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155章死亡现场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448 2020-11-17 17:20

  “这是一份最新的检验报告。”

  李组长从文件夹里拿出一份文件:“我们对养殖场里面所有的竹鼠进行了抽样检测,进行分析对比,正常的竹鼠与参与杀人的竹鼠,基本情况大致相同。”

  “也就是说,这些竹鼠确实都是正常的,不存在因为病变而攻击人,但当时我们在养殖场的时候,咬人竹鼠,明显比正常的竹鼠更具有攻击性。”

  钟天正扫视着文件,手指有节奏的敲击在桌面上:“我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我申请再去现场看一看。”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李组长对钟天正的行动表示批准:“你看,我帮你把人给叫来了。”话音刚落,啊香从门口走了进来。

  “好呀你小子,我把你当黄金搭档,你竟然背着我偷偷的就来查案了,还不叫上我,哼!”啊香气的嘟嘴叉腰,翻着白眼没好气的看着她:“我现在很生气,您老人家看着办。”

  “额..”

  钟天正一脸黑线,这要怎么解释,自己确实没叫上她啊,怎么办呢?

  “哎,啊香,我觉得有一款口红特别好看,还特别的适合你,就是那个阿玛尼405烂番茄色那款,特别有质感,又符合你的气质。”钟天正心思一动,想起来了:“你不是把它加入购物车很久了嘛,等这个案子破了,我就送你一个。”

  果然,女人对化妆品简直就是抵抗力为零,啊香一听到这句,顿时满意的点了点头,跟李组长打了个招呼就跟着钟天正出门了“查案去了,拜拜李组长。”

  “哎,不对。”

  啊香似乎反应过来了:“钟天正,你给我站住,你怎么知道我购物车里有这款口红,你什么时候偷看我手机了!我要打断你的腿!”

  “哒哒哒。”

  走廊里瞬间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切,这小妮子,这么久不见本组长了,一点也不想我,哎,还是我一手带出来的徒弟呢,真让人伤心。”李组长看着两人的背影,摸了摸自己略为秃顶的脑门,叹气摇头:“本组长人还是很好的好吧,还有颜值,你怎么能有了帅哥就忘了组长捏。”

  就在油腻中年进行自我感叹的时候,钟天正已经载着啊香往目的地出发了。

  “不是我说,就您老人家那个手机密码,我闭着眼睛我都能猜到。”钟天正驾驶着汽车,还不忘记回头看了啊香一眼:“也不能怪我翻看了你的手机,你老人家就摆在桌子上又没有锁屏,你知道的,人总是有好奇心的吧,尤其是警察。”

  “呸,渣男。”

  啊香翻了翻白眼,抱着膀子看向了窗外。

  “???”

  钟天正一脸的莫名其妙。

  卧^槽,无情。

  怎么自己就成了渣男?

  好歹也要给个理由吧对不对?

  女人真的无情。

  “这是案件的详细情况与进展,你了解一下。”

  钟天正看了看边上的文件袋,示意她可以先看一看,啊香却不为所动:“不好意思,我来之前,就已经把案件了解的很清楚了,好歹我也是非常专业的一个警察,谢谢。”

  “……”

  钟天正彻底被打败,还能说什么呢,只能默默的驾驶着汽车。

  上野路。

  两人下车,踩在松软的泥土上,步行前往养殖场。

  养殖场的布局很简单,后方是上下两侧的养殖厂房以及竹林,间隔二十米左右,就是胡光的住处了,一栋两层楼的小民房。

  跟负责驻守的同事打了个招呼,两人翻开警戒线进入现场。

  尸体已经被处理走了,铺着一层薄薄泛黄的竹叶地面上,依稀还能看到吕正旺死前挣扎的痕迹。

  尤其是他倒下的位置,双脚的位置更是被脚后跟铲出了两个凹痕,可见当时他有多么痛苦。

  啊香蹲在地上,俏眉紧皱的扫视着这一片。

  根本案件的详细介绍上,这里就是第一案发现场了。

  “阿正,我们好像犯错了。”

  很快,啊香就发现了端倪,把钟天正喊来:“现场勘察的同事说,这里是第一案发现场,其实不是这样的。”

  “怎么说。”

  钟天正折身走来,顺着啊香手指所指的位置,是一颗得有手臂粗的大竹子,海拔高挺。

  “你看这里。”

  啊香指着竹子的下端,这个位置的竹杆有一层薄薄的泥土痕迹以及竹苔,但现在却有一块明显的缺失,不大不小,两公分左右。

  “哦?”

  钟天正眉头一拧,快步走到竹子边上,细细的打量了起来。

  这块缺失的痕迹不大不小,但是一样能看出来,确实有过新鲜的碰撞痕迹。

  这里,距离吕正旺死亡的位置,有一米左右。

  钟天正扫视着竹子,脑海里,宗师级的空间构想力发散,一个真实的一比一现场出现。

  吕正旺疯狂的在竹园里逃窜,在他身后,是一群密密麻麻攻击性极强的竹鼠,目光泛红,紧追不舍。

  “这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钟天正突然睁开眼睛,有了思路。

  “对,他是从其他的地方逃窜过来的,在奔跑途中一不小心摔了一跤,碰撞到这根竹子,又喝了酒,脚底不稳直接摔到在地。”啊香语速很快的跟上,说出了自己的推断:“他想要爬起来,醉酒状态他连着好几下没爬起来,惊慌失措下在地上爬了好几步,最终到了死亡位置的时候被竹鼠追上,然后被撕咬致死!”

  “就是这样!”

  “这里仅仅只是死亡现场,不是第一现场。”

  钟天正啊香对视了一眼,两人的观点不谋而合。

  但是,为什么竹林里却没有任何的奔跑痕迹?

  如果他在地上往前爬窜,这一段距离里,地面上的掉落的竹叶应该是很散乱的才对啊?

  是被风给吹平了?

  还是说有人故意处理过?

  在这一点上纠结无疑是毫无意义的,因为竹林地土质一般,不算僵硬也谈不上质软,不会有什么脚印的。

  两人的目光放在了逃跑路线上。

  他是从哪里跑出来的?

  胡光的住所?

  养殖场?

  一个喝的大醉,身份地位不俗的人,总不可能大晚上的想要跟竹鼠来交流交流感情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