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89章我给你讲个故事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591 2020-11-17 17:20

  外环桥内缘。

  一家宾馆内。

  朱贤正在宾馆里收拾着行李箱。

  黄燕遇袭重伤去世一事,对他的打击性极强,几天下来,整个人都变得消瘦了不少。

  浓浓的黑眼圈下,一双眼睛布满了血丝。

  他坐在床沿,看着相框里自己跟黄燕眉开眼笑幸福的合影,嘴角露出一丝惨笑,伸手在黄燕的脸蛋上抚摸了几下,然后放进行李箱中。

  门没关。

  钟天正走了进来,看着行李箱中两人的合影:“朱先生看来是个有情有义的男人啊。”

  啊香一席警服,跟着走了进来。

  肩膀上的警徽,在灯光下,闪闪发光。

  “凶手抓到了?”

  朱贤抬头看着钟天正,再看了眼警服一丝不苟的啊香,继续低头收拾起东西来。

  “准备离开了?”

  “嗯,案件一结,就离开了。”朱贤手上的动作并不停下:“这个城市,美好的东西很多,但却是个伤心城市。”

  “燕燕已经没了,这个伤心城市,也没有待下去的必要了。”

  说到这里,朱贤深呼吸一口,抬头看着两人:“希望警方能早日查出凶手,还燕燕一个清白。”

  “职责所在,理所当然。”

  钟天正双手插兜,理所应当的点了点头:“案件进展的很顺利,虽然中间有些障眼法,但基本已经清理完毕,现在这个案子,还有几处疑点,需要你配合一下。”

  闻言。

  朱贤的收拾东西的手指明细一顿。

  “请吧,朱先生。”

  啊香对着门外伸手。

  “好。”

  朱贤笑了一下,起身跟着两人出门,临走前,再次回头看了眼相框,头也不回。

  相框中,两人笑的很甜,很美,很幸福。

  ……

  审讯室。

  屋顶摄像头扫视着室内的四人。

  钟天正主审,啊香负责记录,李组长旁听监督。

  “我想要根香烟。”

  朱贤主动开口。

  “给。”

  李组长放下保温杯,掏出兜里五块的软白沙递了一根过去。

  “咳咳。”

  朱贤明显不会抽烟,剧烈的咳嗽下,整个人的脸色都涨的通红。

  “咱们开始吧。”

  钟天正直入主题,询问了朱贤的基本信息情况,眼神锁定在他的脸上:“十四日晚上,你在家中,与黄燕发生争吵,情绪激动之下,你实收重伤了她,随后你收拾现场,伪造出一个他伤现场,再拨打电话报警。”

  “不知道我的推测,可算正确?”

  钟天正身子往前一探,气势逼人。

  朱贤露出轻蔑的笑容:“哈哈哈,想不到现~在~的~警~察,靠讲故事破案了。”

  “那可能是我的故事讲的不是很详细,没事,慢慢来。”钟天正也不着急,拿出桌上第一份文件:“尸检报告显示,黄燕死前,曾去医院做过意外手术。”

  “对。”

  “她的手指做了美甲,唯独小拇指没有,送去医院抢救的时候,医生剪平了她唯一没做过美甲的小拇指指甲盖,所以一开始我们都忽略了这个细节。”钟天正拿出第二份文件:“我们在你家里,发现了她断裂的那段指甲,里面残留着你的皮屑组织,想必是当时她反抗之下抓伤你的吧?”

  “我们都住在那里,有指甲不很正常?平时打闹的时候,她抓抓闹闹,,很容易就挠到了。”朱贤依旧平稳的回答到。

  “不要着急反驳,这只是开胃菜,下面我要开始讲故事了。”

  钟天正嘴角上扬,露出自信的笑容:“黄燕最近跟她的前男友张大全遇到了,你知道这件事,回想到之前她自己去医院做的意外手术,你心里很膈应,十四日晚上,你提前离开公司,在路上给张大全发了一条短信,让他去你家。”

  “你绕过了有监控的大路,卡着时间点回去,就张大全一事再次跟黄燕发生口角,争执中把黄燕的手机砸烂了,恼羞成怒中将其重伤。”

  “或许这个想法你早就有了,重伤黄燕你又清理现场,然后特地去窗户上留下脚印,再擦拭干净,只留下屋外一个脚印,顺便在外面丢下一角医院票据单,用来误导我们的调查方向。”

  “这个局,你很久就想好了,张大全你也调查的很清楚,局中人就是黄燕张大全,你要把这两个人都套进去。”

  钟天正说完看向朱贤:“不知道我这个故事,讲的还算真实?”

  “证据?”

  朱贤冷笑着看着他。

  “不要着急。”

  钟天正掏出证物袋里装着的手机,正是黄燕碎了的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张大全的手机响起。

  “不好意思,手机坏的不彻底,被我们修好了。”钟天正把电话掐断:“你发给张大全的消息,张大全没有删除,那个号码我们查过了,是个一次性卡片。”

  朱贤一巴掌拍在桌上:“那你又如何断定的我发出去的?血口喷人?那个时间点,我在公司加班,九点半才打的卡,离家那么远,飞回去作案?”

  摄像机里,朱贤看起来很愤怒。

  “别着急,我正要说这个呢。”

  钟天正翻开笔记本,转过来面相朱贤,屏幕上满满当当都是一串串代码:“贵公司的打卡软件,用的是DD吧?你的打卡时间跟地点,在贵公司的考勤记录里,都是吻合的。”

  “不过不好意思,我们局里信息人才大把。”钟天正拿出收上来的朱贤的手机:“我记得,有一款软件是能完美破解打卡考勤的吧?这个软件,可以随意修改打卡地点,保证你不迟到,但是,那只能在贵公司用来糊弄糊弄,但是真实的定位地点却还在软件后台数据库里。”

  “来吧,把手机解锁了,我让我们的技术人员现场给你破解还原一下?”钟天正把手机放在了一旁,冷漠的看着他:“那个时间点,定位地址肯定已经在你家门口了吧?”

  “那又如何?”

  朱贤狂妄的从桌子后走了出来:“我修改地址打卡,那也是公司违反之规定,跟黄燕案有什么关系?”

  “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是我伤的她?证据?拿出来啊!”朱贤双手撑在桌面上,布满血丝的眼睛与钟天正对视,充满戾气:“刀上有我的指纹?还是现场有我的血迹?来,拿出有力的证据来!”

  “唉。”

  钟天正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再次拿出桌上黄燕的手机,打开群聊界面放在朱贤面前:“现在是信息化时代,网络非常的发达,你做的事情要想神不知除非己莫为!”

  群聊界面上。

  九点四十二分的时候,该群正在进行语音群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