?”

  “这个。”

  沈梦溪伸出手来,她的手心摆着一个证物带,里面装着的是一个凸面的印着彼岸花的小型logo。

  钟天正的眉头一下子拧在了一起。

  彼岸花的logo。

  这个logo他简直不要太熟悉,案子又跟匿名者牵扯上了关系了吗?

  该死。

  自己压根就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线索。

  “这是在哪里发现的?”

  钟天正伸手自沈梦溪手心把证物袋拿了过来,细细了看了看,这个logo就是出于匿名者,材质,纹路,大小都跟之前案发现场发现的一模一样。

  沈梦溪双手手臂抱在了一起:“死者的体内。”

  “死者生前被硬喂下去的吗?”钟天正疑惑抬头:“但是,死者的脸上,并没有什么明显的被强行掰开嘴巴来进行喂食的痕迹啊?”

  “是没有。”

  沈梦溪摇了摇头,回答道:“这是在死者的门里面发现的,应该是凶手在电击死者,将其制服以后,就把这个东西放了进去,然后才实施了后续的一系列作案手法。”

  “好。”

  钟天正拿着手里的证物袋,看着转身离开的沈梦溪,随即凝眉进入了思考。

  毫无疑问。

  这个案子。

  依旧是匿名者在后面指使,只是凶手把这个东西塞进死者李亿广的身体里做什么?而且还偏偏是这个非常隐秘且极其特殊的位置?

  如果沈梦溪在做尸检的时候,只要稍稍有些不注意,就会忽略掉这个细节。

  这枚标志着匿名者身份的logo,是匿名者要求对方放在这个位置来规避警方视线的?

  还是凶手自己在作案的时候,自己特地把东西放在这个位置的?

  这两个猜想,钟天正更倾向于另外一种。

  按照钟天正对匿名者组织的了解,他们这个组织,应该是那种自以为是,把自己当作正义的执行者。

  而logo则象征着他们的标志跟身份,放在这个位置,怎么说都是对自己的一种羞辱,他们不可能让凶手这么做的。

  所以。

  自然就是第二种猜想了。

  那凶手把logo放在这个位置干什么?

  “心语,小王,你们两个人联系一下有关部门,把市区里有关的同性感情信息收集一下。”

  钟天正话音刚落,手指正好翻到尸检报告的最后一页,上面写着一些对门的检测报告。

  这些报告结果,透露出一个意思:死者李亿广不是一个同性患者。

  “算了算了,当我没说。”

  钟天正收回了自己刚才说的话,吐槽道:“沈梦溪同志,你刚才既然都跟我说起尸检报告最关键的点了,为什么不把这个结果也跟我说一下呢?要不是我再看了下尸检报告,师心语跟小王两个人就又要白忙和了。”

  当然了。

  他这么说,并不是把自己的疏忽往沈梦溪身上推,就是吐槽了一下。

  ……

  一连着,两天时间就过去了。

  东迅公寓的凶杀案,到现在为止,依旧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

  消失的上门售后检测维修工王珏还没有找到,这个人就仿佛消失了一般。

  尽管警方第一时间监测了他的身份证以及跟他实名认证的相关的任何电子支付渠道,但是没有任何的动静。

  在这个电子支付愈发流行的时代,很多正常的这种上班族,出门基本上都是不带现金的,一张绑卡的手机,足够应付日常生活中的各种开销支付。

  到目前为止,案子还没有任何能直接指向王珏的证据,王珏也仅仅只是被警方怀疑而已,这个人的作案嫌疑其实很小,但是他却消失了。

  消失的这几天,他也没有用过手机支付,那他是怎么挨过去的?总得喝水吃饭吧?还是说,他并不怎么用电子支付,钟爱现金消费的方式?

  “李亿广所有的相关消息,全部都在这里了。”

  啊香拿着整理好的一沓a4文件摆在了钟天正的面前:“这个李亿广,个人生活还是相当混乱的。”

  钟天正挑眉:“怎么说?”

  “你自己看吧。”

  啊香摇了摇头:“这个人的私人生活,比之前的套路案的死者,还要混乱的多太多。”

  “当然了,他私生活这么混乱,也不是没有资本的,他这个人非常的有资本,之前我们以为他只是一个二房东?其实他不只是一个二房东,他还涉足了其他的行业。”

  “这么恐怖的吗?”

  钟天正一副这样的嘛的表情,接过这沓资料,快速的开始浏览了起来。

  李亿广,男,三十五岁,浙省人,他来到上南市的时间很短,不过才短短的五年,但是他在上南市就已经买房买车了,车子是一台玛莎拉蒂总裁,房子就是他现在的这个东迅白领公寓,地段位置极佳,目前这小区里的房子,价格大约在两千五百万左右。

