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774章你敢不敢接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5916 2020-11-17 17:20

  “全体后退!”

  “全体后退!”

  走在前面的便衣连续两声急促的大吼,原本正埋头往上攀爬的众人,第一时间或往后退,或往两边散去,第一时间规避。

  大家都是战友。

  走在前面的人,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的预警。

  众人这才刚刚各自四向散开,之间山顶上,“咚咚咚”沉默的响声响起,伴随着地面微微颤抖跟压倒的一大片的树木跟杂草,好几块大石头,被人从山顶上推了下来。

  还好走在前面的人预警及时,第一时间让众多队友及时规避了,这才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随着第一波乱石滚过,一个非常尴尬的问题摆在了眼前。

  众人上不上去了。

  这个位置,山路比较的陡峭,而山顶上又是各种各样的石头,只要他们想要上去,上面就会往下推石头,而他们开火的话,也压根打不到山顶上的人,滑溜的跟条泥鳅一样,让人头疼。

  “分几个人守在这里,其他的人跟我从两边绕上去,要快!”带队的便衣听到刚才的枪响,明白时间紧急压根就没有时间来耽搁,第一时间做了计划指挥。

  很快。

  众人四向散开,开始另寻他径。

  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这条上山的路有多难,除去这条现成的上山道路,在往边上去,都是各种密林,好不容易从里面钻出来,边上却又是几乎呈九十度的陡峭山体,压根就爬不上去,如果要强行上去,风险极大。

  一个不小心,极有可能就掉下去了。

  但是众人一时间也顾不上这么多了,快速进入状态,然后就相互协作,往上攀爬。

  山顶洞穴这边。

  闸哥带着老四祥子三人,快速的来到洞穴通道。

  祥子打着手电,往阴暗的洞穴通道里照了一照,没有任何的发现,空荡荡的通道里,什么人也没有,只有一股铺面而来的阴冷的感觉。

  祥子紧了紧手里的镀铬水管,拿着手电径直走在前面,往通道里面走去,看着大门紧闭的铁皮焊接的大铁门,试图伸手去把门给推开,但是铁门纹丝不动。

  “被人从里面封死了!”

  祥子的眉头一下子就拧起来了,歪头看着闸哥:“怎么办?”

  “推!”

  闸哥心里急的很,吆喝着三个人就开始推门,但是里面都被各种各样的东西给挡住了,压根就推不开来。

  “一定要想个办法,把门给我怼开!”老四脸色涨红的推耸着铁皮焊接的铁门,脖子涨红:“我一定要亲手把这个人给我解决了!”

  可以想象,他对钟天正的仇恨值得有多高。

  “算了!”

  三人连续三波同时蓄力推门,但是门都纹丝未动的情况下,闸哥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再推了。

  “怎么办?”

  祥子语速飞快的说到。

  现在这个情况来看,后面肯定就有人会赶过来了,如果他们不早点速战速决的话,那么到时候被包饺子的就是他们,压根就有机会再跑路了,四周都是陡峭的山崖,被包围了压根就没得跑。

  “慌什么!”

  闸哥自己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他拿起手里的锯短自来水管子,用力的在铁门上敲击了起来,但是敲击的非常的有节奏。

  都是按照一二三的节奏敲击,如此重复的连续敲击了三次,这才停止了下来。

  这道门,就有一条铁管一直焊接蔓延到了左侧的放置发电机的密室里面。

  很快,闸哥就感觉到那条铁管有一丝丝颤动,里面的人应该是听到了,再给他做出回应。

  这是闸哥很早以前弄的一个暗语,自己这么一敲击,无疑就是告诉里面的人自己已经来了,可以出来了。

  “你们两个守住这里,我去外面看看情况。”

  闸哥发出信号以后,直接就折身往外面走去,因为他知道,接下来的情况只有一种,里面发生交火。

  而门被人从里面挡住,自己一行人守在门口也没有任何的作用,所以他就出去主持大局去了。

  “得。”

