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71章迷失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612 2020-11-17 17:20

  

  “你还在抽烟嘛?”

  啊香在床上翻滚了一圈,把轻薄的被子蹂躏在大长腿之间,伸手拨弄着枕头边上的公仔仔:“一会我就睡了。”

  “好。”

  “那.晚安..”

  啊香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很是动人。

  “晚安。”

  钟天正应了一句,掐断电话,看着拍窗的大雨,一动不动。

  “系统。”

  良久,钟天正在心里喊道。

  “你说。”

  系统机械生硬的做出回答。

  “系统发出的任务以及奖励,有没有上限?”

  钟天正问出了很久就想问的问题。

  以前想问,但是他没问,但是今天,他却非常想问,因为他有私心。

  到目前为止,系统给自己配备一套大(ru)师(men)级破案系统,从现场侦查到侦破案件过程中所需要用的一切,除此之外,还对钟天正的身体进行了加强。

  也就说,系统已经初步把架构形成,如同玩地下城与勇士一般,每次升级都会解锁角色新的技能,到达顶级的时候,不会再出现新的技能。

  “没有。”

  系统的回答很快,几乎是没有停顿跟思考。

  钟天正挑眉:“任务跟奖励没有上限?也就说会一直的发任务?”

  “也不是说没有上限,准确来说,任务跟奖励的上限,取程序语言中整数类型long区间内正数的最大值。”

  系统的回答速度非常之快。

  虽没有准确的数据,差点钟天正的下巴惊掉在地。

  程序语言里。

  数值型整数类型表达有四种。

  Byte。

  Short。

  Int。

  long

  byte表数范围为:-128—127.

  Short表数范围为:-32768—32767.

  Int表数范围为:约正负21亿。

  Long表数范围为:2的63次方....

  系统选择用Lon语言来表达任务的上限,虽然有最终的数字,但相当于无上限。

  2的63次方,数不清啊。

  也就是说,自己的任务,哪怕到寿命结束,都还会继续出现。

  此时,钟天正心里只有一个槽点:到底是哪个程序员写的这个程序?要不要这么毫无人性?

  如果把完成任务的过程写成一本,怕是没有完本二字吧?看书的人完全不用担心作者太监。

  不过,钟天正倒不担心任务太长,他关心的是,系统给出的奖励。

  “那么相应的奖励呢?”

  “只要完成任务,奖励同样取Long的最大值,而且奖励涉及很多领域,包含但不限于刑侦方面。”系统的回答非常专业。

  “那你能告诉我接下来的奖励有哪些么?”钟天正再也藏不住狐狸尾巴,舔了舔嘴唇迫不及待道:“简单点说就是,你能提前帮我解锁后面的奖励,让我先找到丫丫,行不行?”

  “首先,我得提醒你,你是一名人民警察。”

  “钟天正,男,二十四岁,毕业于上南市警校,成绩优异,曾参加国际二十一国联合开展的刑侦案件大赛,荣获三等奖,曾经与国外...”

  系统清晰明了的扫描出钟天正的所有个人信息,一字不落:“你,钟天正,本来就很强,可是你现在却对一个系统有了依赖性,这不是系统存在的意义。”

  “或许,我在你身上,看到了你们人类所谓的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对于丫丫这个案件,你内心急躁而产生了提前窃取任务奖励来破案的想法,在我看来,这是你懦弱的表现,而且我必须提醒你的是,如果没有系统存在呢?”

  “直白点说,没有系统,你还有资格做警察么?就如同生活,你越是依仗什么东西,有一天这个东西消失了,你该怎么办呢?最好的方法不断的让自己变得强大,只有强者,才不会对未知的事情产生恐惧。”系统开启了贤者模式,今晚的话,怎么听怎么像心灵鸡汤:“没有系统,我想,你也会是一名优秀的人民警察。”

  “我...”

  钟天正哑口无言。

  系统的话,一语中的,一针见血,让他无以反驳。

  钟天正一夜无眠,躺在床上,脑海里不停的重组着丫丫消失后自己发现的一切,然后把他们重组。

  ……

  第二天一早,钟天正掏出精力恢复药水,正如啊香所描述的,有一股淡淡的奶味,入口柔一线喉,喝下片刻,整个人仿佛焕发新生,精力满满。

  早早的赶到警局,李组长早先一步到达,正在给往自己的保温杯里加枸杞菊花茶。

  “昨天的筛查,有结果了么?”

  “没有,所有户主的信息都非常合法且正常。”李组长一筹莫展的往保温杯里灌着开水:“到现在为止,我们好像连对方的作案动机都没有发现。”

  “呵呵,这不难。”

  钟天正咧嘴笑了起来,露出来人寻味的笑容:“组长,我问你,如果你是嫌疑人,你绑架丫丫,你的目的是?”

  李组长身子一顿:“求财?”

  钟天正挑眉反问:“你住在泉塘湾这种五万一平的房子里,你缺钱吗?”

  “缺可能会缺,但好像不是很缺。”

  “那就对了。”

  钟天正掏出水性笔来,在白板墙上书快速的书写了起来,把昨天询问赵晗的几个回答点写出来:“既然不缺钱,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跟赵晗有仇。”

  “她们公司最近没有出现过跟其他公司出现过恶意竞争的情况,所以,同行的作案嫌疑排除。”钟天正敲了敲白板,圈出重点:“唯一的可能就是,赵晗的前夫。”

  “他死去的前夫?”

  “对!”

  “他前夫一直呆在监狱里,如何跟外界沟通?假如有人探监,那也全程在狱警的监督下完成,根本不可能有指使他人的机会。”李组长走上前来,看着白板上龙飞凤舞的板书:“况且,他半年前就已经因病在狱中去世,更不可能指使他人了。”

  “不是,我拜托你李组长,请您老人家不要跟着我的思路走好不好?往一个去世的人身上想,这是您的风格么?”钟天正无语的把李组长拉在白板墙的正中心:“您老人家是组长,无论是办案经验还是模拟犯罪思维都比我强,怎么能被我拉进沟里了呢?您再仔细看看。”

  李组长正色的看着白板墙,昨天询问的过程在他的脑海里再次浮现,配合着钟天正写出来的重点,最终,他豁然开朗,用大头笔在白板上圈出疑点。

  “对!就是他!”

  钟天正拍了拍手,冲李组长竖起大拇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