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166章独眼雕刻师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475 2020-11-17 17:20

  警方兵分两路。

  一路人马重点对胡光的身份背景以及平时的人际关系进行排查,哪怕是他平时跟那几个人交往的比较近都进一步的进行核实。

  另一路人,则是钟天正为主导的队伍。

  胡光的案子,还是交由钟天正全权跟进。

  队伍成员除去他之外,还有啊香,以及进行协助的热心市民颜昭兴。

  嗯...

  好像有点少。

  不过这并不妨碍案件的推进。

  鉴于颜昭兴对案子的转折点提出了关键性的意见,所以在追查幕后第三人的时候,重点参考了他的意见。

  “光看到这套雕刻的器具,我就能猜到案子的端倪,胡光的身份不攻自破。”

  颜昭兴扫了眼摆在面前的一套雕刻用刻刀,忍不住摇了摇头:“啧啧,像我这种,我觉得不去当警察都可惜了。”

  “呸。”

  钟天正一点都不惯着他:“吹牛皮你特么天下第一,光这一套刀具你就能怀疑他伪造的身份?”

  “打个赌?”

  颜昭兴斜眼看着他,不屑道:“我赢了你请吃饭。”

  “妥。”

  钟天正静待下文。

  “你看这些刻刀,虽然有很明显的使用痕迹,但是不管是刀具的木质手柄还是刀杆的自然侵蚀痕迹,都表明着这是一把只用了不久的东西。”

  面对颜昭兴的解释,钟天正把刻刀拿在手里,细细的打量了起来:“何解?”

  按照常识,正常的使用痕迹不就是很正常么?

  “其他东西或许是这样,但是对于一个雕刻大/师来说,刻刀就相当于自己延伸出来的手臂,一般来说,根本不会轻易的更换,因为每次的作品,很可能因为刻刀的手感不同,雕刻出来的东西也就前差万别了。”

  “这东西的重要性,就如同警察看重自己的配枪,士兵看重自己的步/枪,军人看重军旗国旗一般。”颜昭兴翻动了一下刻刀,指着木质的刀柄:“按照常理来说,这把刻刀的刀柄,应该如同包浆一般光滑,而不是现在这样只是正常的使用痕迹。”

  “包浆?”

  啊香眨了眨好奇的大眼睛,明显听不懂。

  “这东西也不好解释,举个例子:农村的农民每天都使用的镰刀,它的手柄肯定是非常光滑的,不管他用镰刀来干什么,刀身很脏但是刀刃永远是非常光亮的。”

  颜昭兴的视线不再看向这套刀具:“一个好的雕刻手艺,绝对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就能练就的,一个雕刻大/师也非一朝一夕就能造就,肯定是无数的练习才能成就,说实话,我现在倒是非常的好奇这个人,到底是谁?”

  啊香追问道:“那要如何找出这个人?”

  “那是你们警察的事情了,我只负责验证调查的方向,剩下的事情你们来,记得请吃饭哈。”颜昭兴耸了耸肩表示不知道:“对了,我觉得,这个人,年纪最起码也是四十岁往上,年轻人没有这么好的手工。”

  “还有,他应该是个左利手,这一点,从他雕刻出来的人脸竹片就能看出来,整体流向偏右。”

  颜昭兴笑看着钟天正:“怎么样,我提供的这些线索,够不够一顿饭?”

  “等着吧,案子结了再说。”

  钟天正摆了摆手,现在还不是商量吃饭的时候,这个人该怎么挖出来呢?

  线索终究还是有了一点头绪。

  警方的视线重点放在平日里跟胡光有过接触的年纪偏大的男性。

  不过。

  现实情况却大大超乎大家的预期。

  原本以为。

  这个人会很快就会浮出水面,但是通过调查发现,胡光平日里的交际非常之少,与之有来玩的大多数都是一些养殖竹鼠所需要的原料供货商以及下级经销商。

  他的通讯里也出了这些必要的联系人外,除此以外一个多余的人情联系人都没有。

  警方查看了他的社交账号,网购账号,也没有任何有用的线索。

  就连他的养父母,他都没有打过电话回去,只是每个月固定的给他们账户上汇款而已。

  “卧/槽,无情!这个人是真的无情,一点社交都没有的嘛?”

  颜昭兴只感觉牙花子有点生疼,他所提供的线索没有一条对应上了,对案件更是一点帮助也没有。

  案子到了这里,似乎再度进入了僵局。

  于此同时。

  上南市松湖区,靠近上辖区边界的一处农村民房。

  一个看着年纪得有三十岁左右的中年,搬了根木质的四脚小板凳,背靠着堂屋门槛。

  中年先是点燃了一支香烟,淡定的抽了两口,这才慢条斯理的打开一侧的小木柜,一丝不苟的往外拿出一把把手柄圆润的刻刀,如同列阵一般把它们摊开在面前的小木桌上。

  手柄包浆的刻刀在火红的夕阳下,呈现一片金黄,中年叼着香烟闭着眼,粗糙的手掌细细的抚过面前的每一把刻刀,如同在抚摸自己的孩子一般,表情沉醉。

  最终,他选出了几把刻刀,很有仪式感的把其他的刻刀依次在周围摆开,如同观众一般。

  做好完这些准备工作,中年弯腰从小木柜中拿出一根木头。

  如果颜昭兴在这里,眼前铁定一亮,这是一块比较难得的海南紫黄梨,而且还是海黄中的极品油梨材质,品相极佳。

  这种木头密度高,纹理清晰柔和,雕刻出来的东西观赏性极佳,但是相应的,雕刻起来的难度也大了几分。

  中年把嘴里的香烟吐掉,随即又叼上了一支,眯眼看着手里的油梨,左手不停的把玩着旋转了起来。

  这是他习惯性的动作。

  开动之前,先抽一根烟再说。

  十几秒后。

  中年伸手碾灭烟蒂,开始动手。

  油梨在他手里开始发生了变化,虽然天马上就要黑了,但是中年却一点都不着急,慢条斯理的左手持刀,一刀一刀的下去,丝毫不乱。

  路过的邻居打了个招呼,抛了支香烟过来:“玲姐,难得见你在外面雕东西,这会雕的啥啊?”

  “好东西。”

  被称为玲姐的中年咧嘴笑了一下,手里并不停下,继续下刀。

  夕阳西下。

  金黄的阳光覆盖在她的身上,照亮了她的面孔。

  一张布满风霜的脸上。

  右眼赫然是一个深深凹陷的疤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