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631章还有谁比我们更方便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4537 2020-11-17 17:20

  “你...”

  钟天正在听到陈佳妮的这般强行的解释下,一时间竟然没有想出什么能反驳的话语来。

  良久。

  “呵呵。”

  钟天正无奈的撇嘴笑了笑,丧失了再继续说下去的兴趣。

  门口。

  早等待多时的同志进来,把陈佳妮给带了下去。

  接下来的几天,就是整合证据链,指认现场等等后续的事情了。

  等钟天正啊香出来的时候,隔壁的陈懿金正好也被同志给带了出来,双方对视了一眼,擦肩而过。

  院子里。

  钟天正内心翻滚的坐在石凳上,手里夹着的香烟已经烧了半截,长长的烟灰凝聚在烟头上也没有掉落,顺着手指往上冒着青烟。

  他有些无法理解陈佳妮的脑回路,她刚才所说的话,在他的心里带来了无限的震撼。

  但是说到底。

  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去反驳。

  现实生活中,这种现象其实并不少的。

  有多少人,在结婚的时候,因为女方家里要的彩礼高,自己拿不出来的时候,找爸妈去要,爸妈也没有的情况下,婚结不成了,女朋友跟着别人跑了的时候,很多人其实在这个时候,心里或多或少已经开始怨恨起父母来了吧?

  为什么我的父母没有钱?

  为什么别人能拿的出来这个钱我的父母不行?他们真的好垃圾啊,为什么我没有好的出身?

  他们从来没有在自己身上想过原因。

  有没有反思过自己是否努力?

  女方彩礼要的太高,自己是否又想过自己的父母承担能力?结个婚父母半条命,这些都是非常常见的普遍现象了。

  自己的无能,全部理所当然的归责在父母身上。

  这种人简直太多太多了。

  为什么?

  因为在所有人的心里都有这么一个认知。

  父母的就是我的呀。

  天经地义。

  你凭什么不给我?

  又有什么人注意过,在向父母索取的时候,何曾去回馈过父母?

  自己在外面工作的时候,跟女朋友花天酒地,海吃胡喝,五六百块一双的帆布鞋,只要女朋友张嘴要那就买,却丝毫不曾给父母买过一件一两百块的衣服。

  等需要用到父母的时候,上嘴唇碰下嘴唇一句话的事情,说要就要,要完你就滚。

  但这种典型,在陈佳妮身上无限放大的时候,钟天正心里有一种莫名的觉得有些悲哀的感觉。

  此时的钟天正,非常的感性。

  如同一个多愁善感的女人一样。

  “这人呐,什么时候才可以认清自己呢?”

  钟天正摇头喃喃自语的笑了笑,裹了口香烟,苦涩的烟雾在嘴里蔓延开来,扩散至整个口腔。

  一根烟结束。

  钟天正整理好自己的心情,拿出随身携带的笔记本放在桌子上摊开。

  孟一川案已经画上了句号,但是,从中他又发现了其他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怎么了?”

  啊香扫视着笔记本上钟天正龙飞凤舞,颇具观赏性的一个个文字:“不是已经结案了么?还是说有什么其他的发现?”

  “是。”

  钟天正指着上面关于匿名者给自己打电话记录说:“你还记得,匿名者曾经打电话跟我说,他跟这件事没有关系的事情吧?”

  “嗯。”

  啊香黛眉微蹙,托着腮帮子坐在钟天正对面,目光扫视着上面的记录:“你是说他给你提供的这个线索?”

  匿名者曾经在电话中提到过,关于陈佳妮老爸死于白血病一事,而且还特地提及过他老爸的房子曾经做过除甲醛处理,参与的人员有谁,他都具体的说过。

  “是。”

  钟天正微微颔首,挑眉看向啊香:“你不觉得奇怪么?这个匿名者,好像比我们的消息还要来的灵通一点,这种事情,我们都不知道的他如何知道?”

  啊香理所当然的回答到:“可能在这一点上,他的思路比我们活跃,他想到了,所以他去调查了。”

  “对,就是这样。”

  钟天正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追问道:“问题就在于他的调查,试问,这个世界上,除了警察等类似的机关在调查起一个人来,可以如此轻松快速的调查的到,还有哪些组织可以比我们还轻松呢?”

  换句话来说。

  还有谁有这个资格呢?

  “对啊,他们不可能比我们的情报网还要来的大。”

  啊香眉头忽的一下舒展了开来,跟着又簇拥到了一起,似乎想到了什么,声音都提高了几分:“莫非,这个人,他也是系统内部的人?!”

  “嘘!”

  钟天正下意识的伸手捂着啊香的嘴巴,往四周看了看道:“您老人家小声一点行不行,要不要给你一个大喇叭。”

  “这不会吧...”

  啊香小声的嘀咕了一声:“你说这个人会是谁?有谁能够这么便利的查询到陈佳妮的信息呢?”

  “我也不知道,目前来说,咱们内部的人都可以。”

  钟天正有些茫然的摇了摇头,要他说是谁,他还真不知道该往谁身上去想,但目前来说,也只有这个说法能够合理的解释清楚这件事。

  匿名者的消息来源是什么?

  他凭什么?

  凭自己的走访么?

  凭借着走访,他不可能得到这么多详细的信息的。

  “对了,兴哥?!”

  啊香忽然想到了颜昭兴身上:“兴哥现在不还是新区那边刑警队的顾问嘛?如果他让人帮忙调查一下,那也不是理所当然?”

  “不清楚。”

  钟天正本身是排斥这个想法的:“兴哥已经从匿名者身上剥离开来了,不应该是他的。”

  说话的语气中,充满了几分肯定。

  “你已经有想法了?”

  啊香看出来了他的心思:“谁?”

  钟天正伸手摸出香烟来,点上重重的裹了一口,眉头皱在一起没有舒展开来,脸色严肃,沉声道:“暂时还不能告诉你,我需要验证一下。”

  “为什么!”

  啊香不解的看着他,语气中多了一丝不悦。

  意思是你不相信我么?

  “不是不相信你。”

  钟天正无奈解释,摇头道:“这件事少一个人知道风险越小,万一你被针对了呢?”

  “……”

  啊香瞬间无语。

  “叮咚!”

  就在这时。

  钟天正脑海里响起了久违的熟悉的声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