  祥子跟老四,自然也不傻,猜出了闸哥刚才可能是敲击的暗号,两人守在门口,倒也没有刚才的那么紧张了。

  “抽根香烟。”

  祥子蹲在地上,摸出兜里香烟来,抛了一根给老四,自己也点上一根:“今天这么对你,你心里怎么想的。”

  “呵呵,没啥想法呗,还能怎么想。”

  老四捡起没接住的香烟,在烟蒂处随意的吹了吹,叼进嘴里点上,眯眼看着祥子:“我已经说过了,你们的做法我很能理解,再怎么说,我只是一个后来加入你们的人,你们不相信我也是正常的。”

  “不过还好,一切都说开了,现在事实摆在眼前了,这件事也就过去了,都是出来混的,没这个那个的小心眼。”

  闸哥说到这里,没有继续说话,而是蹲在角落里,眯眼裹着香烟,一手在手里的锯短***身上抚摸着,也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行呗。”

  祥子笑着点了点头,没继续说这个事情,而是撇开了话题,抬头看着洞穴,眼神在幽暗的环境里闪烁着:“你说,这次啊,咱们能不能逃出去?”

  “那谁知道啊!”

  老四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既然已经踏上这条路,注定就回不去了,早晚有一天是要被就地正法的,说实在的,这些我考虑的都挺周到的,我已经无所谓了。”

  说到这里,他竟然叹息了一声:“怎么说呢?人嘛,走错了一步路,如果不及时回头,那么接下来就是步步错,越陷越深,也会把自己害得越来越惨,彻底没得选了。”

  “哈哈哈...”

  祥子仰头笑了起来,往前凑了凑,目光明亮的看着老四:“说句实在话,你有没有后悔过?或者害怕过?”

  “你这不是废话么?”

  老四弹了弹烟灰,摆手道:“肯定会怕啊,但是久了也就那样了,叫什么?破罐子破摔,咸鱼一条,能活多久就是多久呗?!”

  确实。

  老四这种人,人生观早就已经变得非常的消极了。

  在经历了各种各样的事情以后,他已经知道自己罪孽深重,没法回头了。

  祥子龇牙笑道:“那你就没想过收手么?”

  “收手?!”

  老四明显愣了一下,看着面前的祥子,没好气的骂道:“我特么怎么发现,你这个人,今天跟个卧底一样,你不会是个二五仔吧?”

  “哈哈...”

  祥子一下子就笑了起来。

  说到这里,两人就没再对话,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门口。

  他们在等。

  等山洞里面的结果。

  里面的人该出来了,如果是自己人全完了,那么他们就把里面的人做了,如果自己人能出来,那么大家就一起跑。

  洞穴里。

  钟天正一行人听到了铁门很有节奏的被人敲击着,瞬间就明白了过来,这是个暗号。

  三人一下子聚在了一起,背靠着背呈三角形站立,面向三个面,做出警戒。

  钟天正啊香各自捡了一根趁手的钢管拿在手里。

  等待了得有小半分钟。

  屋内的灯突然就熄灭了。

  有人把总控给关了,众人短暂性的失明以后,适应了里面黑暗的环境。

  章也紧了紧手里的家伙,撸动管子上膛,随时准备搂火。

  “啊香,我忽然想起来了,咱们很久以前,就有一起出过一个地下室的案子,那时候,地下室里面也挺黑的。”

  钟天正却突然开口说话了,语气轻松:“我还很清楚的记得,那一次你的辅助打的不错,咱们两个那是第一次配合,也是非常成功的一次配合。”

  “……”

  章也下意识的想要让他不要说话,现在全黑的情况下,开口说话不是睿智行为是什么,告诉别人自己在哪里么?

  但是话到嘴边的时候,他又生生的止住了,心里有些尴尬。

  他明显的感觉到,钟天正在开口说话的时候,已经不在自己耳边了,他尝试着往后伸了伸手,钟天正已经不见了,换了个位置。

  啊香那叫一个焦急,但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钟天正这么做,无疑是把注意力吸引过去,然后让他们两个打配合,她紧了紧手里的强光手电,随时准备点亮。

  “这一次,你再给我好好的打个辅助!”

