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693章这个时代变了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626 2020-11-17 17:20

  审讯室。

  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只剩下王珏皱眉裹着香烟的声音。

  “滋...”

  王珏夹着香烟,右手手肘半撑着立在桌面上,皱眉嘬着手里的烟蒂,烟头发出一阵光亮,快速的燃烧后移。

  良久。

  “呵呵...”

  王珏弹了弹手里的香烟,把烟灰弹落在地:“钟警官,听完你说的这些,我差点就以为那个什么李亿广,他就是我自己杀的了。”

  “但是你这些证据是不是有些可笑啊?什么查出来我有购买过电击棍的记录,什么在我弟弟家外的水电房里找出了电击棍,你莫非就这样,就把我跟凶手对号入座了?”

  “哈哈哈...”

  “你觉得,这个玩笑开的很好笑?”

  王珏嘴角的笑容逐渐的浓郁:“我谢谢你的香烟,钟警官,香烟很不错,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你不要着急嘛,你觉得,我会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时候,叫你过来呢?”

  钟天正一伸手按住了准备起身的王珏,脸上笑容浓郁,再次伸手摸兜,掏出那半盒子中华香烟来:“故事还没有结束呢,不着急走昂。”

  说着,他自己也叼上了一根,回到办公桌前,把那沓资料给拿了起来,脸上笑容浓郁:“原本我想给你一个自我坦白的机会,但是你好像不见棺材不落泪啊,你说,如果没有切确证据的情况下,我会来找你么?”

  “这根电击棍,我早就让我们技术科的去处理过了,你猜猜,都在上面提取出了些什么?”

  审讯室里,再度陷入了安静。

  只剩下两缕青烟,顺着烟头徐徐上升。

  钟天正似笑非笑,缓缓开口:“我们不止在电击棍上提取到了李亿广的DNA,而且还提取到了你的DNA!”

  “你诈我?”

  王珏口鼻冒烟,眯眼看着钟天正。

  “诈你?”

  钟天正放下手里的文件,歪头吆喝了一声,立刻,门口有两人推门进来:“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没必要搞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既然你不愿意承认,那我们就浪费点时间,带你做个鉴定好了!”

  说着,他的音调高了一分,语气冷漠:“带他下去抽点血,然后直接关回去,等DNA鉴定结果出来以后,我再跟他说吧。”

  王珏整个人直接呆愣在了原地,不可置信的看着钟天正,任由两人把他带了出去。

  “不要再天真的以为你们能够瞒天过海了,卞盼盼已经被我们在你弟弟的床底下的简易冰柜里找到了,你弟弟虽然跑了,但是抓到他是迟早的事情。”

  钟天正看着门口被架着的王珏,抛出了最后一个引子来:“卞胖胖的事情我们也已经知道了,而且,我们还在床底边框的位置,提取到了一滴血迹,我猜测,这血迹应该是做简易冰柜的人,一不小心弄破了手指留下的。”

  “没可能,没可能的啊!”

  王珏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一阵失神,喃喃自语:“明明我都做的这么的天衣无缝了,为什么事情还露了?!你们是怎么发现卞盼盼的,你们之前不是已经去过一次了么!”

  “电击棍,明明我全部都清洗干净了,为什么还会留下痕迹,为什么!”

  王珏整个人如同疯了一般,瞪大着自己的眼睛,满是不甘的看着钟天正。

  “疏而不漏。”

  钟天正只给出了四字回应。

  王珏甩开了架着自己的两只手臂:“我想看看那份鉴定报告。”

  “你无权知道。”

  “你诈我?”

  “没有。”

  钟天正做了个请的手势,帮王珏把香烟续上,插|进了他的嘴里,无视了那双怨恨的眼神。

  “这是卞胖胖的尸检结果。”

  钟天正把关于卞盼盼的资料放在了桌面上:“毫无疑问,冰柜里带血的烟灰缸已经说明她是怎么死的,这个人,是谁杀的?”

  “我。”

  王珏裹着香烟,瓮声瓮气的说到。

  钟天正审视着他:“我觉得是王觉,而不是你。”

  “是我杀的。”

  王珏重重的喘息了一声,没有在这个点上有过多的纠结:“卞胖胖那个J货是我杀的,李亿广也是我杀的。”

  “我弟弟跟卞盼盼之间的事情,相比你也是清楚的,卞盼盼之所以能走到这一步,一步一步的踩着我弟弟,最后跑到他的头顶上兴风作浪,她凭什么?就是她了解我弟弟,我弟弟这个人,很低调,甚至说性格有点软,所以才会让卞盼盼做到这么过分的地步。”

  “为什么?动机?”

  钟天正皱了皱眉:“你杀害卞盼盼的动机是什么?还有李亿广,是不是王觉授意你去杀的?”

  王珏再次摇头:“都是我自己做的,我是他哥,我看不下去。”

  看这架势,他是想把罪名全部往自己身上揽。

  钟天正重复了一句:“动机?”

  “你不是都已经知道了么?”

  王珏嘴角上挑,做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卞盼盼做出来的那些事情,你觉得,一个正常的男人,谁能忍受的了他这样的?”

  “很小的时候,不管是我父母还是我的老师,都教育过我,做人一定要恪守本分,得饶人处且饶人,做错了事情要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

  王珏深呼吸一口,咬着嘴里的烟蒂:“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个社会已经变了,很多人都丧失了做人最基本的一点,她们一点道理都不讲了,一副老子天下第一,我要做什么就做什么,明明是自己错了,却还总是能倒打一耙。”

  “卞盼盼连生两个儿子,都不是我弟弟的,你说这是正常人能做出来的事情么?”

  王珏瞪大着眼睛,挑视着钟天正。

  这个角度,钟天正与他对视,能察觉到这眼神中,充满着怨恨,不甘,愤怒,戾气与暴躁。

  “明明法院都已经判离了,为什么她们一家子,还是一副好像吃定了我弟弟一样,凭什么她就可以这样?不要脸到如此的地步?”

  “她想干什么?”

  “自己跟别人生下的孩子,她凭什么还理直气壮的让我弟弟来抚养?她是觉得我王家没人了是么?!”

  “所以,我必杀她!”

  王珏棱着眼珠子说了一句,随即闷头裹着香烟,一口接着一口的。

  钟天正叹息了一声:“烂人自有烂人磨,你何必又要采取这么极端的方式呢?解决这种人,有其他的办法摆脱的,违法,是不可取的。”

  “钟警官!”

  王珏抬起头来,直愣愣的看着钟天正:“这个时代已经变了!一个人越发的老实,那么他也越发的容易被别人所鄙夷,所不屑,为什么一个好人,总是得不到好报呢?我弟弟勤勤恳恳一生,不说做了多少好事,但是从来没有做过任何一件坏事,为什么还能遇到这种人呢?”

  “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