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86章抓获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504 2020-11-17 17:20

  张大泉的消失,把案件推向了关键点。

  这个人,有很大的作案嫌疑。

  上哪里去找他呢?

  “张大全,男,三十二岁,无业,有案底,刚从里面放出来不久。”李组长指着现场的图片,不停的快速转换着:“黄燕一案,现场提取的指纹也已经出来了,就是张大泉的,初步判断他有重大作案嫌疑,立刻开展全城搜查,必须把人给我找出来。”

  “是!”

  众人回到。

  “你有别的想法?”

  李组长看着没有离开的钟天正,再看了看啊香:“你也有看法?”

  “嗯。”

  啊香扫了眼钟天正,在钟天正的眼神鼓励下,说:“根据我跟阿正的现场发现,窗台上的脚印被人故意擦拭去了,但是屋外泥地里残留的脚印可以说明一切,这个人是从窗户上进去的。”

  “但是,现场提取的杯子上,却又有张大全的指纹,是不是有点奇怪了?”啊香撩上耳边的碎发,继续说:“张大全翻窗进入屋内,然后黄燕再给他倒了杯水给他喝,犒劳一下翻窗辛苦了的张大全?”

  “或许那个脚印是之前别人留下的呢?”

  李组长皱眉看向天花板,给出解释:“张大全敲门进屋,黄燕给其倒上一杯水,两人交谈,随后张大全对黄燕欲行图谋不轨之事遭到黄燕反抗,用烟灰缸重击其头部,随后用水果刀再次重伤黄燕,随后逃离,之所以没有留下指纹,或许是他带了橡胶手套或者事后擦拭了。”

  “很合理,很通顺。”

  钟天正点点头,掏出香烟来在鼻翼间闻了闻,感受着浓浓的烤烟味,目光散乱:“但是,逻辑上说不通。”

  “张大全把黄燕重伤之后,那么慌乱的情况下,他还能想起来把指纹擦拭掉,怎么会遗漏了有接触的杯子?”

  “如果是橡胶手套那更说不通了,他早有规避指纹意识的情况下,从进屋开始就已经带上了,不会在杯子上留下痕迹,还有,他喝了水,为什么在水杯上没有提取到唾液残留?”

  “只是,他没有犯罪,他为什么要跑呢?而且是当天就跑特了。”

  钟天正身子往前一探,皱眉不语。

  这个案件上,很多逻辑上的东西,混淆太多了。

  当务之急,就是快速的找到张大全。

  如今,无论是乘坐火车、大巴之内的都需要身份证,身份信息系统里也没有张大全出入的相关记录,这个人,极大程度还在上南市。

  那么他会在哪里呢?

  案件似乎一下子进入了僵局。

  打破僵局的点,就在张大全身上。

  “对了阿正,上次赵总说的社区普法宣传你还记得吧?”李组长拿过一沓通知安排:“上面通过了我的推荐,你算一个,只不过身份被修改了一下,普通民警钟天正,还有,你的老对头老同学余城也在其中,警方特聘级专家,有压力不?”

  “呵呵。”

  钟天正龇牙一笑,不予作答。

  压力么?

  不存在的。

  ……

  “喂,110吗?我要报警。”

  “哪里?”

  钟天正、小张、啊香三人出现在一家快捷宾馆前台。

  “警察!”

  啊香亮出证件,前台小哥立刻调集出监控,画面中,一个带着口罩的男子手上搭着衣服,掩盖了手臂。

  “就是他。”前台小哥激动的说到:“警方不是下发了协查通告么,我觉得这个就很符合条件,虽然看不清脸,相关特征也不明显。”

  “但是你们知道不,他给我的身份证是99年的,怎么看怎么不像啊,我也没做声,就给他开了房间,然后立刻报警。”

  啊香赞许的给了他一个眼神:“很不错,去看看。”这个人的体貌特征,确实跟张大全很像。

  收到来自美丽警官小姐姐的鼓励,前台小哥顿时更加有精神了,拿出总控卡,带领三人来到宾馆五楼。

  前台小哥刚要刷卡开门,却被啊香伸手制止了,自己抬手敲门:“先生你好,洗漱用品需要么?”上南市实行垃圾分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有一条之规定,酒店宾馆行业,不得主动提供一次性洗漱用品。

  钟天正猜到了啊香的想法,随即把前台小哥的总控卡拿过过来,自己站在最前面。

  “等一下。”

  过了不多久,里面传来脚步声。

  里面防盗链一开,钟天正立刻刷卡,猛地用力一推门:“警察!”

  男子条件反射的就要关门,为时已晚。

  钟天正用力一推,门应声而开,三人涌入,这人正是张大全,立刻予以围捕。

  “张大全,我们又见面了。”啊香亮出证件,娇喝道:“一宗故意伤害致死案,需要你配合调查一下,可有异议?”

  张大全沉默的低下了头来。

  行动很顺利。

  ……

  审讯室内。

  啊香钟天正为主,李组长拿着保温杯自从旁侧听。

  “姓名。”

  钟天正快速的记录完基本信息,直入主题:“你跟黄燕什么关系?”

  “……”

  张大全沉默不语。

  “黄燕已经死亡这件事你是知道的对吧?现在现场有证据指向你,请你做出解答。”钟天正身子往前一探,用审视的眼神看着他:“如果你保持沉默不配合,那你这是默认了?”

  “我跟她是前男女朋友关系,但是这件事,真的跟我没有关系。”

  张大全萎靡的坐在椅子上,伸手搓揉着脸蛋子:“那天我确实是去了她家,但是后来我就走了啊。”

  “详细情况。”

  钟天正翻开案件记录,示意他继续。

  “那天她给我发了消息,大概晚上九点多的样子,我骑着电动车去了她家,她开始挺惊讶的,问我怎么来了,我说不是你叫我的么?”

  “我进入屋内,她给我倒了杯水,我们也就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了起来,大概五六分钟吧,然后我就走了。”

  啊香问道:“有没有证人?”

  “……”

  张大全无语的看着啊香,无奈道:“警官,这我怎么去找证人啊?再说了,我没事动她做什么啊?我进过里面,里面什么日子我知道,好好的待在外面不好么?遵纪守法不好么?”

  啊香继续发出深入灵魂的提问:“那你那天为何还要偷包?”

  “……”

  张大全瞬间被堵的死死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