  钟天正声音平稳,耳朵随时随地的捕捉着周围的声音,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的声音。

  说完。

  钟天正也没有再继续说话,半弯腰的站在原地,双腿蓄力紧绷抓地,随时随地准备暴起。

  黑暗中。

  三人都睁大着眼睛,试图看破黑暗,注意力提升到了极致,随时随地防备周围的所有。

  十几秒后。

  “嘶..”

  钟天正捕捉到了一丝微乎其微声音,应该是鞋底摩擦在地面的声音,这个声音,原本他是捕捉不到的,之所以能被他发现,是因为他的鼻子。

  早之前,被系统强化过的鼻子,嗅觉比常人要提高了太多太多,猛然之间,他闻到了空气中一丝淡淡的柴油味。

  对的。

  就是柴油味。

  应该是密室的门打开以后,发电机用的柴油,里面残留的柴油味蔓延了出来。

  “啊香!”

  钟天正快速的移动着自己的位置,喊了一句:“按照你的方位,十一点钟方向!”

  “唰!”

  啊香第一时间做出回应,早准备好的手电第一时间按亮。

  一道刺眼的光亮刺破黑暗,直射十一点钟方向而去。

  章也也是个经验丰富的老**了,在听到钟天正的话以后,他的注意力也放在了那边,在啊香点亮强光手电的瞬间,他看清里面的两人以后,没有任何废话,直接搂火。

  “亢!”

  刺耳的声音响起。

  正前方的人,胸口冒起一团血雾,一声不吭的直接倒下。

  一声过后,两人快速的转移了位置,直接就弯腰蹲了下来,躲在了台面后面。

  “草泥马!”

  剩下的人怒吼一声,端起手里的锯短***直接搂火,对准着刚才的位置喷射而去,边走边搂,直接来个火力压制。

  “砰!”

  一声沉闷的响声响起。

  男子的注意力全在啊香章也两人的身上,一时间忘记了躲在角落里的钟天正,只感觉后脑一疼,直接倒在了地上。

  “呼...”

  钟天正松了口气,把手里一块巨大的石头丢在了地上,看着到底的男子,直接把他手里的***给拿了过来。

  啊香章也架着手电快速的走了过来,摸出后腰的手铐直接把到底的中年给制服,至于另外一人,早已经就没了气息。

  三人径直走向里面的暗室,这才反应过来,他们早之前,所以没有发现这个暗室,因为这里被众多的化学仪器给遮挡了,只留下一条一个人侧身经过的通道,这才没能发现。

  再次启动发电机,等了一会把电闸再次按上去的时候,洞穴里再次恢复了光亮,啊香钟天正两人看着眼前的一纸箱子塑料密封袋里面的白色洗衣粉,多少有些惊讶。

  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洗衣粉,如果这些东西真的流出来,得毒害多少人?

  “准备出去!”

  章也的表现就要平淡很多了,他作为个缉*警,比他们这些刑警见的多了去了,他摸出手机先是简单的拍了一下,三人往门口走去。

  “把东西移开!”

  钟天正示意章也把堵着铁门的架子拿开,自己则是端着捡来的锯短***,口子对着铁门,提气大喊:“老四,你在门口对不对?!”

  守在门口的祥子跟老四,听到里面钟天正的声音,不由心里一沉,自然猜到了里面发生了什么。

  “是我!”

  老四稳了稳手里的锯短***,隔着门对着里面回应:“钟天正,你现在不装了?!”

  “我现在突然想起来了!”

  钟天正提气大喊,看着搬架子的章也,继续说到:“一年半以前,你们四个人,差点要了我的命,但是被啊香帮我把子弹挡下来了!”

  “你不是想复仇么?!”

  “来!”

  “咱们正面刚一刚!”

  “我要把你们当年打在啊香身上的钢珠还给你!”

  “我数一二三,我开门,咱们对射,谁怂谁是狗!”

  “你敢不敢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