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153章两个男人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410 2020-11-17 17:20

  傍晚时分。

  胡光亲自下厨,正了好几个竹鼠肉的不同烧法,把饭桌给支起来了,吕正旺要去车上拿酒,却被胡光给拒绝了,从箱子里掏出一瓶衡水老白干。

  “你们那种高档酒我喝不喜欢,我还是喜欢喝这个,度高劲大,一口下去,酒顺着喉咙流到哪个地方了你都知道。”胡光往杯子里倒着辛辣的白酒,小抿了一口:“唉,说起来还是挺幸运的,我父亲把我们抛弃了,我妈随即也撒手人寰,我却没有饿死,你说是不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

  “呵呵。”

  吕正旺尴尬一下,掏出三字头的中华递了根过去,自己也点上一支:“老天爷有时候也挺捉弄人的,明明有些人干了人人喊打的事情,但是接着他又遇到了机遇。”

  “还是说正事吧,这些年我跟另外一个女人好了,发展的还可以,听说你现在在弄竹鼠养殖,所以我想着帮你扩大扩大规模。”吕正旺举起酒杯伸了过去:“你觉得这个事情怎么样?规模再扩大一倍甚至几倍,请几个人工过来,这样你也能轻松很多。”

  “怎么,吕总这是在提拔我当老板啊这是?”胡光揶揄的看着他,也不跟他碰杯,自己喝了起来:“我的养殖场就不劳您担心了,养的挺好的,经销商也非常的稳定,我又不娶老婆不生小孩的,挣的这些钱我一辈子都花不完,不追求了。”

  “额。。”

  吕正旺尴尬的抿了一口:“日子还可以,为什么不娶个老婆,反正也不姓吕,姓胡,不蛮好的嘛。”

  胡光仰头笑了起来:“那我也不想他身体里流着吕姓的血,你说呢?”

  “...”

  吕正旺沉默了,看着面前这个生疏却又无比熟悉的面孔,彻底的陷入了沉默,只得默默的喝着酒。

  也许是命中注定。

  这个当年抛妻弃子的中年男人,在若干年后,在企图补偿的时候遭到了义无反顾的拒绝。

  “来啊,别光喝酒不吃菜啊。”

  胡光满脸笑意的招呼了一声,自己夹起一块竹鼠吃了起来:“尝尝我亲手养的竹鼠,味道可以的。”

  “好。”

  吕正旺笑了一下,重重的把烟头掐灭,拿起筷子开始吃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大口大口的,狼吞虎咽。

  一百瓦的节能灯下。

  两人相对而坐,没有交流,没有碰杯,就这样沉默的各自吃了起来,各自喝酒,只有满屋的光亮作为陪衬。

  这顿饭吃了很久,一桌子菜都被吃了个精光,桌底下也空了两个酒瓶子。

  吕正旺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拼命的喝过酒了,他喝醉了,喝的很醉。

  ……

  “就是这样,我们两个人没有什么对话,就这么把一顿饭两瓶白酒给喝完了。”胡光弹了弹烟灰,把最后一口香烟抽完,然后重重的掐灭:“我们都喝了很多,完了以后,饭桌都没有收拾就各自睡觉了,谁知道第二天醒来,他就这样了。”

  “嗯,那就先这样吧。”

  钟天正点了点头,看了眼自己的记录,胡光的住所他们也查看了,基本上与他们了解的差不多。

  李组长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走了。

  胡光看向李组长,提道:“领导,那您说说呗,这个事情还有多久能结束?我的养殖场现在都被你们封掉了,我损失得多大?”

  “这不也正在侦办当中么?一个命案的定性,当然要仔细。”李组长安抚了一句:“我们不也给你安排了宾馆么,再说了,你每天可以在我们同事的陪同下,返回养殖场进行投喂,再将就两天呗。”

  “那行吧。”

  胡光无奈的点了点头:“算我倒霉。”

  李组长看着他的背影,视线落回到记录本上,看着钟天正龙飞凤舞的大字:“基本上与我们掌握的情况相吻合,而且,虽说他对吕正旺的态度很差,但如果他是杀人凶手,这些情绪也不会表露出来。”

  “最主要的就是,吕正旺确实是属于意外死亡,没有任何的他杀痕迹,也不存在杀人凶手这么一说。”

  “嗯。”

  钟天正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虽说竹鼠攻击人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也难免有意外发生,就如同其他养殖的动物,也可能出现失控的情况。

  从养殖场出示的相关证件来说,胡光的养殖场也是完全合法的,与经销商的销售清单之类的也没有发现什么端倪。

  于此同时。

  死者家属也来到了局里。

  而且还是个熟人。

  钟天正认识的熟人。

  “你们警察是干什么吃的?这么大一个活人,在养殖场内死掉了,你们说可能是意外情况?有这么意外的嘛!”

  隔着老远还未到接待室,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吵闹声以及民警的安慰声。

  “好了好了,你不要着急啊,案子还没有定性,一切还在侦查当中!”

  李组长一马当先走了进去,安慰着情绪:“我们的同志也只是说可能,至少目前是这样情况。”

  “人我们看了,都被弄成那样了,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的地方,修复都修复不了,谁知道是被怎么弄的?”说话的妇女打扮的很精致,看上去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气质:“老鼠把人咬死了,咬成那个样子,你信吗?要是老鼠咬死的,也是他那个儿子指使老鼠咬的。”

  在她身边,则是一个穿着白衬衣的男子,黑西裤裤线笔挺,黑皮鞋擦的蹭亮倒映着灯光,整个人往那里一站,气势十足。

  钟天正一眼看去,见到男子,顿时眼睛就眯了起来。

  男子明显也发现了钟天正,眼睛眯成一条缝,眼神瞬间就聚焦了过来。

  两人对视。

  “呵呵,还真是巧啊,竟然在这种场合遇到了。”钟天正大跨步走了过去,伸出手来,欧米茄海马系手表表盘反射着灯光:“很久不见,钟天正!”

  项宇飞。

  陈蓉案凶手项宇城的哥哥,也是当时小范围流传的真正凶手。

  上一次见面,还是两年前,在处理陈蓉案的时候双方见过,还有过小冲突。

  “项宇飞!”

  项宇飞伸出手来,绿水鬼的表盘闪闪发光。

  两人握在了一起,相对而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