  毫无疑问。

  李亿广绝对就是属于那种成功人士。

  人一辈子,不是人人都能够当上市公司的老总的。

  三十五岁,他就可以凭借着自己的能力,在上南市这种国际一线大都市买房买车,而且都是价值不低的段位,这已经是相当的优秀了。

  当然了。

  他的这些成功,抛去他自己本身年薪百万的工作以外,还跟他的早先投资有关系。

  李亿广来上南市之前,就一直在浙省下的省会城市工作,凭借着高学历,他的工资非常的客观,多年积攒下来,也算是小有资本了。

  三十岁的时候,他跳槽来到了上南市的一家公司,成功跨入年入百万的阶层。

  也就是这个时候。

  他接触到了二房东这个领域,思路清晰的他敏锐的预测到,短短几年内,上南市的房价肯定会飙升到巅峰,外来人口肯定也会越来越多,所以他做了一手投资。

  李亿广把自己这些年的积蓄全部投了进去,跟另外的合伙人共同进军了二房东这个领域。

  一开始。

  其实他们是没有这么顺利的,房子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出手,再加上二房东的急剧增多,越来越多的人投身进来,反而把这个长期租赁的价格给杀了上去。

  以高价收进来的房子,肯定要高价再转出去,但是并不是所有的消费群体都有这么高的消费能力,所以,租赁的房价在一番泡沫中轰然消散。

  很多人都在这场泡沫的消散之前倒了下去。

  李亿广在那个时候本来也快倒下了,但是,已经亏了很多积蓄的他,咬咬牙并没有选择推出,而是继续加大了筹码,在别人出手房子的时候,继续往手里揽房。

  这些钱怎么来的呢?

  借。

  贷款。

  李亿广这种人,如果要去贷款,不管是正儿八经的银行,还是一些其他的平台,他们是非常乐意借钱给这些人的。

  因为这些人一直以来都有非常漂亮的工资流水,收入非常稳定是属于那种消费的起也还的起的人,所以完全不用担心成为老赖跑路。

  就这样。

  李亿广凭借着自己借来的钱,收了大量的房子进来,撑过那一波以后,从此发家。

  他在打理自己手里的房子的时候,也是非常的有思路的,专门高价聘请了自己的团队,自己亲自管理。

  他在运营自己手里的房子的时候,也是出具了非常多的应对手册,也很会经营,给自己包装。

  类似于上南市这种比较有名的房产租房中介某如某壳之类的租赁中介,他们手里的房子,主打环境跟服务。

  但是说白了,这个什么租房管家其实没什么用的,除了刚开始找房的时候,带你去看房子能起到一点点的作用,后续正常入住以后,其实你很少用到他们的,无非就是占用了你一个微信联系人名单而已。

  管家管家,美其名曰为你服务,但是又服务了什么呢?

  无非就是说,今天你房间的灯不亮了,他们会找人来给你维修,你洗手间的什么设备出问题了,联系他们他们会找人来给你修。

  管家确实是管家,给你处理一些琐碎的小事。

  但是这类中介,你每个月在除了房租以外,还要额外付给管家一笔服务费,这个服务费,是按月付的,根据房租的不同,几十甚至上百元。

  租房的时候要出具一定数额的租房服务费,然后每个月还要给管家出具一定数额的服务费,这些服务费算下来,其实已经很多了。

  在这个基础上,再乘以十二个月份,数额也就大了起来,但是很多人还是选择他们,为什么?

  省心省事。

  按道理说,一般的二房东,都是当甩手掌柜,直接把房子甩给三房东,更离谱一点的,还有四房东。

  或者说把房子交给中介公司去运营,极大化的保证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毕竟房子只要一天不出手,没人租,那么你自己就是在亏钱的呀。

  但是。

  李亿广又不一样。

  他这个人非常的有头脑,在发现类似于某如这种租房中介的成功以后,他在对方的成功中,钻空子。

  他先是把房子全部做一个简单的精装修,审美风格走的的极简小清新路线,既好看又省钱。

  如果你是整租,那好,中介同样段位的整租,我打价格优惠,然后我再省去那些中介的服务费,我直接租给你,什么服务费什么管家的费用,统统没有。

  如果你是合租,也是同样的一个道理,服务费管家费这些都是没有的,还有另外一个优势,水电!

  在上南市。

  合租房,另外一个非常大的出纳重点。

  水电费!

  类似于某如的大型中介,主要是服务费是大头,水电费是按照正常民用来收取的。

  而其他的那种二房东三房东,服务费是没有,但是,水电费是另外一个重要收入。

  正常的民用水电,电费白天六毛,晚上三毛,但是房东一律按照一块一到一块五的标准来收取。

  只要你用电,那不好意思,那就是在给我送钱。

  而李亿广手里的房子,这些费用,统统没有!

  所以,那些小的二房东三房东,光水电费这块跟他比起来,那已经完全没有了优势,。

  他的对手就只剩下了某如这类中介。

  而某如这类中介,服务费管家费之类的,李亿广就已经高了一筹,那只有最后一个缺点。

  便捷性。

  管家就是一个处理琐碎事情的角色,这部分的钱能不能省下来?

  毫无疑问。

  可以的。

  李亿广成立了自己精简化的团队。

  把整个房屋的结构架构梳理清楚以后,他设立了运营部以及售后部。

  运营部干嘛的?

  运营部就是负责帮他把手里的房子梳理好以后,分区域,负责管理所有房屋租赁人员的信息,做办公室办公的。

  在招聘选人的时候,李亿广也有门道,他不要那些有管理经验的人,专门招收那些刚毕业的大学僧。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