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427章彭军在案件中充当的角色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5055 2020-11-17 17:20

  案发前五天。

  上南市某公寓出租房内。

  章也彭丽两人赤果着躺在床上。

  “滋!”

  章也靠着床头,点上一根香烟抽着,身边的彭丽钻进他的怀里,手指在他的胸口上画着圈圈:“你打电话去问问情况钱的呗?”

  “他不会给的。”

  章也想也没想就回绝了。

  “你不试试你怎么知道?”

  彭丽的脸色一下子就拉了下来,右手直接就掐住了章也的下身:“打电话,现在立刻给我打!不然我就废了你!”

  关于章老的那点子积蓄,其实章也背地里确实是打电话回去问过,但是老爸章一飞那边就给拦下来了,说你爷爷没有钱。

  “草!”

  章也感受着这致命的威胁,随着彭丽手上的力道越来越越大,他知道自己要是不照做,可能真的会来个蛋碎当场,只得妥协:“我现在打还不行么。”

  “喂...”

  很快。

  章也拨通了章一飞的电话,再次就章老的这点积蓄问题展开了讨论。

  讨论的主题,依旧是让章老把钱拿出来给他结婚嘛。

  这次的回答依旧是一样的,没有。

  随着章也的坚持,章一飞没办法,直接让章老亲自接电话,章老的说法依旧是没有,自己的那点子钱,每个月都往外捐出去了,至于具体如何他也不愿意多说。

  “爷爷,这是我的终身大事,你就不要藏着掖着了,我是你的孙子,我以后会不管你么?”章也苦口婆心的劝说了一句。

  章老叹了口气道:“真的没骗你,钱我每个月都捐给别人了,具体是谁我不能告诉你,得保护人家的隐私不是?”

  很快。

  这次的要钱过程,依旧是无功而返。

  “你看,我真的是没有办法。”

  章也烦躁的丢下手机,上火的裹着香烟:“咱们就不能少要点?毕竟以后过日子的还是我们两个自己,没必要不是。”

  “老几把灯子,多大岁数了,还卡着钱不给自己孙子,想带着进土么?!”

  彭丽的心思根本就没在上面,她皱着眉头翻身起来,摸起床头柜上的女士香烟熟练的给自己就点上了:“他不肯把钱拿出来,那就送他进棺材,这样钱不就出来了么?!”

  “……”

  听到这句话。

  章也瞬间就蓦然了,看着彭丽微微隆起的小腹,想着里面的那个孩子,他没由来的就感觉到了一股发自灵魂的恐惧。

  “我可以当你刚才这句话是开玩笑。”

  章也一下也不开心了,拉着脸过去,就把彭丽手里的女士香烟拿了过来:“钱的事情再说吧。”

  “谁他妈跟你再说啊?”

  彭丽直接就急眼了,指着章也的脸蛋破口大骂:“这么说吧,要么是你干掉他,把他的钱拿出来,要么就是你干掉我,一尸两命,然后我哥再干掉你全家!”

  “你|他|妈!”

  章也听到这句话,直接就怒了,一个大嘴巴子就扇了过去,手掌扬到半空,硬是给收住了,停在半空中,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就你那点尿性,老娘能不知道?”

  彭丽翻着白眼扫视着章也:“你自己看着办吧,年后,要么你家老不死的进土,要么就是我进土,然后你全家跟着陪葬!”

  “草!”

  一股子怒火积压在章也的胸膛,却始终都发泄不出来。

  这一刻。

  他才深深的体会到,什么叫一个好的老婆能让一个家越来越好,而一个虚浮的老婆,对男人来说,简直就是这辈子的灾难。

  他现在就跟个二百五一样,手里捧着一个烫手山芋,扔也不是不扔也不是。

  最主要的是。

  他想扔还扔不掉。

  最终。

  章也选择了妥协。

  他决定,用章老的离开,换自己一家的安稳。

  ……

  ……

  “就这样,我在你妹妹的威逼之下,我没有办法,只能对我爷爷下手了!”

