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335章他的一生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525 2020-11-17 17:20

  “你先别着急着答应,我也就是跟你说一嘴,事情你看着办就行,可以办就办,不能办的话也不要为难,不要不好意思。”

  秦湛权张嘴解释了一句,举起酒杯,跟小伙碰了一下。

  “啧。”

  秦湛权咂吧着嘴巴,感受着白酒的辛辣,夹了颗花生米塞进了嘴里:“我这个借款的事情,你还记得吧?”

  “记得。”

  小伙点了点头:“现在好像越来越严重了吧?”

  “对,借了九万块钱,加上我这些年还的这些,差不多还有两万块钱没有还。”秦湛权自己抿了口白酒,然后点上香烟:“这两万里面,其实就一万块钱的本金,剩下的那一万是这九万总共的利息。”

  “对,是这么个事。”

  小伙也点燃了香烟,等待下文。

  秦湛权问:“你现在在公司里什么职位?”

  “小组长吧,还行,现在能带组了。”小伙夹了块猪耳塞进嘴里,咀嚼着回到:“叔,你到底想说什么呢?”

  “喏,你看看这个。”

  秦湛权从兜里摸出一张充满折痕的医院报告打开放在了桌子上。

  “胃..胃癌?晚期?”

  小伙看着最后面的结论,直接愣住了。

  “呵呵,没多大的事儿。”

  秦湛权摆了摆手,笑道:“今儿叫你来,就是想跟你说这个事情,这笔借款,改天我把这个一万本金的钱给你,你帮我把钱还了,剩下的一万利息,我不给了,你帮我约约你们公司的高层,我当面跟他说说,毕竟你们总部就在这里嘛。”

  小伙沉吟了一下道:“叔,如果真是这样,你剩下的都不要还了,他们也不会怎么样的。”

  “那不行,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借了他的钱我就得还上,这不是特殊情况嘛,利息我就不给了。”秦湛权一本正经的说到:“想给也给不了了,我完了。”

  说到这里,他咧嘴笑了起来,看着眼圈泛红的小伙:“你也不要情绪低落什么的,在上南市,我也没有什么亲戚朋友,你陪我把这顿饭吃完,把这酒喝完,我就很开心了。”

  “叔..”

  小伙哽咽的喊了一句。

  三小叠子菜。

  一斤酒。

  两人直接喝到了天黑。

  送走小伙,秦湛权又骑着电动车来到了工地。

  “老秦,你...”

  工头看着秦湛权,欲言又止。

  秦湛权的事情,他都已经知道了。

  “呵呵,没事。”

  秦湛权无所谓的摆了摆手:“按照咱们说好的,把工钱结给我就行。”

  “嗯。”

  工头默然点头,拉开抽屉拿出两叠子成捆的钱:“你干了一个半月,工资是一万五,剩下的这五千,我私人给你的。”

  “那不要。”

  秦湛权摇头拒绝。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

  工头执拗的把钱塞给了他,语气认真:“你做事我都看在眼里,你跟其他的小工不一样,你干活卖力从不偷懒,这钱你拿的起。”

  “那谢谢了。”

  秦湛权点了点头,眼眶湿润的接过这两叠子钱,又去工地小卖部里买了两条芙蓉王,给工友们发了一圈,算是告别。

  剩下的这点钱,他给了一万让小伙帮自己还债,剩下的钱,全部打回到父母的卡上,自己仅仅留下了两千块钱。

  ……

  “事情发展到了这里,后面的你们应该也就已经猜到了。”

  秦湛权无力的靠在座位上:“在这最后的时刻,我想到了复仇,如果没有她们母子两个,我就不会去借钱,她们讹走的三十万,足够我死后,我父母还有岳父岳母用一辈子了,她们既然要做狗,那我就让她们成为一条死狗。”

  秦湛权马上就要走到了生命的尽头,陈菊花陈丽母子俩带来的伤害,在这最后的时刻,无疑成为了他反扑的理由。

  “所以说,之所以会发展成今天这个模样,一切都是她们咎由自取,如果她们不来讹我,我是死是活跟她们有关系吗?我得了绝症,我也会安安静静等待着死亡的那天,跟别人有一毛钱关系吗?不会的呀。”

  秦湛权从头到尾,对自己的行为一点也不后悔。

  啊香问了一个很感性的问题:“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会这样吗?”

  “会。”

  秦湛权愣了一下,一本正经的点头。

  啊香跟道:“你知道的说的是哪个机会吗?”

  “不管是哪个机会,我都会。”

  秦湛权的回答没有任何的犹豫:“她再次在我的面前摔倒,我还是会去扶她,如果她还是污蔑我,我还是会选择终结她,就是这样,再给多少次机会,我还是会这样选择。”说话的语气中,充满着坚决。

  “那你为什么到最后,会把自己的女儿...”

  啊香再次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你以为我想这样子的么?不想的呀。”

  说到这个问题,秦湛权的脸色终于出现了变化,表情复杂:“但是,我没有办法,现在养小孩都这么困难,我养育了她这么多年,我深深的知道,有一个病患家属是何等更加的困难。”

  “我很快就要死掉了,我死掉以后,她由谁来照顾?我的父母么?我不愿意。”

  秦湛权深深的叹了口气:“我忙忙碌碌一辈子,也没有给父母带来好一点的条件,很快我都要没了,我不愿意再让他们在这么大年纪的时候,还帮我去照顾我的脑瘫女儿,他们已经为我&操劳了一辈子,让他们歇歇吧。”

  “至于我的女儿,虽然我知道,我这么做,对她来说是非常的不公平,但是我没得选择,这一次,我只能强行的去强迫她的意志,替她做出选择了。”

  说到这里,秦湛权深深的低下头来,声音哽咽:“我只能希望,下一辈子,她能投到一个好一点的人家,不要再遭受这般苦楚,这么多年来,从来就没有感受过这个世界美好与温柔...”

  啊香敲击键盘的手指停了下来,默默的看着对面低头痛哭的中年男人。

  ……

  这个案件,到这里基本上宣告结束。

  犯罪嫌疑人秦湛权抓捕到案,案件的前因后果也基本上全部捋清,等待他的将是法律对他的制裁。

  也不知道是谁,把这个案件给挖了出来。

  死者与秦湛权之间的关系以及陈丽当年的那篇文章,再次进入到公众的视野。

  顿时引起一片争议。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