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770章内讧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4793 2020-11-17 17:20

  

  “你放心,我肯定认真看。”

  老四转着眼珠子,信誓旦旦的保证到:“我知道,这件事关系到咱们团队的身家性命大事,我肯定稳稳的。”

  “嗯,希望你能这样吧。”

  闸哥还是有点不放心的,但是又没有什么办法,在场的人只有老四曾经跟钟天正他们接触过。

  眼见老四要走,闸哥思考了一下,还是转头看向祥子:“祥子,你跟老四一起去一趟,看看什么情况。”

  按照他的想法就是,祥子在边上看看现场的情况,这样子看起来会稳妥一点。

  毕竟祥子是自己人。

  “没事,你就让老四去吧,我就不用去了。”

  没想到祥子并没有答应闸哥的说法,叼着香烟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老四自己看准了就行,反正我也不认识人,去了也没啥意义。”

  “那行吧。”

  闸哥脸色僵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老四冲两人打了个招呼,折身往外走去,走出去得有好远,他扫了眼身边跟着自己的,跟自己走的挺近的小弟笑道:“你说这闸哥什么意思啊他?”

  “那哪里知道啊。”

  小弟龇牙轻哼一声:“闸哥不都说了嘛,让祥子来监督你。”

  “也是。”

  老四点了点头,奔着李大富场子那边去了:“人家不相信我,我也没办法啊。”

  不过。

  老四其实还是挺开心的。

  这么久了。

  自己终于可以把钟天正给拿下来了。

  今天不管怎么说。

  不管京城里来的这个小老板到底是什么人,但肯定是要跟钟天正扯上关系的,自己一定就在今天,把闸哥团伙拖下水,跟自己绑在一起。

  闸哥房间里。

  闸哥闷头抽着香烟,有些不开心了,沉声问到:“叫你去你怎么不去啊?你看着他一点呗?我对他有点不放心你知道吧,这小子早就想找钟天正的麻烦了,但是我一直都不准。

  万一这小子,一顿给我瞎指认,那我岂不是彻底跟他绑在一起了?他跟咱们不一样。”

  老四现在不在这里,闸哥也说出了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

  在闸哥心里。

  老四这个人,是可以用的。

  因为什么?

  因为老四也是个亡命徒,虽然他没有做过制洗衣粉这种行当,但是他手里是有命案的,这种人被抓了肯定也是个死,所以才能跟自己在一起。

  但你要说,他完全相信老四么?

  他其实不是很相信的。

  一直以来,他都只是把老四当成一杆枪*在使用,在帮助自己做事而已。

  但要真说在自己的心里的地位。

  老四这个人是比不上祥子他这么重要的。

  他顶多算个努力挤进来的局外人。

  他们之间,还存在与那种附拥与被附拥的关系,还没有真正的有什么事情绑定在一起。

  “闸哥,你说的我心里有数。”

  祥子漫步经心的点了点头:“事情你也不能全部都是这么来说的,我跟着他过去,其实是真的没有什么用,毕竟钟天正他们那班子人我都不认识。”

  闸哥点了点头,也是没有办法:“这是最烦的。”

  “但是,咱们可以派个人跟过去看看情况。”

  祥子弹了弹烟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老四过去认人,肯定要近距离观察的,如果他想搞事情,只是想借助咱们的手帮他除掉钟天正,那么他肯定不会近距离去看的。”

  “他如果真的想利用咱们,我这么说吧,不管来的人认不认识钟天正,他回来肯定也会跟咱们说这是钟天正的同伙。”

  祥子一针见血的分析到:“所以,我跟过去毫无意义,让小弟在他们后面跟着就行了。”

  “行。”

  闸哥想了好一会,点了点头,确实也是这么一回事情。

  祥子点了点头,出门去吩咐小弟去了:“那我现在叫人过去跟着。”

  ——————————————

  村里这边。

  老四跟着小弟,一前一后,来到了李大富的粗加工工厂附近。

  “来,抽烟。”

  老四从裤兜里摸出软盒玉溪来,给小弟派了一根:“抽烟抽烟,晚一点该吃晚饭了。”

  “行,”

  小弟点了点头,两人在路边吞云吐雾,时不时的闲聊两句,好一会以后,香烟抽完,小弟踩灭烟蒂,正准备往前面走的时候,被老四给叫住了。

  老四再次给自己续了一根香烟,眯眼看着跟班:“你还真过去啊?”