  章也坐在沙发上,叼着香烟大口的吮吸了起来,浓浓的烟雾把他整个人笼罩住根本看不清他的表情:“现在事情败露了,我爸进去给我顶罪,所以你必须要帮他活动一下,找个人顶他,我要他出来!”

  “如果你们要是不管他,那么我不保证,我不会对警察说一些什么。”

  章也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真的就是破罐子破摔了。

  彭军知道,这种人,往往才是最可怕的。

  听着章也的话,他冷着脸坐在边上,一话不说。

  章也提的这个要求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在证据面前,找人顶替是不可能的。

  “对了,忘记告诉你了。”

  章也抬起头来,眼中光芒闪烁:“你妹妹在教唆我|干掉我爷爷的时候,我偷偷的录音了一份把它给备份了,如果这个东西落到了警察手里,你说她会不会被判个教唆杀人?这可是大罪!”

  “你找死?”

  彭军瞬间就捏起了拳头,直接打在了章也的脸上,眼中杀意涌动:“你敢威胁我?你是个什么货色!”

  “无所谓啊。”

  章也爬了起来,粗鄙的往地上吐了口浓痰:“你要是不信,你可以现在就把我弄死在这里,不过我现在要是突然死掉了,你们能逃脱干系?录音的备份我已经交给别人了,我要是没了,备份马上就会送到警局,你自己看着办吧。”

  “草!”

  彭军只感觉胸膛怒火在燃烧,但是怎么也宣泄不出去,这个章也,简直就是一颗定时炸D,稍微处理不好,就会爆炸。

  “唰!”

  彭军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猛然转头看向边上的彭丽。

  妹妹已经长大了,长得也越来越漂亮了,但此时在彭军眼里,妹妹看起来又是那么的陌生,这张长相较好的脸蛋,早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那份纯真。

  她。

  早已经就迷失在了繁华都市里的灯红酒绿当中。

  这张漂亮的脸蛋背后。

  一个恶魔早已经蠢蠢欲动,越发的明显了。

  如果不是章也把这些事情说出来,到现在为止,他还一直以为自己的妹妹还是那个乖乖女,天真可爱。

  “啪!”

  一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彭军的猛然出手,重重的扇在了彭丽的脸上,速度很快,打的彭丽措手不及。

  彭丽的身子整个惯性的就往后倒退,直接就倒在了沙发上。

  等她爬起来的时候。

  她右边的脸蛋,整个的就直接就浮肿了起来,留下了一个清晰的巴掌印。

  这一次。

  彭军是真的怒了,一点都没有留手的。

  “彭军!你|他|妈的敢打我?!”

  彭丽捂着自己的浮肿的脸蛋,眼睛瞪得老大,充满了不可置信:“你|他|妈现在竟然敢打我了?你竟然为了章也这么个废物打我?!”

  彭军一家的命运比较坎坷,父亲早亡,母亲含辛茹苦的把他们两个给拉扯大,但是好景不长,老天爷并没有眷顾他们,在他们十多岁的时候,母亲也走了。

  彭军就成为了这个支离破碎的家庭的老大,他充当起了父亲的角色,呵护照顾着比自己小七岁的妹妹,陪伴照顾她成长。

  长兄如父。

  这个词用在彭军身上,一点也不过分。

  彭军确实充当起了这个角色,不管自己在外面混的有多惨,但带回家给妹妹的永远是自己最好的,很爱护自己的妹妹,连大声呵斥她都没有过。

  所以。

  今天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直接把彭丽给打懵了。

  “为什么打你你没点逼数嘛?”

  彭军怒吼着再次一个大嘴巴子就扇了过去,再次把彭丽给打倒在沙发上:“告诉我,为什么你会这样做?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他|妈是家里人全部死完了是嘛?你家里没有人挣钱?我挣不到钱给你用?”

  “为了这几十万,你教唆别人去杀人!你知道这是什么罪嘛?草你|妈|的,我以前就没有教育过你?!”

