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814章不是一个性质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416 2020-11-17 17:20

  

  “你说!”

  啊香端正了键盘,手指放在键盘上,准备开始记录。

  钟天正摸出了香烟跟打火机来,并没有点上,脑海里宗师级的空间构想力发散,随时准备着,在崔赵凯描述的时候,构建出一个犯罪现场来。

  “那天晚上,十二点以后,我确实一直都待在网吧里,因为正好是周末嘛,所以我也没有回去,一直在网吧打游戏。”

  崔赵凯逐渐回忆起当天的事情来。

  “十二点以前呢?”

  钟天正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崔赵凯说的这些,他们一会肯定是要去他说的那个网吧做一个监控的提取,以验证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他更关心的是,那天晚上他到底做了什么?

  “那天晚上,我加班了,一直加班到晚上八点多钟,我才下班,我走的时候公司里面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崔赵凯识趣的没有再多扯,直接进入主题。

  “那天那个活而其实是不属于我的,但是我们的部门经理却强行把那个项目甩到了我的头上,我心里很不爽,但是又没有办法,谁让我身上有案底呢?能遇到一个不要犯罪证明,各项福利还算不错的公司已经不错了。”

  “但是,虽然我嘴上没有说,但是我心里不爽啊,一群垃圾,每天就知道欺负这个欺负那个的,本来就不是我的活...”

  “说重点!”

  钟天正伸手敲了敲桌面,眯眼看着崔赵凯,催促到:“我要重点,案发现场,不是听你在说你的工作的事情,公司里的事情,完全看你个人去怎么处理,我也不想知道你们那些办公室特色。”

  “我说我说..”

  崔赵凯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继续说到:“因为我心里很不爽,所以我下班以后,在外面的大排档里自己一个人点了点烧烤,再喝了一瓶子酒,然后我心里就越想越过不去了。”

  钟天正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后来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回家的路上,路过那边的民房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人家挂在外面洗过的女性贴身衣物,看着看着酒精上头的我,直接就蹑手蹑脚的跑了过去。”

  “她的浴室正好开在靠近窗口的位置,我就偷摸着看了一会里面正在洗澡的女子,再后来,我就把她的挂在外面的内衣给偷走了。”

  说到这里,崔赵凯停顿了下来:“我发誓,我中间就做了这些,把内衣带回家以后,我清醒了一下然后直接就去网吧了,再也没有去过其他的地方。”

  “……”

  啊香快速的把他说的每一个字记录下来,歪头看向钟天正,有些无语的耸了耸肩。

  搞了半天。

  他们抓了个偷内衣的贼。

  钟天正皱了皱眉:“你说的就是这个?十二点之前你就在干这些?”

  “是啊!”

  崔赵凯信誓旦旦的保证到:“我说的这些都是真的,不信你可以去那边的辖区派出所打电话问一下,事后那个女的报警了,他们应该手里有记录的!还有,你们不是有监控嘛,我把我那天晚上的行动轨迹告诉你们,你们去调查马路上的监控,都可以看到我的!”

  “……”

  钟天正嘴唇蠕动,有些无语。

  原本以为这个案子就这么给敲定了,谁知道他们弄了个乌龙,崔赵凯说的这些不像是假话,是真是假只需要去验证一下即可。

  “啊香,你去验证一下。“

  “去吧,速度要快。”

  钟天正歪头看向啊香,啊香已经起身去外面打电话去了。

  约莫半个小时左右。

  啊香回来,冲钟天正点了点头:“他说的,都是真的,崔赵凯那天晚上确实都跟他说的那样,而且那天晚上他在MH区,距离黄珊珊的死亡现场有近十五公里远。”

  “这...”

  钟天正有些错愕,只得摆了摆手,示意她叫人通知那边过来,把崔赵凯给带回去给他们那边处理,再次发问:“你跟黄珊珊确实不认识?也从来没有区过她那里?”

  “完全不认识,我都不知道她是谁!”

  崔赵凯摇了摇头:“我说了,这么漂亮的美女,怎么可能认识我这种长得这么丑的丑逼!”

  “你倒是还挺...”

  钟天正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

  ……

  警局的院子里。

  钟天正叼着香烟坐在石凳上,眯眼看着外面马路上来往的车流,陷入了沉思当中。

  崔赵凯压根就不认识黄珊珊,他也从来没有去过黄珊珊那里,那么他的毛发怎么会出现在黄珊珊家里的床单上?

  真的有人在陷害他?

  不过。

  崔赵凯所说,他自己在这边也没有什么朋友,而且他这个人又是这副德行,一般人也不会愿意跟他做朋友,更不愿意跟着这种烂人有过多的纠结,那么这个头发怎么回事。

  钟天正裹了口香烟,脑海里一直回想着那份报告。

  “卷曲的毛发?”

  “这么私密性的毛发,别人也拿不到啊?!”

  “有了?!”

  钟天正猛然抬起头来:“对啊,私密性的卷曲毛发,别人拿不到也不会去拿,但是如果是毛发就摆在那里呢?如果有人想要栽赃,不就变得非常容易了么?”

  他想到了洗手间。

  人的毛发都会有一个自然掉落的过程。

  如果你有看到过的话,回忆一下,你去洗手间上厕所,是不是发现小便池里或者小便池的地上,有时候就有别人掉落的卷曲的毛发?

  如果凶手是这么做的,那么一切就解释的通了。

  他在洗手间里随机捡了一根毛发,将它放置在了黄珊珊的死亡现场,那么这也就合理的解释了,为什么崔赵凯跟黄珊珊完全不认识,但是黄珊珊家里却有崔赵凯的卷曲的毛发。

  这是其中的可能性之一。

  这根毛发到底是怎么来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通过这么一出,他可以判断,黄珊珊的死,或许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换句话来说。

  黄珊珊死亡的密室,是有人故意给布置出来的。

  结合技术部门那边的发现,门栓上的线绳纤维,无疑也是佐证了这么一个说法。

  那这个密室是怎么布置出来的?!

  喜欢我要做超级警察请大家收藏:()我要做超级警察更新速度最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