  这个人平时跟自己走的挺近的,大家都叫他阿亮,跟老四算是关系最好的人了,所以老四才特地选的他跟着自己。

  “不过去那干嘛?”

  阿亮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老四:“不是咱们过来认人么?早点看完早点回去啊。”

  “我靠,你特么是不是傻?!”

  老四叼着香烟,毫不客气的呵斥了一句:“你知不知道钟天正是干嘛的啊?”

  “不知道。”

  阿亮摇了摇头:“不是说是警察么?但是我看着这小子不像呐。”

  “他是警察,千真万确,我以前在上南市,就是栽在他的手里的。”

  老四准备着闲聊的心,所以说话也不急不慢的:“你想象不到当时的情况有多恶劣,我们四个人,对方二十多个武警,那火力,对射。”

  “踏马的,最终,我们只打中了对方一个人,然后我三个老哥全没了。”

  老四说起这件事来,心里还愤恨的很:“要不是那二十多个武警,我们肯定能全身而退,这一切,都怪那个钟天正。”

  “所以我必须找他报仇!”

  “但是你知道吧,如果今天来的这几个人,都是钟天正的同事,那他们肯定是认识我的,你想过这个道理没有?”

  老四叼着香烟,语气激动:“我特么现在跑过去认人,万一他们把我现场给抓住了怎么办?”

  “啊?”

  阿亮一下子愣住了,没反应过来:“四哥,你的意思是?”

  “就是你猜的意思。”

  老四摆了摆手,一脸的无所谓:“去认个毛线,那个梅姐都能满世界说这件事,那么来的那几个人,肯定就是认识钟天正的,他们就是一伙的,我去认人,不是送货上门么?”

  “那你说怎么办?”

  阿亮明白了老四的想法,基本上猜到了他在想什么:“反正,我只是一个小弟,我听你的就行。”

  “嗯,这就对了嘛。”

  老四满意的点了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混,到时候跟在我后面,吃香的喝辣的。”

  “谢谢四哥。”

  阿亮咧嘴笑了起来,看上去非常的开心跟激动。

  老四应了一声,摆了摆手:“嗯,你去后面的地里上个厕所吧,我自己上去认人。”

  他就是想把阿亮支开嘛。

  “行。”

  阿亮非常上道,折身就走到后面的地里去了,老四则是起身,装模作样的往场子那边走,但是压根就没有打算过去真正的看一看。

  野地里。

  阿亮找了处茂盛的苞米地直接就钻了进去,从兜里摸出老式的按键手机来,拨通了一个电话,等待了好几秒钟,电话那边接起,阿亮快速的跟对方交谈了起来。

  快速的交谈结束以后,阿亮四下打量着,确定没有人发现,自己又拿着手机,把里面的这条通话记录给删除了以后,这才掏出家伙放水。

  三分钟后。

  阿亮从苞米地里钻出来了,然后慢悠悠的去刚才的那个位置,等待老四。

  又等了四五分钟以后。

  老四优哉游哉的从李大富的场子那边出来了,两人汇合,然后准备回去。

  他们没有注意到。

  在更远处的树荫下。

  闸哥派过来的小弟坐在摩托车上,全程监视着两人,见他们往回走,自己开车摩托车,快速的回去报信了。

  “怎么说?”

  闸哥看着赶回来的小弟:“老四他们那边什么情况。”

  小弟全程都是在远处观望,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所以凭空编造着自己的想法跟自己看到的场面说:“只有老四过去了,阿亮没有跟着过去,老四好像故意把人给支开了。”

  闸哥的眉头一下子就皱到了一起:“他们现在回来了?”