  怒火上头的彭军,直接就嘶吼了起来,整个人情绪失控,咬牙看着彭丽,万分失望。

  此时此刻。

  他真的就是以一个父亲的角色在呵斥彭丽。

  在他的心里,一直以来都是把妹妹当自己女儿一样教育,呵护着她成长,什么都给她最好的,在教育上,也都是对她输出正能量。

  而此时的彭丽,无疑是给他带来了一记重锤。

  彭军千辛万苦教育出来的妹妹,在这一刻所有的形象在他的心里轰然倒塌。

  一起倒塌的,还有他在妹妹身上给予的希望。

  那种失望的情绪,万念俱灰。

  “章家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嘛?为什么这个彩礼钱你压根就没有跟我通过气?我彭军虽然不是什么大富豪,但是你结婚的时候,我不会给你钱?”

  说到这里,彭军拉开茶几下的小抽屉,摸出一把崭新的宝马X5的车钥匙来,直接就砸在了地上,车钥匙撞击在坚硬的地板上,直接就支离破碎了。

  “我知道你们要结婚,老子特地给你提了一台车做惊喜,算是给你做陪嫁了,你|他|妈的逼,家里差那么点钱吗你要去找人要?!”

  彭军已经被气的语无伦次了,几乎是咆哮出来的:“从小到大,我亏待过你没有?穷养儿子富养女,我在经济上克制过你没有?要什么不给你?我现在混得很差吗差这么点钱吗?!你知不知道,杀人是死罪,教唆杀人,同样也没有好下场!”

  接受不了这个局面的彭军,连连发问,一句接一句的接连质问。

  满是质问的语气中。

  更是充斥着浓浓的失望。

  “你说我?你自己又是什么好人?”

  彭丽被骂的措手不及,呆滞了好几秒以后,哭喊着吼道:“你在外面干点什么事情你自己心里没数?你自己的钱就是非常干净的嘛?!”

  “对,我承认,你对我确实不错,但是你有没有关心过我生活上面的问题?在钱上面,你确实从来不管制我,我要钱你就会给我,但是你又何时陪过我?”

  “你向来只跟我说在外面交朋友要交真正的好朋友,但是你压根就没有关注我过我在外面交了什么样的朋友,你也从来不会去帮我辨别我的朋友圈,我又怎么知道什么是好朋友,什么是垃圾朋友?”

  “马上我就要结婚了,我不要张嘴要钱,不多往自己的手里攥点钱,难道还等着你以后来给我钱嘛?我不像你我没有那么好的事业,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打工妹,我嫁给别的男人以后他对我会怎么样我也不知道,我需要一些保障,我难道也有错嘛!”

  “啊!你告诉我,我有错嘛,有错嘛!”

  彭丽连连嘶吼,接连质问。

  彭军的大手瞬间就扬了起来,想打终究是没再打下去了。

  彭丽扭着脑袋把脸凑了过去:“来,你打,我给你打,打死我好了,这样也省事!”

  “唉!”

  彭军重重的叹了口气,整个人瘫坐在沙发上,点上香烟,大口大口的抽了起来。

  到底。

  他还是舍不得再继续下去。

  事情已经发生,再去纠结这些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

  第一:检举揭发章也跟妹妹,自己亲手把他们给送进去。

  第二:顺着他们的意思,在后面运作。

  直白点来说,就是包庇。

  妹妹为了自己想多攥点钱在手里,肯定是没错的,但是她错就错在,教唆章也去杀人。

  想了一夜。

  彭军最终还是做了个错误的决定。

  他选择铤而走险,在这件事上包庇他们两个。

  毕竟。

  他舍不得把自己的妹妹送进监狱。

  也正是这样。

  随着钟天正啊香两人调查的深入,这才会有了上面发生的那一幕。

  ……

  话题扯远了,咱们回归正题。

  视线回到审讯室。

  彭军收起自己的回忆,简单的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始如实对钟天正交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在章也杀害他爷爷这件事上,我妹妹没有参与过程,但是有过教唆,这是不争的事实,但也仅仅只是言语上的。”

  彭军咬了咬牙,做出自己的辩解:“而我,为了包庇她们,这才会对你们做出这些事情,跟他们没有关系。”

  事到如今。

  彭军再去做什么也都是徒劳的了。

  事情已经败露,他能做的,就是尽可能把自己的妹妹给撇清楚出去,能轻判就轻判。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