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840章不明电话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4730 2020-12-03 17:05

  根据现在的管理规章制度,已经有明确的文件出台了,每个人在寄快递的时候,必须出示一个身份证。

  或者说。。

  你初次使用手机扫码然后用小程序来下单的时候,第一次寄件必须出示身份证,不出示就不能寄件。

  但是。

  钟天正已经从快递员的表情中得到了答案。

  毫无疑问。

  这个快递,没有进行身份核验。

  “说!”

  钟天正表情严肃了几分:“这封邮件,牵扯到一个大案子,你不要有任何的隐瞒,搞不好你也会成为帮凶。”

  “我...我说,我什么都说。”

  快递员直接就慌了,说话结巴,什么都说出来了:“是这样的,那天我骑着送件的时候,他站在那里把我给拦下来了,说要寄快递,我当时一看是文件,就答应了。”

  “你知道我,我们快递员,一个月工资的多少,除去送件,想要高收入,那么就得多揽件,那时候正好又是揽件政策的出台,多收件有奖励。”

  “他手里拿着一个信封,跟我说就是照片,然后我也就没有多想就答应了,刚给他拿了文件单跟单子,让他扫码,但是他跟我说他没有带手机,让我给他扫一下。”

  “我一开始是不愿意的,但是他说我要是不愿意就算了,然后我这个时候,不也正愁收不到快递嘛,而且他直接递给了我一个二十块的纸币,说不用找了,我一看反正就是个小文件,所以我也就答应了。”

  快递员说完,脑袋也低了下来。

  “所以,你帮他扫码寄出了快递?!”

  钟天正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对方只用了二十块钱,就把你给套进去了!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我...”

  快递员支支吾吾,根本不敢抬头看钟天正。

  “这个人你看看,是不是寄快递的人?”

  钟天正摸出手机里刘飞的照片来:“你仔细看看。”

  “不是这个人。”

  快递员看了看手机屏幕,摇头否认:“那天那个人也戴着口罩,所以很好认,这不是同一个人。”

  “好吧ꓹ 你回头想想,怎么回去跟你们站长解释吧。”

  钟天正收起手机ꓹ 裹了口香烟摆了摆手说到:“这件事ꓹ 我会跟有关部门汇报的ꓹ 到时候他们会过来查的。”

  “兄弟ꓹ 你不要这个样子!”

  快递员直接急了ꓹ 看着钟天正,欲言又止:“真的ꓹ 求你给我个机会ꓹ 如果上面来查的话,我会被扣很多钱的,而且或许会被开除了!搞不好还要被行业给拉黑了!”

  “哦?你也知道会被行业拉黑?!”

  钟天正眯眼看着快递员:“为什么我们会有相关的法律法规出台,寄件人就必须给出示身份证?为了什么?你以为是开玩笑的嘛?”

  “而你ꓹ 在明知道这些条例的情况下,你还是给对方代扫了,寄了ꓹ 让他们这些不法分子有机可乘,你知道如果大家都像你这样,无视这些规章制度的话ꓹ 那么政策又有什么意义呢?”

  快递员嘴唇蠕动,想说什么,但是又说不出来什么,根本不知道怎么反驳,这个人也就是个看上去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ꓹ 这么一说ꓹ 眼中直接就朦胧了,手脚不知所措。

  钟天正看着这一幕,心头不由一软,边上的啊香同样也是心头一软,伸手拉了拉钟天正,但是却被钟天正给甩开了:“我知道,你们做这行也不容易,每个月那么些工资,都是一单一单累积起来的,一块两块这样子。”

  “有时候刮风下雨,在大雨中骑着电动车真的很不容易,但是有些规矩那它就得是规矩!没有规矩它就不成方圆。”

  “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哪分钱是好挣的,但是我们在挣钱的时候,是不是也要坚守自己的底线?有些东西可以通融有些东西不可以通融,有哪些条例是不能违背的,难道你自己都没有分别能力呢?”

