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180章两位警官你们能告诉我吗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528 2020-11-17 17:20

  朱常亮嘴唇蠕动了一下,把审讯的主导权交给了他。

  钟天正起身,抬头看着天花板,围着侯杰就转悠了起来,也不说话。

  这一出。

  直接把侯杰给整懵了。

  什么时候,警察还有这等新形的审讯方式。

  围着嫌疑人转圈就要到了口供?

  “哈哈哈,小同志,要说身手、力气,你倒是还有几分,但要说审讯,你不行,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你审我?”

  侯杰见钟天正一直没有说话,哈哈大笑开始嘲讽:“怎么,莫非是你想把我转晕,然后趁我不备拿到口供?”

  实打实的说。

  像他这种犯罪分子,确实看不上钟天正这种小年轻。

  尤其是自己还是被钟天正抓住的,所以他对钟天正也更加的不屑。

  “哒。”

  钟天正突然停下。

  鞋底与地板发出清脆的声音。

  “我认识你。”

  “嗯?”

  侯杰明显一愣。

  随即笑了起来,嘲讽到:“你认识我?那挺好,不用审了,直接结案吧。”

  “呵呵。”

  钟天正嘴角上浮,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侯杰,八二年出生,哈市人,今年二月份,也就是春节的时候,在出租屋里把女朋友砍成重伤,然后潜逃至今。”

  “复述能力不错,不过就这么简短的几句话,你组织语言要这么久,效率到底是有些太慢了。”

  侯杰耸了耸肩,如同滚刀肉一样,不放过任何一个攻击钟天正的机会,哪怕只是动动嘴巴。

  钟天正不管不顾他,继续说了起来:“我看过了案件调查的案卷,你们两个的家境都是一般,彼此之间的家庭关系也都非常的和谐,而且原本打算今年过年的时候回家结婚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

  侯杰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转而言之是一股子说不出来的阴沉凶狠,好似被人戳到了痛点。

  “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你们不回家结婚了,但是我大致的能猜出来,两个原本准备回家结婚的人,突然改期不回去了,那肯定就是感情出问题了。”

  “所以,你们在出租屋里发生了争吵,然后你拿刀重伤了她致其死亡。”

  “我觉得你也是属于那种,在感情上受挫,生活中不得意就自甘堕落的失败者。”钟天正歪头看着脸色阴沉的侯杰:“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失败者。”

  侯杰如同被点着的火药桶,一碰就炸;“你放屁!你踏马才是失败者,你全家都是失败者!”

  “不不不,失败者只是我一个笼统的说法,成功与失败,从来不是用钱或者地位可以衡量的。”

  钟天正摇了摇头:“你看,你一下就愤怒了嘛,只有弱者,才会用怒火来掩盖自己,发泄自己。”

  “你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你知道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你知道我又经历了什么,你就来批判我的对错?”侯杰的表现非常的激动,连连发问。

  “你说的很对,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所以我没有资格来批判你的对错,来吧,说出你的整个作案全程。”

  钟天正折返到座位上,准备记录。

  他却又抬起头,认真的看着侯杰:“不过,不管你身上发生了什么经历什么,你都没有资格去伤害任何一个人,更没有资格取一个人性命。”

  “呵呵。”

  侯杰靠在座位上,大笑了起来,眼眶子有些湿润。

  “我跟她是朋友介绍的,她很好,我很喜欢,也非常的珍惜她,所以我对她也非常非常的好,我们的感情一直都很愉快,订婚后,就直接奔着年底结婚去了。”

  说到这里,侯杰停顿了下来,眼神中流露出嘲讽:“有时候吧,感情这个东西,真的很有意思,真的很看钱这个东西的。”

  “我以前在老家是个卖肉的,后来我们一起来到了这里,我在屠宰场找了一份工作,工资不高不低但是也能勉强的对付过去。”

  “但是我敢说,我对她真的掏心掏肺,我一个月八千块的工资,我愿意给她花四千,只给家里一千,剩下的用来我们的生活开销。”

  钟天正持笔快速的在记录本上勾写了起来,笔尖不停的抬头看着他,示意他继续。

  “我以为,这就是感情,我喜欢你对你好,你喜欢我,那咱们就过日子。”侯杰笑着甩了甩脑袋:“事实不是这样的,我对她好,换来的却是一顶绿,我们又没有结婚,也谈不上绿不绿的。”

  “她在社交网站上,不知道怎么的认识了一个G市的人,叫什么宁少,很杀马特的名字,二十五岁,G市本地人,没什么正经工作,但家里有很多出租房,很有钱,他们聊在了一起,然后...”

  “等一下。”

  钟天正把这一段记录进去:“对方的信息你这么清楚,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费尽心机潜进G市,是想找他?”

  “对。”

  侯杰直言不讳。

  既然已经说开了,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呵呵,他们在一起发生了点事情,被我知道了,其实当时我也很坦然的,感情嘛,合的来就在一起,合不来就拉倒呗,你喜欢有钱的,我的经济条件又不好,那你就走呗,我没有那个能力,离开我是你正确的选择。”

  朱常亮插嘴道:“既然你看的这么开,为什么会在出租房里把她给杀害了。”

  “你觉得呢?”

  侯杰看着朱常亮,反问了一句:“别看我长得这么凶,其实我当初并不坏的。”

  “你继续。”

  朱常亮耸了耸肩,示意他继续说。

  “呵呵,其实啊,有时候这个人心,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而且都离不开他们的本源,贪!”

  侯杰咧嘴笑了起来,充满了浓浓的嘲讽。

  也不知道是嘲讽还是自嘲。

  “人心是贪婪的,这一点我并不觉得有什么错,哪怕是我自己,肯定也有贪婪之心,什么东西都想多一点,好一点。”

  说到这里,侯杰重重的喘息一声,抬头看着钟天正跟朱常亮,眼神中充满了疑惑。

  “但是我想不通。”

  “为什么有些人,能够厚颜无耻到这种地步。”

  “贪婪到没有羞耻之心。”

  “两位警官,你们能告诉我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