  “是的。”

  小弟点了点头。

  闸哥心烦意乱的摆了摆手,示意小弟下去,他心事重重的点上一根香烟,重重的吸了一口,看向自己人祥子:“你是怎么看的?”

  “你是怎么看的?”

  祥子没有回答,反倒是反问了一句。

  闸哥叹了口气,摇头道:“老四想法太多啊,到底不是咱们一个班子出来的。”

  “我也是这么想的。”

  祥子双手撑在桌面上,身子往前一探,居高临下的看着闸哥:“我的意思是,一会老四回来,先等等看他怎么说。”

  “不管他是一口咬定,还是说否认,我的意思是,咱们现在都不要着急着动手。”

  闸哥听到这句话,一时间没有明白过来:“怎么说?”

  “四哥这个人,其实什么都好,什么事情都敢做,做的也挺好的。”

  祥子眼珠子转悠着,快速的说到:“但他这个人,就是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他肯定一心想着把钟天正干掉报仇。”

  “我猜测,他一会回来会说,跟李大富合作的这伙人,就是跟钟天正一起的,也是警察。”

  “嗯。。”

  闸哥并不意外这个猜测,他也是这么想的。

  “但是,咱们先不要着急着答应老四,也不要着急着动手。”

  祥子的手指在桌面上重重的点了几下:“有没有一种可能:我绝对对方在钓鱼。”

  闸哥眉头再次一皱:“钓鱼?”

  “对,就是钓鱼,但钓的不是咱们,而是老四!”

  祥子一针见血的分析到,说话的语气非常的肯定:“你还记得么,京城来的小老板跟钟天正很熟,这句话是从梅姐口里说出来的,她在外面打牌,大声宣扬着这个消息。”

  “你想想啊,如果他们真的跟钟天正很熟悉,为什么还没有嘱咐梅姐嘴巴子不要到处说呢?”

  “梅姐这个人,咱们也是有过接触的,她不可能瞎说的,同样她也不是那种大嘴巴,看到什么都往外说的,唯一的解释就是,被人安排她这么说的。”

  “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伙人在钓鱼。”

  “他们在钓老四。”

  说到这里,祥子没再说话,只是看着表情变化不定的闸哥,给出了他一点思考的时间。

  其实。

  祥子自己是有私心的。

  他是后加入闸哥团伙的,跟着闸哥也有两年了,一起尽力过的事情大大小小的多了去了,地位也逐渐上来了。

  但是呢。

  半年前。

  老四突然加入了进来,因为老四自己的底子,而且做事敢做、敢见血,也很如闸哥的法眼,所以老四的地位很快就上来了,地位跟祥子大差不差了都。

  所以。

  祥子自己心里多少是有些不舒服的。

  只不过他从来不会表现出来。

  但是。

  他不说不代表他不介意。

  今天这个事情,明显就是一个契机。

  所以。

  也就有了现在这么一个场面。

  闸哥板着脸,没有说话,只是默默抽烟,一时间烟雾缭绕,老四刚才说的话在他心里逐渐发酵。

  “他们在钓老四?还有没有其他的什么根据?”闸哥有些不确定,但是又觉得祥子说的有道理。

  “有的。”

  祥子等的就是这一句,闸哥对老四已经起了抛弃的心思了,不然他也不会继续问下去。

  “你再反观一下。”

  祥子眯眼叼着香烟,掰着手指开始列举起了依据来:“钟天正是吧,他是上南市的警察。”

  “老四呢?他来咱们这里之前,他跟他的几个老大哥是在上南市折的,折在钟天正手里的。”

  “京城来的小老板,跟钟天正很熟,换句话来说,他们很有可能也是警察。”

  “他们都是上南市的人,跟咱们八竿子打不着,上南市的警察来这里做什么?还花费心思的进行身份伪装?”

  说到这里,所有的一切都以及不言而喻了。

  见闸哥没有说话。

  祥子再次补充了一句:“他们就是冲着老四来的,他们查到了老四的踪迹,所以跟了过来,准备把老四给按了!”

  “这件事,咱们还是不要参与的好。”

  祥子最后做了一锤定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