  “如果人人都像你一样,不能坚守行业的规则话,那么这个世界上,是不是很多的犯罪分子就可以利用你们的这一点,在这些匿名信件上做手脚?那么是不是就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钟天正说到这里,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思考一下吧,这次的事情,我肯定要说的。”

  “我..我...”

  快递员抬头看着钟天正,嘴唇蠕动。

  钟天正话锋一转,换了个角度:“我再用一个私人的身份跟你说吧:我觉得,做人,尤其是男人,做错了事情就要承担责任,挨打那就要立正,这件事对你虽然是惩罚,但是不得不接受。”

  “我认!”

  快递员咬了咬牙,然后低下了头来。

  “走吧。”

  钟天正招呼着啊香离开。

  开车前往那天寄快递的地点,啊香坐在副驾驶:“阿正,真的就要向有关部门举报么?”

  “嗯。”

  钟天正深呼吸一口,话锋一转:“但是你回头跟他们说一下,不要太上纲上线,但是至少是要有一个行业内的通报!通报肯定要有的,要让他们的同行都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至于罚款的话,可以适当的减一点。”

  “确实也不容易,唉...”

  “我就知道。”

  啊香用力的点了点头:“有时候,有些事情,确实不能通融,规则就是规则。”

  “希望每个人都遵守吧。”

  钟天正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来到了寄快递的附近工地,如同他们猜想的一样,这附近是没有任何的监控。

  既然寄快递的人,他已经想到了这么一出,让他们来帮他填写单子,用来规避警方后续的侦查,那么他肯定也想到了不出现在监控里这一点,来规避警方的调查。

  不然,他就不会选择在半路上拦截路过的快递员,而是上站点去寄快递了。

  那么,是谁把这个信件给寄出来的呢?

  根据快递小哥的话来说,首先,寄件人就排除了刘飞,不是刘飞寄出来的,那么会是谁?

  谁又会牵扯到这个案子中来呢?

  钟天正一时间想不出个之所以然来,但是他有种感觉,这个案子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这肯定是一个团伙。

  对,就是团伙。

  不管是刘飞、还是这个寄件人,他们都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目标:那就是冲着黄珊珊李长远这个案子去的。

  寄件人负责把当初黄珊珊李长远事件的照片发出去给肖燕美,造成她的心理压力,他的目的是什么,目前还不明确。

  而刘飞,则是执行人。

  他早有预谋的计划了自己的谋杀计划,把肖燕美从楼上推了下去。

  “呼..”

  钟天正深呼吸一口,用力的捏了捏眉心:“我怎么感觉,这个案子,好像一个无底洞一样,它好像要吞噬掉什么东西一般。”

  原本只是一个密室谋杀案,逐渐牵扯出这么多信息来,一直慢慢的往下,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牵扯的人也越来越多,案子也变得越来越复杂了。

  尤其是这个刘飞。

  他太诡异了。

  当初因为一个劫持人质案,被关押这么久以后,从里面出来就直接好像脱离了现代生活一样,身份证毫无使用记录,包括一切渠道的电子支付渠道,全部都没有使用过。

  这个人,太诡异了。

  钟天正不认为,这是他与社会脱节的表现,而是刘飞从里面出来以后,就已经有人把他带走了,然后进行特地的培养,在现在这个依靠信息化办案的时代来说,这种人反而是个头痛的点。

  根本无从下手。

  “我们走吧。”

  啊香环顾了路口四周,这个地方没有监控,根本看不到当时的情况,也就无法辨析这个人到底是谁,就算追究下去,这个人肯定也是做好了隐蔽措施,在监控中看不到任何的特征点。

  “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去见见李长远。”

  啊香的语气无比的肯定,思路清晰的说到:“肖燕美收到了这个信件,那么我觉得,作为当事人,或者说主要责任人,李长远肯定也是收到了这么一个信件。”

  “或许,他那边的情况比肖燕美这边还要严重。”

  末了。

  啊香又补充了一句。

  “走吧。”

  钟天正也是深表肯定。

  肖燕美已经出事了,那么下一步,或许出事的人就是李长远了,他们的目标将集中到主要目标,李长远。

  ……

  这边。

  李长远家里。

  “肖燕美,死了么?”

