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187章奇怪奇怪真奇怪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555 2020-11-17 17:20

  君悦酒店。

  三十五楼的行政走廊上。

  气宇不凡的年轻男子站在酒廊上,俯瞰着繁华的大都市,带着蓝牙耳机,整个人显得有些出神。

  “姚威强死了,今天早上的事情。”

  良久。

  男子对着电话讲到。

  “死了?”

  “对。”

  年轻男子手指敲击着手机橘色的玻璃后壳:“你上次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没有问到?被人先下手了。”

  电话那头的电子音满口否定:“不应该啊,该问的我都问了,按照那个情况,他要是知道的肯定都说了,他没有那么好的心理素质,你不也去医院看过他吗?不应该啊。”

  “是吗?”

  年轻男子反问到。

  “好,我知道了。”

  通话到了这里,就挂断了。

  “姚威强?”

  年轻男子伸了一个懒腰,眯眼看着落地窗外,喃喃自语道:“究竟是你知道的太多了被人除掉了,还真的只是个意外?”

  ……

  案发现场。

  钟天正挡在了项宇飞面前。

  “你来这里做什么?”

  “怎么?你要调查我啊?”

  项宇飞斜眼看着他,手帕遮挡了他的面部表情:“我刚才已经跟他们说过了,我不需要再向你说一次。”

  “怎么?你有点慌?”

  钟天正咧嘴笑了。

  他是故意这么说的。

  按照项宇飞的性格,他肯定会反怼自己。

  “我慌什么。”

  项宇飞的回答不出所料:“说吧,你想问什么,我告诉你,不介意再浪费几分钟的时间。”

  “如此最好。”

  钟天正抛出自己的问题:“你今天来这里干什么?找他有什么目的?”

  “他找的我,约我在这里见面。”

  项宇飞捂着手帕,眉头微皱:“谁知道我一来就遇到了这么一档子事,真是惹得一身臭。”

  “他为什么找你?”

  “他手里头不是有个农贸市场的场子么,还在老城区那边,设施设备老化,而且人流量不多,里面入驻的商户都跑了,他找我,一是想找我借钱,二来是看我能不能给他出个点子。”

  “就这样?”

  “不然呢?”

  “你们怎么会联系上的,按照我所知,你这才回来国内没多久吧?想你项总可是堂堂恒天集团的大少爷,几十上百亿的身家,会和他这种人交集在一起?”

  钟天正的目光锁定住项宇飞的双眼,恶魔之眼聚焦在他的身上,不放过他的任何细微的表情跟动作:“还是说,以前在学校里,他就通过你弟弟的圈子,跟你认识了?你们是老相识了。”

  “哦..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

  项宇飞忽然笑了起来,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你直接说,我跟他是不是在陈蓉的案子上认识的就完事了嘛,干什么拐弯抹角的呢,你是不是还怀疑我,我才是幕后黑手啊?”

  “啧啧。”

  说到这里,他摇头看着钟天正、余城两人:“我说你们两个怎么像只狗一样,老是盯着我|干什么呢?这种案子里也能往我身上扯?他这种人,值得我出手嘛?就他这样的货色,我随随便便外面一抓一大把,之所以愿意帮他,无非就是念在我弟弟的面子上。”

  余城忽然插嘴到:“他今天叫你来,是不是跟你说,要跟你说点什么事情吧?”

  “我不是已经跟你们说了嘛,他叫我来就是让我借钱给他。”

  项宇飞冷哼一声:“还有什么事情要问嘛?我忙着呢。”

  见两人没有说话。

  项宇飞折身离开。

  走到一半,他忽然停下脚步,转身看向钟天正,笑了起来:“对了,今天怎么不见啊香妹子跟你一起来出警啊?没见到她,我心里略微有些失望啊。”

  “哦?失望?那你可以去找她呀。”

  “嗯,也是。”

  项宇飞点了点头,上了轿车,绝尘而去。

  钟天正眯眼看着轿车的尾灯,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

  刚才。

  余城在问他话的时候,项宇飞的表情虽然没有任何的变化,但是恶魔之眼能明显看到他眼睛的瞳孔,有过细微的收缩。

  虽然之是一瞬间的、且很细微的变化,还是被钟天正给捕捉到了。

  被余城说中了?

  姚威强叫他过来,是另有其事?

  想到这里,他扭头看向余城:“你刚才这么问他话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没有。”

  余城撂下轻飘飘的一句话转身离开:“把这个案子快点解决吧。”

  钟天正靠着边上的绿化带蹲了下来,伸手掏出香烟点上,这是他习惯性的动作,大口的抽着香烟,皱眉思考了起来。

  余城刚才为什么要这样问他?

  明明项宇飞已经说明了来这里见姚威强的目的,为什么他还是重复的问了一次?他为什么不告诉自己这么问的原因?

  还有项宇飞。

  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明显有变化,说明他也有问题。

  他们在玩的哪一出?

  ……

  一天后。

  对于案件的定性。

  警方排查了事发地点周围的监控,确定案发前后,没有人接触过这块井盖,而且从井盖上的痕迹来看,井盖上破裂的痕迹,也是很久以前的。

  对姚威强的尸检报告也出来了,没有任何的异常,基本上排除他杀的嫌疑。

  姚威强所有的信息,也都摆在了钟天正的面前。

  “三个月前,姚威强曾经购买了一份意外人身险,赔偿金额高达一百二十万,他是早就想到了自己会出事?”

  钟天正把这张保单仔细的看了一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接着就是一系列的尸检报告以及他的个人报告。

  “两个月以前,他曾因醉酒驾驶,被警方依法拘留,扣12分,罚款1000块。”

  “之所以酒驾被发现,是因为他打电话给120急救电话进行求助,那天晚上,他的脖颈处有明细的刀割伤痕,按照他自己的说法,是他自己不小心弄的?”

  看到这里,钟天正不由凝起了眉头,又翻到姚威强的照片上去。

  从照片上的伤疤来看,他脖颈上的刀痕并不是很深,一道约三公分的伤疤上,只缝了四针。

  这个伤口有点意思。

  钟天正的视线落在了他的就诊医院。

  上南市人民医院。

  那天给他治疗的是凌医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