  李长远坐在沙发上,怔怔的看着手机上面的本地新闻,浏览了相关的报道,知道了肖燕美死亡的一事,被人从楼上推了下来,五楼的高度直接死亡。

  新闻中虽然没有过多的提及肖燕美的死亡到底是谁做的,但是,他却从中猜到了,事情好像没有那么的简单。

  “呼..”

  李长远深呼吸一口,摸过一旁的烟盒想点烟,但是发现里面已经空了,他起身拿过柜子里的一条香烟拆开一盒来,正准备给自己点上,摆在桌面上的苹果手机响了。

  “嗡嗡嗡..”

  线性马达震得桌面好像也跟着震动了起来一般。

  李长远叼着香烟来到茶几边上,看着手机来电显示上显示的一个国外的号码,一长串的数字,不像是正常的号码。

  他用力的裹了口香烟,伸出去的手愣在了半空中,他思考了一下,还是没有去接,手机就这样自然响到结束自然挂断。

  没几秒钟。

  电话再次响了,依旧是那个属于国外的归属地,但是号码却已经变了,他就这样看着,依旧没接。

  如此反复了三次。

  第四次手机响起来的时候,李长远没有再坚持住,伸手过去拿过电话,正准备接起,但是电话却自己挂断了。

  插一句,【 \咪\咪\阅读\app \\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跟着一条信息发过来:“肖燕美的事情,看来对你没有起到任何的告诫作用啊,兄弟,你现在好像还是看不清形式啊!”

  这小信息过后,紧接着,又是一条进来了:“我宣布,你将会是下一个肖燕美,我给你寄过来的照片,你也不用往外发了,肖燕美就是不按照我的指示做事,所以她没了。”

  看到这里的时候,李长远整个人的脸色直接就变了,他慌忙拿起手机,翻到了通话记录,照着刚才的那个号码就打了过去,却显示打不通,跟着他又打另外一个,依旧打不通。

  “……”

  李长远的心跳徒然加速,手掌紧紧的攥着手机做倒在沙发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原本嘴里叼着的香烟,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熄灭了。

  他整个人心不在焉的坐在沙发上,脑海里回想着几天前发生的事情。

  三天前。

  快递公司的快递员给自己送了一个信件过来,当时他也没有在意,随手就发在了一边,直到第二天的时候,他一时间无聊,看到了放在一旁的信件,就把它打开了。

  打开以后,谁知道里面放了好几张照片,这些照片的内容,正是自己几年前做的那件事情。

  照片里面的内容不堪入目,主角是他自己,配角就是黄珊珊、肖燕美等等几个好朋友了。

  照片的背面还写着几行字,大致的意思就是:把这些照片发在社交软件上,表明你自己的身份,忏悔你的罪过,并把当年威胁邹泽询黄珊珊两人出具书面谅解书的消息对外公布。

  当时。

  李长远看到这些的时候,非常生气,但是他又找不到了人,所以他也就随手搁置在一旁了,也压根没有当一回事。

  都他妈好几年以前的事情了,自己也从里面坐监出来了,事情已经过去了,还忏悔你妹妹个锤子。

  所以。

  当前几天钟天正敲门上来,询问这件事情得时候,李长远也没有当一回事,直接就把钟天正啊香两人给怼走了,拒绝配合,压根不愿意再提起这件事来。

  过去了就过去了。

  可是。

  肖燕美的事情,她的遭遇,让李长远心里逐渐的发虚,瑟瑟发抖。

  原来,真的会死人的啊。

  就在他回忆着之前的事情时候,李长远的手机再度响了起来。

  号码虽然变了,但还是那个国外的归属地,这一次,他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就接了起来,甚至说有些迫不及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